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罗德住宅 Schröder House

1923-1924

格里特·托马斯·里特维尔德 Gerrit Thomas Rietveld

对立方体的破坏缘于建筑面对的特殊难题,对传统建筑样式的拒绝意味着在抽象意义上从封闭的立方体冲出,探索和普世意识有契合关系的自治体系,然而,社会结构和技术因素对造型的认定关系,是普世理念难以回避的随机破坏力量。事实上,20世纪中期,凡·杜斯堡已了然于就普世性(Universality)本身言其与日常事实的不相容性,仍然是产生一个人为的有一定疆界的文化。他似乎赞成这样的解决困境办法,亦即事物的状态与环境的尺度,应可决定其符合某种抽象观念的程度。这样,当一个社会自由产生某种家具和设备时,应视其为文化的自然产品,其所形成的环境必能顺应某种高度秩序。然而,对高度抽象的普世秩序的确认使凡·杜斯堡之对社会结构的忍痛,采用将对角线引进构图的一连串(反构图)假设,以引进动感行为。而对具体事务的感性保留,则限制在将色彩分解的引入建筑塑造,使因对角线造成的分裂和元素化的色彩相辅相成。

死屋手记》反立方体

设计常常被描述为是一种三维的蒙德里安绘画,但是除了蒙德里安绘画不,这种比喻无论是对蒙德里安的绘画还是对里特维尔德的设计都是不公正的。蒙德里安试图使特定色彩的不同重量和谐,而这样做可能画出真正民主的模型。而里特维尔德的工作对象是有真正重量的建筑材料,设计通过使它们看起来轻一些以建立起新的关系,并使新的目标得以实现。

赫曼·赫茨伯格建筑学教程

在设计过程中,里特维尔德与他的业主不断通过可拆解的纸板或木头模型讨论方案。初期的设计概念是一个方正、封闭的形体,后来不断修改才获得了最后所呈现出的三维空间上的动态与活力。这样一种工作方式保证了设计思想的连贯性。

施罗德住宅的丰富性,很大部分就在于功能、结构以及被视为 “简单事实”的梁、板被削弱、变薄,并且被赋予更深层的意义。

《20世纪世界建筑史》

通过精心安排开洞位置,并且透过洞口能够看到垂直或水平面的边缘,一座建筑的总体形式就可以被赋予独特的二维特征。这些面可以通过色彩、质感或材料的变化而被进一步区别或强调。

建筑:形式空间和秩序

建筑艺术的发展走向一种比过去任何时候都更重视物质本身的建筑,但是在表象上却脱离了物质性的考虑。这种建筑摆脱了所有印象主义的氛围创造,充分利用光线,带来了比例与颜色的纯净,以及形式的有机与清晰。它抛却了那些非本质的东西,甚至能够超越古典主义的纯净。

J.J.P. 奥德(Jacobus Johannes Pieter Oud,1890—1963)

事实上,里特维尔德的职业决定了整座住宅的建构方式:令人感到吃惊的是,其中唯一使用的混凝土构件是基础与阳台,其余的都是砖和木头制作的。这些传统荷兰地方的建筑材料的被使用,不仅因为里特维尔德不信任钢筋混凝土,而且还因为他认为这种材料对于风格派的直线和平面处理效果的要求相比显得过于厚重了。

西方建筑史:从远古到后现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