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得·埃森曼 Peter Eisenman


相关内容

    […] 彼得·埃森曼的这种对形制破坏性的看法,表现出对文化压抑的创造性恐惧。实际是提倡一种对“过去”的误读,它似乎基于这样的哲学悟见:基地的理念,即空间语言对相对性世界的把握,将由于传统的场所,历史和意义系统的压抑而变得语义单一,可以把握的真实性将在美学的或隐喻的可读性中消解,终而变成毫无意义的。 […]

    […] 彼得·埃森曼 Peter Eisenman […]

    […] 彼得·埃森曼 Peter Eisenman. (2005/2000) […]

    […] 彼得·埃森曼 Peter Eisenman. (2015/)建筑经典1950~2000 Ten Canonical Buildings 1950-2000. […]

    […] 彼得·埃森曼 Peter Eisenman. (2018/2006). 现代建筑的形式基础.The Formal Basis of Modern Architecture: Dissertation 1963. […]

    […] 彼得·埃森曼 Peter Eisenman […]

    […] 现象学为探求存在的本质不惜将虚假抽象的概念彻底抛弃,而以具体的现象来表达,这是一种彻底的非理性主义思维方法,在人类学中与之完全对立的理性思维方法——结构主义——自然走向其反面;它从西方现代语言哲学的分析方法中获得灵感并进行了类比,以期在具体的现象(表层结构)的背景后去寻找只能通过抽象模式和演绎构造才能达到的事物本质(深层结构)。在其结构网格中强调:关系重于关系项,否认成分本身的独立意义,并应用语言原则创造出一整套建筑的转换法则。在这方面埃森曼走得最远,他将建筑构件视为表层结构,而将他们与墙体的结合关系视为建筑的深层结构,构件本身所具有的意义被彻底消解,而基于存在意义上的各种仪俗关系被简化为抽象构件的拼贴组合,原本理性的思维方式因概念在转换过程中的置换而失去了前后一致的逻辑准则,以致成了建筑师的个人玩味之物,而富于其中存在的意义被彻底抛弃了。 […]

    […] 彼得·埃森曼 Peter Eisenman […]

    […] 彼得·埃森曼 Peter Eisenman […]

    […] 彼得·埃森曼 Peter Eisenman […]

    […] 多重尺度的并列,城市的本文如同一台流动的、不固定的、非定向的机器。开放的本文的视差,即使是在它的认识论的重新集中里,也有一些不可忽视的哲学后果,它还能分裂某些陈词滥调。人,建筑师和使用者,不再是城市的阐释主体,而只是做为一个因素加入本文的不知疲倦的工作。处于本文中心的概念是“推移”(符号总是意味着某种别的东西,这种感觉把流传在城市中的信息变成了本文),使全部同一性的生活理解偏离了关于真实的神话。如果对建筑学的习语实行中止,这是不能压缩到我们关于信息传递的粗俗模型里去的,但也并非说我们无所作为。GEOFFREY BROADBENT 对彼得·艾森曼工作的评价应该能说明一些问题。 […]

    […] 彼得·埃森曼 Peter Eisenman 帕提农速写,勒·柯布西耶,1911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