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罗歇别墅 Maison La Roche

1923-1924

勒·柯布西耶 Le Corbusier

依然雪铁龙

拉罗歇-让纳雷住宅第一版方案基本是雪铁龙住宅翻版。但是奇葩的用地条件与树木避让规定,无法放置完整的方盒子,于是凹出这般造型。

睁开眼睛——我们常去巴黎市中心的一座小型马车夫餐厅吃饭。 厨房和吧台位于底层; 阁楼把房间的高度一分为二; 门面朝向街道。 有一天, 我们突然意识到这就是证据, 证明每一种建筑机制都能与人类住宅的组织相通。

勒·柯布西耶全集 第1卷 (1910-1929), P.26

两种不同尺度的空间并置,这是雪铁龙住宅的魔力。柯布说这来自于他常去的一家餐厅。

这种组织方式,高潮一定是在两个尺度相遇的界面上。拉罗歇别墅将两种要素拆散重组,变成四部分:两个大空间+两组夹层。简单的并置并不会带来太多惊喜,无非就是挖掉了两块楼板,在拉罗歇别墅里,流线在两种不同尺度元素间穿来穿去, 比如从入口大厅到三层的书房:大厅–楼梯–二层夹层–展厅–坡道–书房。

室内的室外

进入大厅这个共用的“大空间”后,两侧居然是如此的封闭,如同两栋房子夹着的一个院子。“两栋房子”呈现出临街面的氛围,简洁、封闭的墙面,洞口后却显示出复杂的深度。休息室的门凹进去形成“小前厅”、家政房有“照壁”与迂回的通道、珊瑚色餐厅前还有一条内走道。

大厅二层的连廊,护栏一侧是实心的栏板,而玻璃窗则是一直延伸到地面。如同赤瀬川原平的“罐装的宇宙”,内外关系进一步反转,连廊成为面向大厅的平台,大玻璃窗外面的世界则被包裹起来。

被墙面伪装的错层

在大厅,两侧三层楼板位置看起来是相同的,其实在卧室一侧,地板几乎与开口齐平,在内部是俯瞰的角度。伪装会带来惊喜。

交叠的墙体

“两栋房子”与顶板脱离开来,三层的扶手成为了两侧房子的檐口。扶手与玻璃窗上的墙体交错叠放,两片墙保持了各自的独立性,减弱了扶手上部的联系,以达到“两栋房子”与顶板脱离开来目的。同时造成了一种轻盈、漂浮的感觉。

加斯帕(Gaspar)住宅©Hisao Suzuki
苏州东原千浔社区中心,山水秀

诱人的空中平台

平整的墙面伸出一个平台,是一个不听话的角色,妖娆而具有诱惑力。被勾引的人会穿过楼梯,到达这个瞭望台,享受这暮然回首的小确幸。

螺旋上升的视差

弧形展厅里是微微扭曲的非正交的空间,没有明确的透视灭点。沿着弧形的坡道螺旋上升,视点不断变化,这一秒的认知会被下一秒的奇遇所矫正,造成持续回忆、感知与想象,这或许是所谓“建筑漫步”带来的愉悦感。

Kiasma Museum,Steven Holl

白色混沌与色彩孤立

色彩会将建筑的一部分从白色背景中孤立出来,变成建筑物体。单个彩色的墙面也会从白色背景中消失或者凸显出来,不至于陷入白色的混沌当中。

室内, 基于人们对各种颜色特定的反应, 进行了首次”多色”的尝试, 由此提供了”建筑的伪装”, 即, 强调某些体量; 或相反, 削弱某些体量。房子的内部应当是白色的, 可为了更好的欣赏这些白色, 应当衬以精心调配的色彩: 光线幽暗处的墙涂成蓝色, 光线充足处的墙涂成红色; 为了消隐建筑的体量, 可以将墙涂成纯自然的暗赭色, 如此等等。

勒·柯布西耶全集 第1卷 (1910-1929), P.54

深色与消隐

深色墙面被削弱或者消隐,白色的墙面被强调。大厅与夹层之间的墙体,的内外侧被区别对待,外侧全白,内刷成了深海蓝或者深赭石色。于是,呈现出内外不一样的氛围:在外侧白色墙体的形成了明确的分隔感,而在内侧,深色墙体被物化,视线会直达远端白色的墙面与室外的风景。

彩色洞穴

采光很好的餐厅整个房间是珊瑚色的。透过大厅的白墙上的洞口,房间透出鲜活的色彩,这是子宫般温柔的空间,就像柯布描述进入朗乡教堂朝圣的过程,犹如男人进入了女人的身体。当阳光进入萨伏伊别墅的客厅时,也会有同样的色彩氛围。

萨伏伊别墅,柯布西耶

相关内容

    […] Maison Cook 弗吕日居住区 Cité Frugès 莱芒湖畔母亲住宅 La Petite Maison 拉罗歇别墅 Maison La Roche 周末别墅 Maison de weekend 奥赞方住宅 Maison Ozenfant 工匠住宅 Maison En Serie Pou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