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阿尔特斯博物馆 Altes Museum

1823-1830年

© HIEPLER, BRUNIER

申克尔 Schinkel

卡尔·弗里德里希·辛克尔 Karl Friedrich Schinkel(1781-1841), 现代建筑形式语言的先驱。1803年,他在罗马完成了建筑师的训练,在那里他遇到了威廉·冯·洪堡,并成为了朋友。正是洪堡帮助辛克尔在普鲁士官僚机构中获得了一席之地。

图源: 建筑:形式空间和秩序

古典外衣下的现代操作

它的成功大约是在尺度、比例和细部的精巧上,而这些都赋予所有这些貌似简单的作品以某种崇高的氛围。远比一个立面要多的是,申克尔的阿尔台斯博物馆一直被看做是平面规划与功能合理方面的一个范例。

他那富于想象力的艺术气质使他避免了任何简单的范式再现。在沿着博物馆轴线的空间序列中途,他创造了没有哪位法国建筑师所曾经做过的处理:从一个像阳台一样的地方,透过立面上的柱子屏风而看到广场,提供了一个如画风格的景观,这是一个与入口的室内整合在一起的图景。

西方建筑史:从远古到后现代

我根据爱奥尼式的纪念性建筑设计了柱底。这一柱底比该柱式通常所用的要更加精致和得体。

Karl Friedrich Schinkel, Sammlung Architektonischer Entwürfe. Chicago: Exedra, 1981.

内外的矛盾与分离

申克尔将建筑设计成一个巨大的体块,有两个室内庭院和一个中心空间。艺术作品陈列在长条型的房间里,柱子等分成3跨。该方案显然在一定程度上受到迪朗(Durand)对结构与功能系统化的影响。

似乎遵循着一套理想的几何秩序,但实则包含两套不同的体系:中央圆厅并非位于整个建筑的几何中心,而是去除柱廊之后剩余部分的中心轴线上。外侧柱廊成为了表皮一样的附属结构,其间距与实墙背后的建筑开间尺寸毫无联系。

阿尔特斯博物馆平面图
Plan: Altes Museum
图源:A Global History of Architecture

内部空间与外部形式的分离也体现在屋顶:没有使用一个统一的坡度,而是在不同的侧翼上采用了不同斜度的屋顶。中央的穹顶也被包裹在一个方形的体量中。

阿尔特斯博物馆剖面图
Plan: Altes Museum
图源:A Global History of Architecture

空间表现

从正面看,夹在建筑物框架内的高耸的万神殿式(Pantheonesque)穹顶是看不见的,有意被隐藏起来,增加了进入中厅的惊奇体验。

同样的空间操作出现在楼梯,双跑楼梯的第一跑掩藏在了主入口之后,不能从室外得见。博物馆的游览者需要先进入大门,然后从嵌入室内的大楼梯拾级而上,到达二层的门厅后,又重新暴露在柱廊间的城市景观下。形成“室外-室内-室外”的体验。

公共广场

它体现了申克尔对公民建筑的承诺,将其作为启蒙运动的载体。虽然博物馆开始出现,但建筑类型作为城市景观中的一种元素,当时还不存在,因为直到这个时期,艺术收藏在很大程度上一直是贵族的特权。

正面由一排柱子组成,就像一个巨大的希腊柱廊(Stoa),被高高举起在一个高于周围环境的平台上。这一引用也暗示了柱廊正对花园的原型,即古希腊的市政广场“Agora”。也许是担心仅用一排柱廊来限定广场还不够表达它在公共生活中的重要性,使用了两排杨树来围花园的另一边。这两排杨树的形态,尤其是从平面上看,宛如又一座柱廊。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