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索菲亚大教堂 Hagia Sophia

公元532-537年

查士丁尼大帝+安瑟米奥斯+希多罗斯

罗马帝国君士坦丁堡的圣索菲亚大教堂( 意“神圣的智慧”)自开放之日起就被认为是西方世界最伟大的建筑之一。它的前身是君士坦丁在公元360年修建的,但在公元532年内战中受损,民众放火烧了重要的圣索菲亚教堂。

查士丁尼大帝只考虑了39 天就决定要重建一座其规模之大前所未有的教堂,并宣布开始行动。受委托为查士丁尼大帝实现梦想的人是特拉里斯的安瑟米奥斯(Anthemius of Tralles),他是一位来自小亚细亚的希腊人,具有数学及物理才华,也是历史上最伟大的建筑师及工程师之一。他的助手依希多罗斯(Isidorus)也是希腊人,来自米勒图斯(Miletus)。

穹顶的坍塌与重建——侧推力

飘浮的穹顶

四座巨大的柱墩在四角围起的中央空间, 中心形成一个30米见方的正方形。 此区上方的穹顶底缘上共开了40 扇窗采光,从窗户投入的光线创造出一种激情,让人觉得这个浅半穹顶像是“飘浮”在教堂之上。

第一次坍塌,穹顶加高,减少侧推力

公元557年的一次地震摧毁了圆顶,当时距圆顶落成还不到20年。造成倒塌最直接的原因在于边拱对主穹顶的支撑不充分:在穹顶外推力的作用下以及慢慢变硬的沙浆收缩后,南北面的拱因此稍稍向外移动,使得东面的拱的支撑点张开,拱顶破裂,于是半穹顶倒塌了。但是查士丁尼没有气馁。新任建筑师是安瑟米奥斯合作者的侄子小依希多罗斯(Isidorus the Younger),他注意到了浅穹顶产生的巨大外推力,决定在重建时改成几乎是整整一半的球体形状,使高度增加了20 英尺,外推力因此减少了30%。此时穹顶的最顶端高耸离地180 英尺。

加扶壁,抵抗侧推力

扶壁本质上薄弱的问题仍存在。公元989 年,西边的拱和半穹顶也倒塌了。为了防止倒塌再次发生,老安德罗尼古斯皇帝决定在教堂北面和南面的转角之外再建造两座巨大的扶壁。但是这些破坏教堂外观的扶壁还是无法防止东面的拱在1346 年经历了另一次大地震后再次倒塌。

加铁链箍环,抵抗侧推力

最后在瑞士建筑师贾斯培(Gaspare)及弗萨提(Giuseppe Fossati)的领导之下,以现代化的技术于1847年修复加固完成。他们在穹顶底部加一圈铁链,因而这些部位的外推力减小了,他们敢将某些后来新添的侧扶壁拆除掉。最后在结构上获得了安全保证的这座教堂接着又经历了几次大地震,但未见损坏。

Spatial composition: Hagia Sophia
Spatial composition: Hagia Sophia
图底关系
图源:《 Elements of Architecture:From Form to Place

长方形平面

穹隅解决了穹顶和方形平面结合的问题。

为何南北两侧的拱填以墙体,而东西面上的拱延伸为一系列大大小小的半穹顶,使教堂成为长方形平面?

没有绝对中心点的原因是出于礼拜仪式的需求,同时也缘于拜占庭式教堂建筑的传统。然而罗马人设计的大群民众聚集的建筑的结构方案,即所谓的巴西利卡,是纵向的建筑物,其宽阔的中央走廊结束于半圆殿,两边通常有覆盖以木屋架屋顶的窄侧廊。

为了遵守这两项传统,同时又由于大量的礼拜仪式进行时必须在教堂的一端设有祭坛,于是设计出此妥协之后的平面。安瑟米奥斯在两侧加上填以墙体的拱作为隔屏,然后又用大大小小的半穹顶将整个穹顶在纵向延伸,于是就把这个本来是正方形的平面结构的内部变成长方形。

大教堂的命运

几个世纪以来,圣索菲亚大教堂遭受到比自然力还要多的人为破坏。首先是基督教中的反对崇拜圣像者进入并亵渎了教堂内部,他们破坏了许多镶嵌画,用以“清洁堕落的教堂”;接着是十字军东征的军队前来掠夺,并在接下来的57年里把它变成罗马天主教举行仪式的场所;最后,穆罕默德二世(Mohammed the Second)这位年轻的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的伟大领导者在征服了君士坦丁堡之后,于1453 年又把圣索菲亚大教堂变成了清真寺。

起初教堂用途的转变并没有明显影响其内部,但是到了18世纪中叶,为了遵从古兰经,镶嵌画被整个涂白,使建筑物失去了它豪华装饰的外表,并散发出新的寓意。

到了1932 年,土耳其共和国新任的改革派领导者凯末尔(Kemal Ataturk)突然改变政策下令关闭了这座清真寺,并在大门上贴了一张他的手谕:“博物馆因整修暂时关闭。”于是,经过美国专家的正确指导,终于可以小心地除去白漆,部分最好的镶嵌画又再度重现光明。但很少有人知道,还有部分镶嵌画在弗萨提兄弟的指导下早已被重新发现,在重新涂刷白漆前弗萨提已经仔细地描摹记录下他们所见到的所有镶嵌画。


相关内容

    […] 我爱所有懂得生活的人。我觉得佩腊之令人赞叹在于它周围的地貌, 剧烈的地质构成所造就的地壳形态;七座主峰凛然地骄傲地环抱着热那亚 人壮丽的加拉达塔。圣索菲亚大教堂,远望气势恢宏,可惜并构不成君士坦丁堡的心脏。它的室内更是糟糕:昏暗的光线下,室内弥漫着嗡嗡的诵读可兰经的声音,夹杂着信徒们向墙上泼洒泉水和滚动念珠时发出的窸窣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