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纳德·屈米 Bernard Tschumi

文献资料

建筑作品


相关内容

    […] 实际上,屈米既不赞成将建筑视为社会政治经济的附属产物,也不赞成将建筑视为形式游戏,他认为这两种危险倾向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以来在建筑学中引入结构主义语言学的后果:前者是基于语义学的,将建筑视为其他事物(如社会政治经济文化要素)而不是自身的再现;后者是基于语法学的,将建筑视为建筑符号的无休止的语法操作。前者的问题在于其忽视了建筑自身的本质意义,从而丧失了作为一门单独学科的独立性;而后者将建筑学主体视为纯粹的语言,建筑于是成为一种自我封闭的形式操作,而不再需要外在的检验,从而建筑学只剩下形式主义的躯壳。”屈米在这样的语境中重提“功能”,主要针对的当然是后者,在他看来,整个20世纪70年代的建筑学都在把自身从一种“知识的形式”降格为“形式的知识”。 […]

    […] 伯纳德·屈米 Bernard Tschumi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