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罗德住宅 Schroder house

凡·杜伊斯堡以及格里特·里特维尔德最早清晰地掌握了几何抽象形体的全面内涵,其目的不是为现代建筑绘制一些装饰壁画,而是把现代建筑当成一种抽象雕塑,一种融合了色彩、形体和穿插的块面的“综合艺术”。

凡杜伊斯堡于1923年创作了那些著名的空间图示与模型,但是那些东西却并不能直接当作建筑,也许第一个真正体现风格派的形体、空间、典型构图意象的建筑应该是施罗德住宅。

蒙德里安

设计常常被描述为是一种三维的蒙德里安绘画,但是除了蒙德里安绘画不,这种比喻无论是对蒙德里安的绘画还是对里特维尔德的设计都是不公正的。

蒙德里安试图使特定色彩的不同重量和谐,而这样做可能画出真正民主的模型。而里特维尔德的工作对象是有真正重量的建筑材料,设计通过使它们看起来轻一些以建立起新的关系,并使新的目标得以实现。

赫曼·赫茨伯格-建筑学教程

空间与形式

从远处看,这些目标似乎是抽象的,倾向于作为一种面和线的客观构图,而这的确是许多对施吕德住宅所作的评论文章中最受重视的特征。但是,从室内,所有的各构成部分,分开的或靠近的,均被证明是在日常动作易于达到的范围之内。

空间得到充分的利用,不仅在内部而且在周边,每一部分都完全适合它所服务的功能的。每一个角落,窗或门附近,都安装了许多坐凳、壁橱、凹龛和搁板,这些都毫不令人注意地融入家具之中。虽然这座住宅实际上相当小,主要楼层只有一个房间,必要时可以加以划分,不明确的划分使它变得既很大又很小。

而除此之外,它还保持了私有和外向的平衡。里特维尔德的阳台下的书房窗边和大门左边的小小长凳,是专门为施吕德夫人设计的。这样,当她坐在那里时,她仍可以与在室内工作的里特维尔德保持接触。实际上,由于遮蔽和与室内及花园关系的正确结合,用凸出的阳台面和墙体形成适宜停留的空间的方式是古典式的。这里,新的东西只是它所采用的形式。

赫曼·赫茨伯格-建筑学教程

从封闭的盒子的开放的盒子

这一住宅设计的基本思想,在起居室用玻璃封闭的角落的处理达到顶点。当转角部的大窗打开的时候,的确是打开了一扇世界之窗。由于转角部不受到支撑物的阻挡,由直角关系的墙面形成的空间可以延伸到室外,从而创造了独特的空间体验。让入感到同时既在室内又在室外,这是一种很难想像的内部与外部的更强烈对比。

这的确是对所有那些过去存在的建筑形式的最为关键的突破,看起来似乎是悖论,这一窗户只是一个木匠手工的产物。里特维尔德不得不亲自找铁匠订做一副加长的风钩。

事实上,从技术上看施吕德住宅完全可以用一个世纪以前的手段建造起来。不像 Duiker和 Van der Vlugt,他们从新技术中寻找灵感,里特维尔德做的是无时间性的原始设计:在一个不同世界中木匠的梦想。

赫曼·赫茨伯格-建筑学教程

在设计过程中,里特维尔德与他的业主不断通过可拆解的纸板或木头模型讨论方案。初期的设计概念是一个方正、封闭的形体,后来不断修改才获得了最后所呈现出的三维空间上的动态与活力。这样一种工作方式保证了设计思想的连贯性。

《20世纪世界建筑史》

通过精心安排开洞位置,并且透过洞口能够看到垂直或水平面的边缘,一座建筑的总体形式就可以被赋予独特的二维特征。这些面可以通过色彩、质感或材料的变化而被进一步区别或强调。

建筑:形式空间和秩序

物质与抽象

施罗德住宅的丰富性,很大部分就在于功能、结构以及被视为 “简单事实”的梁、板被削弱、变薄,并且被赋予更深层的意义。

《20世纪世界建筑史》

建筑尽管还是客观真实的,但不会陷入那种苍白乏味的理性主义,而是在这份客观真实之中让人体验到更高层次的东西…

…新建筑将会在各个方面迥异于之前的那些,它的任务注定是几乎非个人化的创新,以及塑造结构清晰比例纯净的有机形体。它让一些新材料展现出动人的品质,例如玻璃的透明、装饰的精美、色彩的斑斓、金属的闪亮等。

建筑艺术的发展走向一种比过去任何时候都更重视物质本身的建筑,但是在表象上却脱离了物质性的考虑。这种建筑摆脱了所有印象主义的氛围创造,充分利用光线,带来了比例与颜色的纯净,以及形式的有机与清晰。它抛却了那些非本质的东西,甚至能够超越古典主义的纯净。

J.J.P. 奥德(Jacobus Johannes Pieter Oud,1890—1963)

材料与建构

事实上,里特维尔德的职业决定了整座住宅的建构方式:令人感到吃惊的是,其中唯一使用的混凝土构件是基础与阳台,其余的都是砖和木头制作的。这些传统荷兰地方的建筑材料的被使用,不仅因为里特维尔德不信任钢筋混凝土,而且还因为他认为这种材料对于风格派的直线和平面处理效果的要求相比显得过于厚重了。

《西方建筑史:从远古到后现代》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