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筑材料的获取

建筑最原初的法则必须依赖于材料的可得性,它们必须能够从地球表面大量获得。

约翰·拉斯金 John Ruskin

地壳化学元素含量O(48.6%)、Si ( 26.4% ) ,Al ( 8.1% ) 、Fe ( 5.0% ) 、Ca ( 3.6% ) 、Na ( 2.8% ) 、K ( 2.5% ) 、Mg ( 2.0% )

  • :硅铝酸盐(黏土)、 硅酸盐(水泥、玻璃)、二氧化硅 (砂)、碳酸盐(石灰)
  • :纤维素(C₆H₁₀O₅)n
  • :铁、铝

材料的产生/生产:

  • 陶埏。温度/烧制,水火既济而土合。(火成岩、水泥、石灰、烧结砖瓦、陶瓷、玻璃)
  • 五金、冶铸、锤锻、燔石。(金属型材)
  • 膏液、丹青。(覆层材料)

建筑材料的选择与组合:造价/性能/尺度/知觉/象征

“多米诺”骨架是承重的,所以内外的墙体可以使用任何材料,特别是那些下下选之料,诸如历经火海的石灰石,用战后的瓦砾残渣制成的煤砖等等。

勒·柯布西耶 Le Corbusier

区分“天然”和“合成”并没有多大意义,因为纸、不锈钢和树脂与自然并不冲突,它们因为人类的智慧而变得丰富,而人类已经是自然的一部分。

皮耶.冯麦斯 Pierre von Meiss

由于万物均由元素组合而成,又化为无穷无尽的自然物体。打算建房的人应该了解它们的多样性、使用标准以及在建筑中所具有的特性,便能避免犯错误,为建房采办适合的材料。

维特鲁威 Marcus Vitruvius Pollio

仅凭复杂的建筑技术是无法替代基础的原理的,相反,我们更应该尝试使用与那些建筑本身密不可分的一些策略和方法。

安德烈·德普拉泽斯 Andrea Deplazes

每一次的物质改换都使人类一方面感觉着对新的材质的兴奋,而另一方面又感觉样着对旧的难以割舍的情感。

蒋勋

《营造法式》,它实际上就是控制预算用的,是一本工料书。这是一个文明的高度,大型工程已可以做到如此精确的分解性的对预算及材料的控制。

王澍 Wangshu

唯一有价值的材料是我们知道如何处理的材料。

RCR Arquitectes

同一种材质,可以有一千种不同的处理可能。这就是我所喜爱做的工作,而我做得越久,我越觉得它神乎其神……在一座建筑中可以作不同材料的组合,而可以肯定的是,你会发现有些材料相差太远,以至于不能起反应;另一方面,有些材料放在一起太接近,因而会毁掉这些材料。

彼得·卒母托 Peter Zumthor

装饰有两个泾渭分明的愉悦之源:一个是形式的抽象美,目前我们假定无论是手工还是机械作品,全都一样;另一个是人类在作品上付出的劳动和心血感……让事物失去价值的,不是材料本身的缺陷,而是人类所付出劳动的不足。

约翰·拉斯金 John Ruskin

艺术家只有一个理想:运用好原料,使作品的价值与原材料无关。 但我们的建筑师,都没听说过这种理想。对他们来说,一平方米花岗石墙面要比一平方米石膏墙面更有价值。这些人说“材料”,但其实他们指的是“劳动”。我们看到光亮优美的花岗石墙面,一种敬畏之情油然而生。是对材料的敬畏吗?不,是对人类劳动的敬畏。

阿道夫·路斯 Adolf Loos

如画与废墟:材料的时间痕迹

如画的建筑,它的装饰取决于细碎的光影而不是轮廓的纯粹性。当细节被磨损时,他们并不会变得糟糕,反而能获得丰富的效果。这种的风格,尤其是法国哥特,通常适用于易变质材料,比如砖头、砂岩、或软石灰石。 强调纯粹线条的风格,比如意大利哥特,必须采用坚硬耐久的材料,比如蛇纹花岗岩或结晶大理石。

约翰·拉斯金 John Ruskin

一座好的建筑一定能吸纳人们生活的痕迹,从而呈现出特定的丰富性。

彼得·卒母托 Peter Zumthor

我要我的建筑优雅而自然地老去。

丹尼尔·李布斯金 Daniel Libeskind

从材料到建筑: 真实/修饰/去物质化

19世纪的观点

我们所用的材料必须通过我们赋予它的形式来暗示其功能:石材必须看起来是石材,铁看起来是铁,木材看起来是木材;假定形式是适合于它的本性的,那么这些材料就必须与其本性相符合……如果明智的罗马人有铁可以使用,他们会把从希腊人那里借来的样式留在一边,以便采用新的样式。

维奥莱·勒·迪克 Viollet-le-duc

就让材料自己为自己说话;就让它向前迈进,毫无掩饰地呈现出经验和科学上最适宜的形状和比例,砖应当看起来是砖,木材看起来是木材,铁看起来是铁,每种材料都应符合其自身的静力法则。

戈特弗里德·森佩尔 Gottfried Semper

关于装饰问题的正确提法,简而言之,就是人们是否乐于去做它。

约翰·拉斯金 John Ruskin

粉刷只显示自身,并不说明底下的是什么。它只是一层薄膜,人们对此不会误解……用灰泥覆盖砖头,然后再用壁画覆盖泥灰,这是完全合法的,是一种值得推荐的装饰模式……但是在砖头上抹上水泥,再用缝把这块水泥分隔开来,使得它看上去像是石头,这则是撒谎,是个应该受到谴责。

……

用珍贵的石材装饰砖墙的表面需要给予尊重的评价。如果能够清楚理解大理石贴面并不伪装成或暗示成一整面大理石墙,这就并无坏处。

约翰·拉斯金 John Ruskin

20世纪的观点

我们发现了未经装饰的物象的巨大价值,也发现了它们的局限性。我们内心中有一种浪漫主义,一种强烈的表现它的愿望。我们直觉地感到我们的那些强劲有力的体育健儿式的简单形式将会从容不迫地穿上我们梦寐以求的衣着,我们的建筑将披上诗意和幻想的外装,它们将以双倍的力量吸引着人们。

路易斯·沙利文 Louis Sullivan

饰面的年代甚至比结构的还要久远。 需要饰面的理由有很多。有时用它来抵御坏天气,例如在木头、 铁或石头上涂上油性漆;有时为了卫生,例如在浴室墙面贴上釉瓷砖;有时为了达到特殊效果,例如为雕塑涂上彩色油漆,在墙壁上挂上挂毯,在木头上贴上饰面薄板……法是这样的:我们不能让材料面层与其饰面相混淆。这就是说, 例如,可以把木材漆成任何颜色,除了一种颜色——木材本身的颜色。灰泥能做成任何装饰,只有一样例外——即粗糙的砖墙。

阿道夫·路斯 Adolf Loos

现在“真实性”这一理论失去了必然性。 一方面,我们先进的技术允许我们用一种建造技术低成本模仿另一种(技术模仿)。另一方面,出于热工性能的需求,我们的围护体系变得空前的复杂与多样。

去物质化倾向不再是一种“罪过” 。去物质化指的是在设计过程中,空间、形式和几何形状在一定程度上支配着不同的材料,这些材料在统一的表面下被制造成同质的。一些建筑被统一的面层所覆盖,而不是“诚实地”展示各种不同材料。因此,去物质化已成为当今合理的表达方式之一。

材料纹理以及构造节点的装饰特性,是一个建筑中有价值的成分,在路易斯·康和卡洛·斯卡帕的作品中,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

作为图像的技术方法和“技术模仿”无疑是最有争议的。建筑绝不仅仅是一种形象。舞台布景是一种建筑,但建筑不是舞台布景。

皮耶·冯麦斯 Pierre von Meiss

在水泥柱未装饰的笔直表现和巴洛克内部梦幻般的表现之间的原理没有什么不同。每一种都能使建筑师和用户的人生哲学需要在感官上得到满足,不同之处完全是风格上的不同。

鲁道夫·阿恩海姆 Rudolf Arnheim

节点是如何产生的?

材料的连接︱节点与缝隙

在材料拼装时,尺寸及准确度方面有着可承受的误差范围,因此就产生了材料间较大的缝隙,这些缝隙也解决了各部件之间膨胀系数不同的问题——木地板与隔板墙之间的缝隙,门与门框、窗与窗框以及它们与墙之间的缝隙。因此就有了传统建筑中的踢脚板、门窗的镶边与其他装饰嵌线……事实上,现代建筑师们花在隐藏节点上的时间远多于彰显它们的时间。我们花去了无数时间来藏匿、抑制并消除大量的信息,并在奇怪的场合中过度设计似乎不重要的节点以展示我们的构造是多么的直率。为这么要这么精神分裂呢?

爱德华·R·福特 Edward R. Ford

我把玻璃放在不属于结构的构件之间,因为连接处是装饰的开始。这必须与单纯的修饰区分开来。装饰是对节点的崇拜。那种认为我们今天的建筑需要装饰的看法,部分地源于我们隐藏节点的趋向——换句话说,就是掩盖部分是如何被组装在一起的。

路易斯·康 Louis Kahn

与其说要求做到每个细节如何,不如说是希望在建筑体验过后,留下的漠然的建筑印象,能让人感到到魅力。

西泽立卫 Nishizawa Ryue

节点隐藏︱抽象的构造

我们希望工艺作为一个普遍的规则是真实的,但我们不希望,不加区别地,看到每一个钉子和每一个胶粘的节点。

Tessenow, H., Hausbau und dergleichen, op. cit., p.18-20.

佩尔·柯克比(Per Kirkeby)曾做过一个房屋形状的砖砌雕塑。房屋没有入口,它的内部进不去,而且隐匿着。它保持着一丝神秘,这也使这座雕塑在其他特性方面加深了神秘气氛。我认为一座房屋的隐匿结构和构造就应该如此组织起来,赋予建筑实体以一种具有内在张力和震撼力的品质。

彼得·卒母托 Peter Zumthor

节点暴露︱移情的构造

在物品的相关部位,细节表达出设计所需要的基本概念:从属或分离,紧张或轻松,抵触,坚固,脆弱……

彼得·卒母托 Peter Zumthor

建构就是组织材料成物并表达感情,透露感情。

冯纪忠 Feng Chi Chuny

相接与优先级

节点与尺度

在某个程度上,抽象化细部(解决了问题,却没有表达解决问题的方式)、表现材料的细部(展现内部“生命”的存在)与展示重量的细部(表达作用在某结构特性上的雕塑化之力)之间具有相似性。

它们所仰赖的均是其客体缺乏的细部,或只具有抽象性的细部。它们并不承担着将大尺度的建筑理念延续到小尺度上的职责,而恰恰相反,它们所迸发出的,是这两个尺度之间的差异性。

爱德华·R·福特 Edward R. Ford

假如某一座建筑比一般建筑要小,那么我们就没有能力通过相应地缩小砖石砌成部分的规模而使建筑物看上去变大(太容易度量了)。但是我们却有能力用巨石进行建造,或者想方设法在建造过程中使用巨石,从而使得建筑看上去有些壮观。

约翰·拉斯金 John Ruskin

精致vs粗野

在讨论材料的美学、颜色之前,如何让业主和施工方接受这材质在阳光下的凹凸不平、接受不同色差,而不认为它不符合质检规范?我们需要反复地跟大家讲,这就是我们想要的;这实际是观念的一种洗礼,让人重新接受什么是“自然”。

王澍 Wangshu

柯布西耶在各自不同的条件下创作出来的作品,虽然基于同样的建筑概念,但也会出现各自不同的解。虽然在逻辑的、理智的框架中实现建筑,但必然存在着暖昧不清、无法只用逻辑性来分析的部分。它们时而是糟糕的细部,时而是扰乱严格的全体构成的不规则元素的介入。即便如此,它们无损建筑的魅力,相反,那些越出理智的部分让人觉得建筑全体被赋予了深度和广度。

安藤忠雄 Tadao Ando

精确与灵活性是矛盾的吗?

粗野是一种妥协吗?

粗野生命力来自什么?

何陋轩 Helou Pavilion

精细vs精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