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纳德·屈米 Bernard Tschumi

文献资料

建筑作品


相关内容

    […] 实际上,屈米既不赞成将建筑视为社会政治经济的附属产物,也不赞成将建筑视为形式游戏,他认为这两种危险倾向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以来在建筑学中引入结构主义语言学的后果:前者是基于语义学的,将建筑视为其他事物(如社会政治经济文化要素)而不是自身的再现;后者是基于语法学的,将建筑视为建筑符号的无休止的语法操作。前者的问题在于其忽视了建筑自身的本质意义,从而丧失了作为一门单独学科的独立性;而后者将建筑学主体视为纯粹的语言,建筑于是成为一种自我封闭的形式操作,而不再需要外在的检验,从而建筑学只剩下形式主义的躯壳。”屈米在这样的语境中重提“功能”,主要针对的当然是后者,在他看来,整个20世纪70年代的建筑学都在把自身从一种“知识的形式”降格为“形式的知识”。 […]

    […] 伯纳德·屈米 Bernard Tschumi […]

    […] 粉碎任务书,首先就必须粉碎同时根植于建筑学和任务书中的可转移性的叙事传统。这种努力,在我们笼统的称为‘解构主义’的建筑师那里特别明显。“通过阅读法国后结构主义:巴尔特、福柯、拉康,当然特别是德里达的著作,屈米发展了他大部分的‘反任务书’思想。他也受到60年代晚期‘情景主义者’的影响,从他们那里得到‘事件”比‘功能’更加重要的思想。象‘兰天社’一样,屈米认为用头脑简单的现代主义者的方式视形式追随功能的思想不再有效。他说,他从福柯那里,或者从Rajchman关于福柯的话语里,抽出‘事件’胜过‘功能‘的思想,而对屈米来说,一个事件是不固定的,绝不是任何事情的开始和结束。一个事件更是一个空间,活动与运动的组合,它连续不断请我们反思与重新清楚表达我们的思想;它是某种转折点,也能引导我们去质疑那实际的物质框架,我们就是在这个框架中完成那个事件,它也许真的会建议,事件在其它的框架中也许更好。……所以对屈米来说,事情是连续不断的流态。他的目的是去构筑一种‘异托帮(heterotopia),…另一个取自福柯的术语……在这个异托帮中,每时每刻,我们的面前被供给无限的选择,没有结束。场所提供的东西越复杂,脱离原位,被打碎和多样化,在那个时刻,我们将可能选择的那种我们比我们实际想做的事情更多。以此为基础,屈米为我们的时代寻找着新方向:没有为特定事情提供的特殊场所。 […]

    […] 伯纳德·屈米 Bernard Tschumi © Mario Ferrara © Atelier XYZ © Atelier XYZ  相关内容 居住建筑 – AWhous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