圆厅别墅 Villa Rotonda

圆厅别墅 Villa Rotonda
© Mario Ferrara
© Mario Ferrara
图源:A History of Architecture on the Comparative Method

环境与建筑

特别独特的是,它以完全对称的布局设置四个完全相同的敞廊的方式。的确,这里不存在正面、背面或侧面,建筑的所有立面都完全相同,至少当你从外面看它的时候是这样。

进人室内,情况就不太相同了。你可以想像依一天中时间的不同或季节的不同选择在哪一个敞廊小坐,而这是十分令人重视的,虽然四个面完全相同,但每一个面提供全然不同的体验。不仅仅阳光对于每一面有不同的作用,景观也全然不同,一面是通往这座墅的林阴道,一面是花园,一面是属于别墅的农田,最后一面是远山的景色。

因而,正是靠所处的城市环境,这座别墅表现出它最具特色的个性。从外部你可以考察它的整体,但也正是在室内,丰富多变的空间感受得到充分的体验。所以,单单从外面看这幢建筑还不够,只有当你也能够从内部向外看它的环境,对它的真正特质才能得到充分理解。

赫曼·赫茨伯格-建筑学教程
总平面图 图源:A Global History of Architecture

上学时学习帕拉弟奥的圆厅别墅平面(画),觉得对称没什么意思,哪知道我去现场看,特别震撼。看平面不知道这个房子在山头上,它是“全景”的,四面景观是不一样的,所以转一圈好像看电影一样。建筑空间形式四面是一样的,但转一圈每个方向上看出去都不一样。

张永和

帕拉第奥的圆厅别墅,它巨大、不朽,但当我进入它里面时,我没有感觉到一丝压迫感,反倒是周围环境不知怎么地使我感到充盈,使我呼吸更为畅快——我不知道该怎么确切地描述它,不过我确信你们知道我想表达什么。

所以你们不可以说:大就是不好,它缺少人的尺度。你们听到刚接触这一话题的新手这么说——其实,你们也听到建筑师这么说。其看法是,人的尺度必须或多或少与我们自身的大小等同。

彼得·卒母托 Peter Zumthor

以帕拉第奥的圆厅别墅为例。你经过其中一条轴线,穿过正中间到达另一边时发现,不再是半山坡的风景,取而代之的是另一个(许多的另一个)圆厅别墅的台阶,一开始这些持续不断的重复激起一些奇怪的欲望,但很快,就染上了受虐和暴力色彩。

伯纳德·屈米 Bernard Tschumi
© Mario Ferrara
© Atelier XYZ
© Atelier XY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