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道夫·路斯 Adolf Loos

应当把路斯看成是提出、并由勒·柯布西耶最终在其充分发展阶段予以解决的自由平面问题的第一人……这种造型的企图与那种划分结构构件和非结构构件的建筑学基本上是不相容的,路斯在他的公共作品中努力保持这种划分,但在住宅设计中,他把空间感知而不是把显示建筑结构放在首位。维奥莱·勒·杜克的原则对他来说是任何时候都不能接受的,他有意识地使平面变形,为了在建筑中移动时提供一种感觉上的意义,这种目的与勒·柯布西耶相同。几乎在他全部的住宅作品中,结构连接都被饰面覆盖,其目的或是为了遮掩未解决好的处理,或者是为了提供恰如其分的装饰。

肯尼斯·弗兰姆普敦 Kenneth Frampton

路斯住宅的立面是一张双面表皮,一面表达了城市尺度,而另一面则体现了住宅的家庭生活尺度

彼得·埃森曼 Peter Eisenman

路斯所谓的“真实”是与实用相关的“真实”,根据“饰面原则”,出于身体对细腻表面的追求,大理石贴面和实木贴皮是可以接受的,真实的木材容易变形且不耐久,反而不堪大用。路斯给墙壁贴实木皮不收边,给人看清楚这是贴皮。但用瓷砖模仿木地板就怎么都不可以。不用吊顶,不仅因为吊顶是一种“模仿的空间高度”,更主要是吊顶带来的高度变化不是结构性的,会造成材料浪费。

金秋野,截取造化一爿山

阿道夫·路斯 Adolf Loos 1870-1933

无论怎样,我不需要画我的设计。好的建筑,建筑如何建造,是可以写出来的。你能写出帕提农神庙。

阿道夫·路斯 Adolf Loos

如果在包厢内的人不能向外看向一个大空间的话,剧院包厢的小是让人不能忍受的。

阿道夫·路斯 Adolf Loos

文献资料

建筑作品

1923-1933

1910-1922


相关内容

    […] 路斯的文章写得太好了,我非常喜欢,想保留下来。但鉴于您好意借我翻阅的带签名的限量版还要归还,我便写信与出版社联系。今天收到他们的回复,通知我您已经为我预订了再版的一本。我能做的只剩下向您表示感激了。 […]

    […] 阿道夫·路斯 […]

    […] 阿道夫·路斯 Adolf Loos ,1898年5月22日 […]

    […] 阿道夫·路斯 ,1898年6月19日 […]

    […] 阿道夫·路斯 Adolf Loos […]

    […] 他说道:“教授!如果我像你一样对骑术、马匹、皮革,还有马鞍一无所知,我也会有和你一样的想象力!”

    他从此愉快满足地生活,并且制作马鞍。

    至于现代?他不知道。马鞍罢了。 […]

    […]我的方法是同时考虑项目中所有技术和建筑细节。对外观的设计回到维也纳建筑师们背离传统的那个起点。
    他们的项目都得从内而外进行设计,地板和天花板(镶木地板和天花镶板的分割)是首要考虑的对象,立面为其次。需把大量注意力放在精确的轴线分布和合理的陈设布置上。通过这种方式,我的学生们学会了立体地思考。今天很少建筑师能做到这些。今天的建筑师们所受教育似乎止于在平面维度上的思考。
    […]

    […]18世纪把科学从艺术中解放了出来。19世纪清楚地区分了艺术和手工艺。[…]

    […] 艺术作品是永恒的,工匠作品会随着时间消逝。艺术作品的效果是精神性的,日常物品的效果是物质性的。艺术作品以精神性的方式被享用,因此不会因为使用而遭受破坏,日常物品以物质性的方式被享用,也会因此而被消耗。我认为如果有人破坏绘画便是一种野蛮,那么生产一种只能展示在橱窗里的啤酒杯(维也纳工坊)也是一种野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