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鲁乃列斯基 Brunelleschi

1377-1446

伯鲁乃列斯基是第一个被单独立传的文艺复兴艺术家。这是文艺复兴称颂个人功绩的最初预示,同时,建筑史也开始转型为个人成就的历史,而不再只是罗列一系列无名的纪念性建筑。

伯鲁乃列斯基同时代的人,在他的建筑中发现了一些特别新颖的东西,他们把这种新潮归功于古代,但他们对古代却知之甚少。实际上,我们可以在罗马风的地方传统和14世纪晚期的建筑,以及基督教早期、拜占庭和地中海东部的中世纪世界的建筑,还有古罗马的废墟中,找到伯鲁乃列斯基建筑的原型。

育婴堂拱廊优雅的发券方式,更接近于罗马风的圣米尼亚托教堂的拱廊,而不是任何一个古代的先例。此外,内角拱上的穹隆,在托斯卡纳乃至整个意大利都很少见,而伯鲁乃列斯基却在反复地使用它们。古代建筑更喜欢建造放置在圆上面的穹顶,放置在正方形上的穹顶就很少见,却是拜占庭和伊斯兰建筑的显著特征。伯鲁乃列斯基喜欢使用的半球状的“伞形”穹顶——有肋拱、网格和眼(oculi)穿过基座——也是个非托斯卡纳和非罗马的形式,而是源于拜占庭的形式,在圣索菲亚教堂中得到了最庄严宏伟的实现。

圣洛伦佐教堂中殿的拱廊中,把雕刻有浮雕的承重石,与装饰性的拱腹结合使用,这种新的形式语言,同样也是起源于基督教的东方,并于6世纪从拉文纳引入意大利,在圣维达莱教堂中最为突出。拉文纳圣维达莱教堂的八边形平面与有斜面的墩石结构体系(而不是一堵支撑拱顶的连续的墙)一起,可能是伯鲁乃列斯基圣玛利亚天使教堂的原型之一(带有成对作为转角之壁柱的八边形佛罗伦萨洗礼堂,是另一个原型)。天使教堂看起来更接近于圣维达莱教堂,而不是任何一个古代的原型,这使伯鲁乃列斯基的古典主义这一主题,变得更加复杂。

他的所有建筑中,都回响着强有力的来自罗马的回音,但又很难找到他引用特定古代建筑的痕迹(只有对万神庙的一些引用是例外)。尽管如此,伯鲁乃列斯基与其风格的中世纪源头之间,被拉开了一条毋庸置疑的鸿沟,这是以一种权威的方式进行的,其中,他使用了古典的柱式,强调了它们的重要性,并通过它们,表达了他建筑中的比例与和谐。此外,他还用他年轻时候学会的完美精湛的雕塑技艺,塑造了这些柱式,把佛罗伦萨雕塑性建筑细部的工艺,提高到了一个新的高度。他对他所知的古代建筑和雕塑独特和自由的阐释,是他意味深长的个人风格的基础,因此,他所创造的新语言,不仅诞生于他对古典和托斯卡纳罗马式纪念建筑的研究,同样也诞生于他对风格迎异的拜占庭和伊斯兰模型的研究,这些模型,是经由威尼斯、帕多瓦和拉文纳的早期基督和中世纪建筑等途径,传入意大利的。伯鲁乃列斯基用所有这些丝线编织了文艺复兴的第一个建筑杰作,而建造一种更加忠实、更加规范和更加“考古”版的古代建筑这一任务,则留给了他的追随者们。

马文·特拉亨伯格 Marvin Trachtenberg

伯鲁乃列斯基在建立语言记号和符号体系时,与伟大的古典范例进行超越历史的对比。出现了第一次伟大的探索,试图使历史价值现实化,将神话时代变成当今的时代,使古代的意义成为变革的信息,将古代的“言语”( parole)转换为普遍的行为。看起来似乎有些自相矛盾。伯鲁乃列斯基的成就并没有在建筑设计史上导致彻底的变革,其根本意义在于他的非历史化。理解这点十分重要,因为它是15世纪迄今这个历史时期内建筑理论的决定性因素。

曼弗雷多·塔夫里 Manfredo Tafur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