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古斯特·佩雷 Auguste Perret

1874-1954

结构理性主义

佩雷特不像高迪那样自由和表现主义,他认为混凝土承载特性的视觉表达和结构特性一样重要。本着 维奥莱·勒·迪克的精神,佩雷致力于将建筑和工程结合起来,而不是像高迪那样探索其可能性。作为一名土木工程师,佩雷特对建筑自由有着深深的不信任。

有两本书似乎对佩雷在1903年建造的富兰克林路公寓建筑中采用柱梁式混凝土结构产生了影响:奥古斯特·舒瓦西的巨著《建筑史》(1899年)以及保罗·克里斯托夫论《钢筋混凝土及其应用》(1902年)。前者把希腊的柱梁式结构奉为此类结构的古典先例,后者则对钢筋混凝土框架的制作及设计提供了定义性的技术方法。

舒瓦西当时是道桥学院的建筑学教授,他培育了一种决定主义的历史观,认为各种建筑风格不是时髦的游戏而是建筑技术发展的逻辑结果。他对这些技术决定的风格中最为倾倒的是(遵循维奥莱-勒-杜克的观点)希腊与哥特式,他对前者的论述使他成为古典理性主义最后一名有影响的理论家。舒瓦西是一长列理性主义者的继承者,其中包括加代、拉布鲁斯特以至18世纪的理论家科尔德穆瓦与洛吉耶。与这一学派的多数支持者一样,舒瓦西并不认为希腊人把木结构形式移植为石砌结构中多立克柱式的做法有何非理性之处。

《现代建筑:一部批判的历史》

开始时,建筑只是木结构。为了避免火灾,人们用硬质材料建造房屋,但是,木框架的权威如此强大,以至人们模仿其所有细节,乃至一个钉头。

奥古斯特·佩雷《一种建筑理论》巴黎,1952年

钢筋混凝土的使用

佩雷特位于巴黎富兰克林街的公寓楼,位于巴黎一个时尚街区,旨在证明,在一个大多数人认为混凝土只适合工厂和仓库的时代,混凝土是可以应用于一般的建筑。

这种埃内比克-佩雷式的系统仅仅代表了在钢筋混凝土开发使用上的、扭捏的一步,只是将它几乎作为木构架或钢构架的一个代用品,而不是发掘它内在的潜质。

《西方建筑史:从远古到后现代》

富兰克林路公寓,与略晚一些麦金托什的格拉斯哥美术学院( Glasgow School of Art)图书馆侧厅、霍夫曼的斯托克莱府邸(Palais Stoclet)、赖特的拉金大厦 (Larkin Building)、贝伦斯在柏林的德国通用电气公司涡轮机工厂(AEG Turbine Factory)以及少数一些其他作品,必定会归于最具影响力的早期现代建筑之中。然而,佩雷的强项恰恰在于以权威的方式宣示出新材料在植根于传统的遣词中所具有的潜力。

《 20世纪世界建筑史 》

对立

柯布西耶曾是佩雷的员工,他比任何人都更理解并理论化了将结构创新与居住创新结合起来的必要性。工程要求和设计要求之间的紧张关系,在这里被打开,直到今天仍然是建筑学的核心论题。

除了他建筑艺术的清晰性以及在自己的作品中所达到的杰出的精致性之外,佩雷作为理论家的重要性表现在他的思想的格言性和辩证性——表现在他对一系列两极对立所赋予的重视上诸如:秩序与无序、框架与填充、永久与临时、活动与非活动、理智与幻想等等。类似的对立在勒·柯布西耶作品的里里外外均可发现。

然而,在1925年装饰艺术博览会上,这两位人物已经开始分道扬镳,这不仅表现在他们的展览结构中,还表现在理论观点上,因为再没有比佩雷的原则与勒柯布西耶一年后于1926年发表的《新建筑五要点》更迥然不同的观点了。

《现代建筑:一部批判的历史》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