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鲁斯神庙 Temple of Horus

托勒密王朝

这座城市位于尼罗河三角洲的西端,由亚历山大于公元前332年建立,作为地区首府。它很快成为地中海盆地最大的城市,与其他城市不同,拥有图书馆、博物馆和丰富的世界文化。尽管古城所剩无几,托勒密时期在埃及的许多地方留下了充满活力的艺术和建筑记录,包括建造了大约50座中型和大型寺庙建筑群,更不用说较小的建筑作品了。托勒密和他们的女王们对于遵循埃及的传统没有任何顾虑,他们树立了自己的雕像作为崇拜的偶像。尽管如此,托勒密建筑师并没有像早期的埃及人那样在墙壁上安装窗户:他们的准风格大厅如果有人把门关上,就会变成漆黑一片。托勒密建筑师还在寺庙周围增加了活动空间,使其成为外墙范围内的自治物体。很多创新都集中在对专栏及其大写字母的阐述上。首都可以是圆的或单茎的,四叶的,甚至八茎的。虽然百合不是埃及本土品种,但植物图案是棕榈、纸莎草、莲花和百合。然后,这些植物的叶子就会出现不同的堆叠,从两片到五片不等。生动的色彩增加了形体的丰富性。

荷鲁斯神庙 Temple of Horus

何鲁斯神庙(开始于公元前237年)就是这些倾向的一个很好的例子。这座建筑不仅要反映出对何露斯的崇拜,而且还要作为埃及宗教累积方面的万神殿。入口有一个宽62.6米、高30.5米的大塔,通往一个三面有柱廊的宫廷——这是一个非常不埃及的主题,基调更像希腊。柱廊不仅框架了寺庙的入口,还构成了一种延伸的门廊,沿着周边的墙壁,形成了一个通道。穿过两个仿形大厅是一个内院,在中央是荷鲁斯的独立避难所。法院允许进入13座万神殿的小教堂,除了狭窄的入口外,所有的小教堂都没有窗户,一片漆黑。在夏至时,人们非常小心地使塔与正午的太阳对齐。在那个特殊的时刻,塔没有投下阴影。

存在一种特殊的渐变形式,它在平面和剖面中比在立面中更常用:级数。它是一个没有周期性变化的渐强的连续递变。因此,在奥古斯特·索伊斯(Auguste Choisy)绘制的底比斯南部寺庙的图画中可以清楚地看到等级制度的建立,朝向圣殿中心的发展不仅可以从平面图上看出来,还可以从剖面图上看出来。最重要的不是最高和最大,而是相反。层次不是大小的问题,而是元素在其上下文中的相对位置的问题。

There exists one particular form of gradation which is used more often in plan and section than in façades: progression. It is a continuous gradation of crescendo without cyclical variation. Thus a hierarchy is established as can clearly be seen in the drawings of the southern temple at Thebes by Auguste Choisy where the progression towards the heart of the sanctury can be read not only in the plan but also in section. It is not the highest and the largest which is the most important, but the opposite. Hierarchy is not a question of size but of the relative position of an element in its context.

Elements of Architecture:From Form to Place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