砌筑 Stacking

古希腊墙壁通常用满足厚度需要的单块石料建造,墙上每层石材的长度都可能不同,但高度或宽度不变。非接触性表面仅进行初步修整,只有将用作下一步的重要参考依据时才会彻底修饰。隐蔽的垂直面(在同层的石块之间)在其中心部分微微凹陷,以降低制作准确平滑的接触面的成本。墙上的每层石块都用铁销子销在一起嵌人铅中(在销子周围灌入铅)。每层间用矩形榫头相互接合,榫头钉在下层石块的中心和上层两块石料的接合点上。柱子的圆鼓石以及柱头用嵌人木头或灌铅的金属榫头固定。但在希腊化时期,帕加马的建筑师建造了有内表面和外表面的墙壁,中间留下的空间填满干碎石。

古罗马墙体早期是用小尺度多边形石块拼砌粗糙外表,这种形式当时被称作“opus incertum”。这促使了人们使用同样大小的软凝灰岩块,外表打磨成正方形,后面切割成金字塔状,尾部嵌人后面的混凝土中,以使石块更牢固。这些石块筑造时排列成菱形,在墙体表面形成网状图案,这种形式被称为“opus reticulatum”。在这两种形式中,为给垂直角增加力度,大块方石用通常的方式砌垒。后来,在“碎瓷瓦贴面砌体”(opus testaceum)和“砖面污工墙”(opus mixtum)中,烧制砖贴面取代了网状凝灰岩,或两者结合使用,角部用砖来取代石质隅石。大部分砖块被切成三角形,尾部嵌人内部混凝土,使其更好咬合。但是每隔一定的高度,墙的整个厚度完全用整砖砌筑,这样直到灰浆硬化,同时标出新升起高度的端部,大概可以把两个贴面结合起来,也为嵌人其中的短管提供了好的位置。随着工作的进展,通过这些管洞可以搭工人站立的脚手架。

拜占庭的圆穹和其他拱顶也经常几乎全部用砖砌成,采用的砌筑方式可减少甚至消除对拱架的需要。

伊斯兰世界的中心地带,有许多地方常常会发生地震,因而砖石工技艺多有创新,结构上多有特殊技术。

弗莱彻建筑史 Banister Fletcher’s A History of Architecture

堆积/叠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