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热内维也夫图书馆 Bibliothèque Ste.-Geneviève

© Thibaud Poirier
© Thibaud Poirier
圣热内维也夫图书馆平面图
Plan: Bibliothèque Ste.-Geneviève
 图源:A Global History of Architecture
圣热内维也夫图书馆平面图
Plan: Bibliothèque Ste.-Geneviève
图源:A Global History of Architecture

虽然由平行的两条筒拱构成天花,但空间并没有被划分为两半,而保持为一个整体。这部分是因为中间排柱子没有从一端一直延伸至另端,使两端的空问没有被满。

长短立面的处理是完全相同的:同样的立面划分,同样的开窗方式,以及同样地用藏书廊环绕四周。这一长边与短边的等同处理使这个图书馆从空间性的观点看来是如此独特:采用了双跨的天花而乂使空间保持整体而未被分割,的确令人惊异。

赫曼·赫茨伯格-建筑学教程
 圣热内维也夫图书馆剖面图
Transverse section: Bibliothèque Ste.-Geneviève
  图源:A Global History of Architecture
圣热内维也夫图书馆剖面图
Transverse section: Bibliothèque Ste.-Geneviève
图源:A Global History of Architecture

亨利·拉布鲁斯特

Henri Labrouste(1801–1875)

19世纪最伟大的建筑师,如辛克尔、拉布鲁斯特和亨利·霍布森·理查森,他们成功挖掘了历史风格的原则,将它转化为真正属于他们自己的建筑语汇,最终铸就出具有非凡想象力的统一整体。之所以能够做到这一点,原因之一就在于,他们具有敏锐的直觉,能够判断什么最适合他们那个时代的社会状况。

《 20世纪世界建筑史 》

布隆代尔的新古典主义延续到19世纪中叶,体现在拉布鲁斯特的事业中。拉布鲁斯特曾在巴黎美术学院学习。拉布鲁斯特在1824年获得罗马大奖,后来五年在法兰西学院把大部分时间花在意大利,研究帕埃斯图姆的希腊神庙。他坚持结构第一以及全部装饰均由建筑衍生而来的观点,使他在1830年成立自己的工作室后与当局发生了冲突。

1840年,拉布鲁斯特被任命为巴黎圣热内维埃夫图书馆的建筑师,该图书馆过去一直用来收藏1789年由法兰西国家接管的图书馆的藏书。拉布鲁斯特显然是以布雷1785年为马萨林宫设计的图书馆为基础,他的设计是一个周边以书库围成的直线组成的空间,支撑着一个铁架的筒穹屋顶筒穹又分成两半并在空间中部由一列铁柱子支撑。

这种方法的确切形式所隐含的新美学原则直到20世纪的构成主义(Constructivist)作品中才得以真正实施。

现代建筑:一部批判的历史

将高技术引入纪念性建筑

拉布鲁斯特(H. Labrouste)是第一个设计大跨度钢结构,并精心地把实际的钢构架作为建筑表现的建筑师和工程师。

这座充满了一个长而狭窄用地基址的大型两层结构,在设计上是令人迷惑地简单:较低的楼层在左侧是被堆叠的书架所占据,而在右侧则是善本书储藏室和办公空间,用了一个中央前厅和楼梯引导到充满了整个上层空间的阅览室。这座阅览室的铁制结构——像是脊骨一样细长的铸铁式爱奥尼柱子将空间区分为两个通廊,并且支撑着暴露在外的铸铁拱券,这些拱券支撑着被用铁网加强了的抹灰筒形拱顶——这种做法一直受到了将高技术引入纪念性建筑中的现代主义者们的称道。

但是,他们对于拉布鲁斯特的大师之作的崇敬仅仅局限在他的铸铁结构上。其石头的外壳,即使是有着优雅的比例和精美的细部,也是令人感到像一所监狱或垂死的大块头一样令人压抑。幸运的是,不久之后的学术发展揭示了这种方法对于真正有特点的建筑而言,不啻于盲人摸象。这座大厦之所以重要,事实上并不是因为它使用了铸铁,而是因为它所使用的方法,这件作品是作为一座复杂综合体和一个有意义的象征性整体而备受人们称道的。换句话说,在圣热内维耶沃图书馆中,我们是处在了高技术建筑的这一金字塔的塔顶上的。在这个顶极之地,事情与其底部是大相径庭的,因为它不像一座铁路桥、一座火车大棚或一座工厂,在拉布鲁斯特的图书馆中,没有明确的一定要用铁来建造的需要。阅览室的宽度是很容易通过传统穹隆技术来解决的,而铁的使用也并不具有降低造价的意义。当然,也没有什么工程上的优越性被显示出来(尽管,抹灰铁网穹隆是一个天才的做法)。在使用铁的时候,拉布鲁斯特做出了一个有目的的声明,这一点只能通过建筑物的整体语境才能够被理解,即他要将这一作品创作为这一时期的一件复杂精妙折衷主义建筑的范例。

《西方建筑史:从远古到后现代》

理性的结构+浪漫的隐喻

拉布鲁斯特所赋予他的结构以意义的这个体系是鲜明而富于才气的。他的基本思想是通过给予其以一本书的外观而证明这座建筑物是一个图书馆。

当然,这样显然是勒杜所青睐的一种思想。当我们回忆起勒杜设计的一所妓院采用的是阴茎的形式,而他设计的制桶工人工作间采用的是桶箍的形式的时候,我们可以想象勒杜也将会构思这样一座图书馆的。

但是,在拉布鲁斯特所在的时代,这样一种自发的、富于浪漫色彩的热情已不再被人们所接受。这一解决之道应该在结构上更为合理,功能上更为可靠,从历史观点上说更具有隐喻性才好。拉布鲁斯特的主要图示法象征设计是一种最为古老的建筑学方法——题铭。他在他的建筑物上题刻了810个其著作被保存在这个图书馆中的作者的名字。这些名字被篆刻在内书架墙背面的石板上,这些名字按照年代从左向右沿着建筑物的三个公共面依序排开,因此,使这座建筑物看起来像是一本书,因为我们就像是沿着书的书脊页顺序在读这些人的名字。

《西方建筑史:从远古到后现代》

新古典主义的两条线索

19世纪中叶可以看出新古典主义遗产分别演变成两条紧密联系的发展线索:拉布鲁斯特的结构古典主义和申克尔的浪漫古典主义。这两个“学派”同样都面临着19世纪各种新的机构蓬勃兴起的形势和创建新的建筑类型的任务。他们在表现建筑代表性特点的方式上有很大的不同。

结构古典主义者强调结构,这是沿袭了科尔德穆瓦、洛吉耶和苏夫洛等人的路线。浪漫古典主义者着眼于形式本身的外貌特点,沿袭的是勒杜、布雷等人的路线。结构古典主义派所着眼的建筑类型大致是监狱、医院和火车站。浪漫古典主义派则致力于使建筑本身更有表现力。

《现代建筑:一部批判的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