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道夫·路斯 Adolf Loos

1870-1933

形式:纯净几何体量

霍夫曼的设计(约瑟·霍夫曼1905年设计的斯托克莱住宅)看起来更像是一个被剥取了外壳的帕拉第奥式别墅,更几何化一点使其看起来显得现代。与之相反,卢斯的住宅似乎天生就是一个在功能主义、几何纯净主义方面的激进实验。

《西方建筑史:从远古到后现代》

阿道夫·路斯朝向直线形的、以体量组合为手法的风格简化的转变甚至比霍夫曼更为极端。路斯受“新艺术运动”影响很少,部分因为19世纪90年代中期他是在美国(他对这个国家的上下水系统和桥梁大为赞赏)度过的,部分因为他似乎察觉到了这个运动对学院派“僵死形式”的矫枉过正,偏向了任性、私人和装饰所有这些,他感觉是对艺术取得持久成就的阻碍。

从路斯所处的年代来理解,这就意味着“新艺术运动”尽管摆脱了学院派条条框框的束缚,却仍然不得不被看作另一个肤浅的、短暂的 “风格”。要等到装饰被废除掉,形体、比例、清晰度和尺寸等潜在的根本品质得以不加装饰地呈现,时代的真正风格才能被发掘出来。至少阿道夫·路斯相信如此,而后来整整一代建筑师则预备沿着同样方向,去探索摩登时代似乎理应拥有的“普遍风格”。

《20世纪世界建筑史》

内外分裂 :空间体积规划 Raumplan

内部空间自由组合,外部形体简洁明确。空间体积的方法则是用于消除两者之间的矛盾。

穆特修斯在《英国建筑》中所记载的典型的、不规则的哥特复兴时期的平面设计,很明显地启发了洛斯对那种完全没有先例的“体积规划”法的发展,但由于他对立方体古典主义正统形式的偏爱,他不能接受由“体积规划所自然产生的画意式的体量组合。毫无疑问,这样就会出现对棱柱体所能提供的体积进行扭曲的处理方法,其结果好像是多种多样的原材料产生了一种剖面上的动态构图。

这种造型的企图与那种划分结构构件和非结构构件的建筑学基本上是不相容的,洛斯在他的公共作品中努力保持这种划分,但在住宅设计中,他把空间感觉而 不是把显示建筑结构放在首位。维奥莱-勒-杜克的原则对他来说是任何时候都不能接受的,他有意识地使平面变形,为了在建筑中移动时提供一种感觉上的意义,这种目的与勒·柯布西耶相同。几乎在他全部的住宅作品中,结构连接都被饰面覆盖,其目的或是为了遮掩未解决好的处理,或者是为了提供恰如其分的装饰。

《现代建筑:一部批判的历史》

应当把路斯看成是提出、并由勒·柯布西耶最终在其充分发展阶段予以解决的自由平面问题的第一人。洛斯提出的类型学问题涉及到如何把柏拉图形体的适宜性与不规则空间的实际方便性结合起来。

他的提议在1923年为威尼斯利多地区设计的一座别墅中得到了最有抒情意味的说明;而这座建筑注定要成为勒·柯布西耶1927年在加歇建造的典型纯洁派别墅的“类型一形式”。

《现代建筑:一部批判的历史》

在德国,赫曼·穆台休斯( Hermann Muthesius)所著的《英国建筑》书中记载的那些不规则的哥特复兴的平面设计,无疑启发了建筑师阿道夫·路斯( Adolf Loo)的所谓“容积设计”( raumplan)方法。另一方面,受戈特弗里德·森佩尔( Gottfried Semper)的影响,空间是作为一种“围合( enclosure)的概念来理解的。

在路斯的“容积设计”中,不同的空间容积根据功能要求有不同的形状、大小和高度。另一方面,路斯又坚持古典主义的几何形体,不能接受英国式住宅自由的如画的构图组合。这两方面的问题,使得路斯在建筑公共外观上坚持立方体的体量,而在内部功能组织上采用较为自由的体量组合。

这两方面的问题造成路斯建筑特有的内外分裂。同时,也被认为是促成了路斯在立方体限定的容积内进行某种扭曲,而产生剖面上的动态构图。

同样是功能体块的组合问题路斯将它带入剖面——亦即三维问题的研究中。对于路斯来说,相对于空间体量的围合,结构和构造的关系是次要的。这一点又与结构理性主义对剖面的关注不同,在路斯建筑设计中,对剖面的重视与结构的考虑并没有明确的关系。

朱雷《空间操作》

文化洞察:《装饰和罪恶》

1908

在卢斯以前,没有人从根本上反对装饰,只是反对不必要的装饰,或对装饰的不适当使用。对于现代主义者,这是一个两难问题,因为他们必须决定在什么地方或用什么方式来创造一种新的装饰语汇。卢斯激烈的解决之道是完全抹除装饰。最终给出这样一种简单的、抑或是激进的观念的时机是他在1908年发表的标题为《装饰和罪恶》(Ornament and Crime)的论文,在这篇论文中,装饰被与色情涂鸦联系在了一起,就像在公共厕所中胡乱涂画一样——幼稚、原始、猥亵、罪恶和脱离主题。

《西方建筑史:从远古到后现代》

路斯也崇拜农家建筑甚至现代工程物的简单和直接,对比服务于维也纳中产阶级的建筑和设计产品令人不快的风格泛滥,他更欣赏前两者。尼采提出了现代欧洲人应该撕去面具,路斯则在弗洛伊德( Freud)的维也纳鼓吹去掉传统的伪装,去发掘“诚实的”的内在。

《20世纪世界建筑史》

斯坦纳住宅 Steiner house(1910)

鲁弗尔住宅 Rufer House(1922)

穆勒住宅 Moller House(1927)

米勒住宅 Villa Müller (1930)

弗莱施纳住宅 Fleischner House(1931)


相关内容

    […] 路斯的文章写得太好了,我非常喜欢,想保留下来。但鉴于您好意借我翻阅的带签名的限量版还要归还,我便写信与出版社联系。今天收到他们的回复,通知我您已经为我预订了再版的一本。我能做的只剩下向您表示感激了。 […]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