穆勒住宅 Villa Müller

米勒住宅(The Villa Müller)场地模型
©The City of Prague Museum

我的建筑不是由图纸构思的,而是由空间构思的。我不画平面图,立面或剖面…对我来说,楼层不存在…只有相互连接的连续空间,房间,大厅,露台…每个空间需要一个不同的高度…这些空间是相连的,所以上楼和下楼不仅是不明显的,同时也是功能性的。

阿道夫·路斯 Adolf Loos

出于意图,人类越来越专注于满足物质功能,人类精神也同时远离了自高自大的境地,和谐也表现出了越来越复杂的形态:各种灵活多变的联系把它们越分越细,并使它们更富于人情味……而真相如此,那就是,当得到升华的意图仅仅沦为一种时尚、一座简陋至极的精神之塔、一种失控的行为方式、一种抒发情感的表现、不再与曾经催生这种意图的恰当活力保有任何接触时,建筑学便“轰然倒塌”了。而这正是人类精神最为卑劣的一面:虚假、矫饰、浮夸。

勒·柯布西耶 Le Corbusier

路斯的住宅中没有山石、也没有花木,甚至也没谈到与自然的关系。他只谈效率,每一块地坪都是有用的,每一步台阶都不只为制造趣味。它能够实现功能、满足伦理、建立秩序,它就不是文字游戏,而是生活形式;又因为它能表达性格、制造惊奇、唤起远意,因而是诗。

金秋野 Jin Qiuye
米勒住宅鸟瞰图
米勒住宅The Villa Müller
穆勒住宅
总平面图
米勒住宅(The Villa Müller)总平面图
住宅入口 ©Carlos Castro
©二川由夫


相关内容

    […] 穆勒住宅 Villa Müller […]

    […] 拉罗歇-让纳雷住宅第一版方案基本是雪铁龙住宅翻版。但是奇葩的用地条件与树木避让规定,无法放置完整的方盒子,于是凹出这般造型。这种组织方式,高潮一定是在两个尺度相遇的界面上。拉罗歇别墅将两种要素拆散重组,变成四部分:两个大空间+两组夹层。简单的并置并不会带来太多惊喜,无非就是挖掉了两块楼板,在拉罗歇别墅里,流线在两种不同尺度元素间穿来穿去, 比如从入口大厅到三层的书房:大厅–楼梯–二层夹层–展厅–坡道–书房。 进入大厅这个共用的“大空间”后,两侧居然是如此的封闭,如同两栋房子夹着的一个院子。“两栋房子”呈现出临街面的氛围,简洁、封闭的墙面,洞口后却显示出复杂的深度。休息室的门凹进去形成“小前厅”、家政房有“照壁”与迂回的通道、珊瑚色餐厅前还有一条内走道。 大厅二层的连廊,护栏一侧是实心的栏板,而玻璃窗则是一直延伸到地面。如同赤瀬川原平的“罐装的宇宙”,内外关系进一步反转,连廊成为面向大厅的平台,大玻璃窗外面的世界则被包裹起来。 类似穆勒住宅 Villa Müller,错层被墙面伪装起来:在大厅,两侧三层楼板位置看起来是相同的,其实在卧室一侧,地板几乎与开口齐平,在内部是俯瞰的角度。 […]

    […] 穆勒住宅 Villa Mülle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