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斯·凡·德·罗 Ludwig Mies Van der Rohe

我相信我的作品对其他人的影响力是因为它的合理性。任何人都可以以它(理性原则)来工作而不至成为一个模仿者,因为它是完全客观的。我想,如果我发现什么是客观的,我就会运用它,而它源自于何人,并不重要。

密斯·凡·德·罗 Ludwig Mies Van der Rohe

我并不认为我建造的每座建筑都需要不同,因为我总是使用同样的原则。对我而言,新奇没有什么意义,无论它是什么。如果我们每天都想创造一些新的东西,我们将一无所获。发明些有意思的形式毫不费事,但是要让它合情合理则需要大量的额外努….哥特教堂三百年的发展历程几乎全被用来提升和改进同一建造类型。

密斯·凡·德·罗 Ludwig Mies Van der Rohe

我们走我们自己的路,我们只以结构为原则来作建筑。历史将翻开新的一页,后人们将呈现一些重要的东西、做一些与我们今天所作的完全不同的东西。建筑应该源于其所处的时代,就像古老的建筑那样。每一时代所取得的成就与其勇于探索的程度相符。

密斯·凡·德·罗 Ludwig Mies Van der Rohe

密斯对空间创造的敏感反映在对结构施加的秩序中,他很少考虑建筑“想要成为什么”。勒·柯布西耶感觉到了空间“想要成为什么”,但是他很不耐烦地忽略掉了秩序而直接奔向形式。

路易斯·康 Louis Kahn

有两种方式可以使观众介入现代建筑:一种方式是将意象还原为纯粹的、无意义而又可以利用的形式,将一切形态都还原为类型的不变性,在系列的反复过程中使客体消失;另一种方式则把建筑看作为永恒的通用剧场,能够使现实进人无形空间的新的客体。

密斯代表了第一种方式,后期的勒·柯布西耶代表了第二种方式。我们不能就此而认为,这两种概念之间的差别在于第一种方式的绝对抽象以及第二种方式的新符号体系。甚至密斯的无意义空间也具有符号意义:因为欧洲唯理论的幽灵在实际上已经变成了象征。

曼弗雷多·塔夫里 Manfredo Tafuri 

相关内容

    […] 巴塞罗那德国馆 Barcelona Pavilion/密斯·凡·德·罗 Ludwig Mies Van der Rohe […]

    […] 范斯沃斯住宅 Farnsworth House/密斯·凡·德·罗 Ludwig Mies Van der Roh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