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姆·库哈斯 Rem Koolhaas

这需要人们坚信:城市是社会欲望的孵化器,是所有梦想的具体呈现。如果人们能领悟建筑的意义,他们就会决定重塑城市社会衰败的的物质环境和意识形态,去重造理想之都。在集体无意识的、癫狂的、无节制的城市化过程中,如何满足个体的欲望成为了共同的担忧,这种担忧让人们投向了虚构现实,毕竟虚构现实是解决“现实短缺”的唯一途径。

雷姆·库哈斯 Rem Koolhaas

当我在写作时,问题的重点已经从记录这种现象,转移到试图揭示这种现象对于建筑师而言具有什么意义了。

雷姆·库哈斯 Rem Koolhaas,1991年

你应该记得路易斯康,他区分所谓的服务空间与被服务空间,或许你也记得密斯和柯布,他们试图引入人际活动与生产过程的秩序,这是回归到结构为主的方法吗?

我真的很钦佩他们的思想,我惟一的批判是,他们对秩序太过于着迷,深信自己有义务透过建筑的方式来表达,我对此感到困惑,也觉得难以置信。他们有一些论述完全令人无法置疑,但是完全以建筑的语言来表达时,却又让人难以接受。

雷姆·库哈斯 Rem Koolhaas,1991年

著作与文献资料

建筑作品


相关内容

    […] 雷姆·库哈斯/Rem Koolhaas. (2015/1997). 癫狂的纽约/Delirious New York. […]

    […] 雷姆·库哈斯/Rem Koolhaas. (1995). 小、中、大、特大 S M L XL […]

    […] 雷姆·库哈斯 Rem Koolhaas […]

    […] 雷姆·库哈斯 Rem Koolhaas […]

    […] 雷姆·库哈斯 Rem Koolhaas […]

    […] 2012年,库哈斯 […]

    […] 雷姆·库哈斯 Rem Koolhaas […]

    […] 雷姆·库哈斯 Rem Koolhaas […]

    […] 这与其说是我对长安的解释,不如说是我对它意指性的虚构实践。就象我一直坚持的:理论就等于设计。有趣的是,这种类型的虚构有时与真实的世界可能非常吻合。比较一下雷姆·库哈斯(Rem Koolhaas)1972年的一段叙述:“…一个致力于研究人为概念和理论发展,以及分析诠释,心理建构和命题等概念的完整场所,同时致力于使这些概念在现实中不断获得实践。在这个自我的首府当中,科学、艺术、诗歌,甚至在理想状态下的某种形式的疯狂,各自通过竞争以确立自身在发明、毁灭和重构这个现实世界的过程中的领先地位。每一种或者每一种疯狂都有自己的领域,在每个领域中都设有一个由抛光花岗石制成的相同的基座……。在这个坚实的花岗岩基座上,每一种哲学都得以向空中无限伸展……。而任何一个这类高塔的倒地或者意味着失败和放弃,或者显露出一种视觉的的张狂!一束思考的火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