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罗伦萨圣母百花大教堂 Cathedral of Florence

  • 始建于1294年
  • 1366 年中殿封顶
  • 1418年伯鲁乃列斯基获得穹顶竞赛
  • 1420 年穹顶开始建造
  • 1436 年穹顶基本建成
佛罗伦萨大教堂 Cathedral of Florence
佛罗伦萨大教堂平面图 Cathedral of Florence
佛罗伦萨大教堂 Cathedral of Florence
佛罗伦萨大教堂剖面图 Cathedral of Florence

拱顶的建造

双层穹顶由通过经线的拱肋来连接较厚的八角形内壳及较薄的外壳所组成,如此可以让内穹顶不受气候影响,而穹顶外观看起来更为壮观。双层穹顶加强了整体结构的抗力,同时可以沿着二者之间蜿蜒设置的阶梯及平台进行检测工作。

内穹顶底部厚度178,顶部则为127;外穹顶底部厚度63,顶部为7。两者都是八面椎体朝穹顶中和轴方向向内弯曲,但沿高度方向自底到顶面的每个水平剖面都是直线。

《建筑生与灭: 建筑物如何站起来》
圣母百花大教堂穹顶的拱肋
图源《建筑生与灭: 建筑物如何站起来》

拱助与箍环

在八面体的每个平面上,两个角拱肋之间还有两个更小的拱助。角拱肋宽350,中间小拱肋宽200,但两者都有足够的高度以将内外层穹顶连接起来。当拱肋由八边形底面延伸至顶端时,其高度随着递减但宽度不变。顶端的八角形像是全部24个拱肋的共同拱心石,同时还支撑了用空心大理石建造的塔楼。

穹顶最重要的结构是它的环箍──外表面用铁链加固的六个砂岩制水平环箍,可以防止穹顶在纬线方向上因巨大的拉力引起的开裂。以万神殿来说,它的强度来自自身厚重砌体的重量,而由两个相对较薄、较轻的穹顶组成的百花大教堂穹顶则依靠石材和铁材制成的环箍的强度以免施工时坍塌。

九个间距一致的水平拱将角肋之间较小的两个拱肋连接在一起,同时这些水平拱和外穹顶在小拱肋之间的部分组成了九个水平的同心圆图。内穹顶部分,厚到可以在里面整个形成一个相当厚重的圆环。因此穹顶虽然是八角形,但内部实际上是由一些圆环组成,因而在结构上它是以圆形穹顶的方式作用着!布鲁涅列斯基由万神殿以及其他的罗马穹顶得知,圆形穹顶可以在建造期间一直保持稳定,因为最上层已完成的环箍像那些经线拱圈的拱心石一样起支撑作用,防止它们向内倒塌。

《建筑生与灭: 建筑物如何站起来》
圣母百花大教堂穹顶的拱肋与箍环
图源《建筑生与灭: 建筑物如何站起来》

施工细节

施工时最上层的环箍不能同时完成。而只要最上层的环箍未完成并敞口就无法支撑所有经线拱。对此难题,布鲁涅列斯基采用一个简单的方法:将最上层仍在施工的未完成的环箍连接到较低的已完成的环箍上,他只不过把最上层环箍的砖平铺在早先已建好的环箍上,但同时又以每3 英尺的间距将砖垂直砌入。这些垂直的砖块沿着穹顶表面形成螺旋形曲线,同时让上部的立砖和其下三层平砖结合在一起,砌体中形成人字形的图案图。由于此种砌砖方式所需的沙浆凝结时间比砌完一整层砖的时间要短,尚在施工中的未完成的砖层仍可因其下三层砖而固定住,因此也可以承受靠在其上的经线拱的内推力。布鲁涅列斯基也了解为使这个砖砌体如同连续的混凝土穹顶一样发挥作用,这些砖块就不可以水平向而是要以与穹顶表面呈直角的方式砌筑,也就是随着穹顶高度增加而向内倾。直立砖块形成的人字形螺旋纹还有另一项功用:使平砖层和已凝结的砌体啮合住以防止平砖层在倾斜面上滑动。

《建筑生与灭: 建筑物如何站起来》
人字形图案的砌体
《建筑生与灭: 建筑物如何站起来》

相关内容

    […] 周四参观了佛罗伦萨主教堂,建筑上布满了乔托时和加迪的壁画,太美了。同日还参观了巴杰罗美术馆(Bargello)一座15世纪遗留 下来的古老而粗犷的宫殿,其建筑风格简洁而有力。 […]

    […] 临行的前一天,我登上了佛罗伦萨主教堂的穹顶,感受它惊人的巨大,简直比圣米尼亚托教堂恢宏百倍……毕竟,在教堂前广场的车水马龙或送葬队列之间左躲右闪地窥视穹顶,和从佛罗伦萨周边的山丘欣赏它,完全是两个概念。 […]

    […] 旧宫,怎样一座蛮族的破房子呀! 佛罗伦萨市政广场真是倒胃口,让我觉得马哈茂德”的帕琦咖啡都索然无味。乔托钟楼却还不错,到15米高的位置都还算成功的设计。圣洗礼堂,我喜欢。至于圣母百花大教堂,它的穹顶对于佛罗伦萨这样一个城 镇来说是足够完美了。是的,于我,佛罗伦萨是个城镇;罗马则是一座城 市。圣彼得大教堂便是这座城市的冠冕。罗马是一座没有外形没有灵魂的城市。不及斯坦布尔,不及雅典!但罗马有古老的罗马风格的砖石建筑; 而且,天啊,岁月已剥去它所有大理石的饰面。于是,便有了雄浑壮阔独一无二的罗马,一座建筑的博物馆。 […]

    […] 庞特教授构思了独特的现代建筑历史和理论的教学思路。他的课程为期一年,教学内容从伯鲁乃列斯基的佛罗伦萨大教堂的穹窿顶开始,之后是申克尔的柏林项目以及路易斯·沙利文在芝加哥的建筑,最后以弗兰克·劳埃德·赖特的作品结尾。我记得庞特教授的陈述非常精彩,我们从不怀疑这就是现代建筑的真实历史,一个勒·柯布西耶并没有出现的一个叙述。麦金托什的建筑,特别是格拉斯哥艺术学院建筑,自那天起便在我对于建筑的无限热情中占据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位置。 […]

    […] 佛罗伦萨圣母百花大教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