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栋住宅 一座宫殿 Le corbusier: Une maison-un palais

勒·柯布西耶 Le Corbusier. (2011/1928). 一栋住宅 一座宫殿 Le corbusier: Une maison-un palais.

  • 第一部分 主题
  • 第二部分 阐述
    1. 一块地
    2. 预留足够面积的一个整体
    3. 办公室
    4. 一间容纳2600人的机关视听大礼堂
    5. 做好礼堂照明
    6. 礼堂的供暖与通风
    7. 交通流线,人员出入的尖锐问题
    8. 一种审美
  • 第三部分(附录)
    1. 学院派的声音
    2. 来自阴间的声音
    3. 国联的招数

在这个过程中,我们那专注于保证建筑作品坚固性、满足人们舒适性要求的精神,在一种更高层次的意图中得到了升华。

今天,对我们来说,这种升华了的意图已经成为建筑学的某种定义。在过去,建筑学这个字眼很可能含有为我们司空见惯的住宅、庙宇或宫殿建造艺术之意。但,时至今日,当绝大部分人类活动开始致力于难以计数的物体建造工作时,建筑学则开始将其影响扩展到这一切领域,而且超出了住宅、庙字和宫殿的范围之外,就像结晶现象一样四处涌出、外溢,总之,在其涌溢到的地方,建筑作品的问世都是由这种意图来一一闸明的,而且这种意图绝对不是简单地服务。

而真相确实如此,那就是,当得到升华的意图仅仅沦为一种时尚、一座简陋至极的精神之塔、一种失控的行为方式、一种抒发情感的表现、不再与曾经催生这种意图的恰当活力保有任何接触时,建筑学便“轰然倒塌”了。而这正是人类精神最为卑劣的一面:虚假、矫饰、浮夸。

……

出于人类意图越来越专注于满足物质功能的行为,人类精神也同时远离了被绝对所统治的自高自大的境地,和谐也表现出了越来越复杂的形态:各种灵活多变的联系把它们越分越细,并使它们更富于人情味。

……

因此,当人类精神决心远离我们献给诸神的建筑作品所拥有的那种突然变得实用的或然性时,为了确保从中得到享受,人类精神便要求整件事情都要在它眼皮底下一五一十地展开,也就是要让“建筑学现出真身”。大家想要弄明白,这些令我们激动不已的事物究竞是基于什么东西、“通过哪条途径”就这么完成了其自身意义上的升华。而正是超然肉体的突发感觉之外,这一备受关注的事物才在我们中间引发了让我们不期而遇的“对建筑作品的解读”,这实际上就是建筑学这个字眼所要表达的意思。

我们那种令人痴迷的、丰富得没有边际的意图变得清晰起来。

……

如果说人类精神喜欢去区分、去解读意图,去理解呈现在它面前的种种行为,那么,最后没有什么比“蠢办法”更令其心灰意冷了。艺术就是细膩,细腻就是无止境的体会。而最终,如果人类精神自认饱满充实,它就会突然之间在它长久以来所凝望的建筑作品中看出许多新的意图。而与四周地势融为一体的伟大建筑作品从来都不会盖棺定论。因为光阴荏苒、季节变迁,而年轻人是看不到老年人所能看到的事物的,而且老年人内心深处对投其所好事物的感受也与年轻人完全不同。

主题

也就是说那种布置、排列、安排、整理的机制,那种源于某种意图的行动,那些数学关系,那种精神质量,它可以通过精神的力量而趋于纯净,并可以通过个人创造力来表现出一种协调的整体、即一种无所不包的全部。不是某种自我收缩,不是由某种想要出名的欲望、某种想要达到类似亚述古国那种永垂不朽的欲望所引发的咄咄逼人的粗暴。

今天,在最具才华的年轻人当中,流行着一种态度,那就是彻底否定审美这个字眼(我一开始就说过)的作用。他们只想就事论事,局限于对实用功能的狭义研究,如此,我们就又落入了贯穿几代人的一种纯粹的哲学理念:“有用就是美。”即便是在这一推理中间也有着怎样的漏洞啊!他们忘了,人类所有行动某种程度上都是一种运动。理智、创造性带来的就是“元素”、事实,我们可以不假思索地予以认可,因为它们都是合理的:但这些分析出来的元素却受控于将其彼此相连、对其进行整合、组合、布置的某种节奏,这就是源于某种意图的行动。

说真的,这种意图就是一种不自觉的命令:就是我们每一个人特有的、个别的理念,我们总是按此设想我们的生活并依此而行。它就是我们言行的指挥员。你们能想像我们不受指挥的情形吗?或者想像一下我们只有理智的情形?如果我们只有理智的话,那么我们就将生活在一种精确的从因到果的一致性中,倘若如此,那这种一致性早就把人类带到终点了。我们可是充满感情的。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感情。通常很难调和感情的不可抗拒与理智的无可争辩。这两种会引起建筑作品化学反应的元素,其各自在作品中所占的比例总是差异巨大。而且,有时,它们还会组合出某种素昧平生、出人意料、给人深刻印象、令人膛日结舌的产品,博得普遍称颂,赢得热烈欢呼,获得一致赞叹:这是真正的艺术品,由这两种元素构建而成的艺术品,每个人都有机会用到这两种元素,它们以这样一种愉快的结合,形成了一种独特的配伍,撩拨着我们、打动着我们,引发着我们所有人一致的参与感。

因此,在审美过程中,有这样一种因素,可以将作品凝成永恒,并且让我们坚信永恒的作品永远都会产生:这个因素就是“个体”。

在特定时刻,个体是可以引发一致的参与感的;其在共同生产中的表现可以把作品中已经存在的启示性秘诀进一步系统化:某种审美模式于是便形成规范,甚至有可能走向僵化。

一种审美

云盘阅读

以下链接内容为外部下载地址,内容结果来于蜘蛛程序对云盘共享资源的自动抓取。若权利人发现电子版书籍或者PDF文档中任何内容有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断开链接。



此处内容需要付费才能显示

¥9立即支付 升级VIP 付费内容

相关内容

    […] 一座住宅 一座宫殿 Le Corbusier: Une Maison-Un Palais […]

    […] 勒·柯布西耶 Le Corbusier […]

    […] 勒·柯布西耶 Le Corbusie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