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古斯特·佩雷 Auguste Perret

1874-1954

木结构与混凝土结构

佩雷特不像高迪那样自由和表现主义,他认为混凝土承载特性的视觉表达和结构特性一样重要。本着 维奥莱·勒·迪克(Viollet-le-duc)的精神,佩雷致力于将建筑和工程结合起来,而不是像高迪那样探索其可能性。作为一名土木工程师,佩雷特对建筑自由有着深深的不信任。

开始时,建筑只是木结构。为了避免火灾,人们用硬质材料建造房屋,但是,木框架的权威如此强大,以至人们模仿其所有细节,乃至一个钉头。

奥古斯特·佩雷《一种建筑理论》巴黎,1952年

弗朗索瓦·埃纳比克(Francois Hennebique) 的系统仅仅代表了在钢筋混凝土开发使用上的、扭捏的一步,只是将它几乎作为木构架或钢构架的一个代用品,而不是发掘它内在的潜质。

《西方建筑史:从远古到后现代》

有两本书似乎对佩雷在1903年建造的富兰克林路公寓建筑中采用柱梁式混凝土结构产生了影响:奥古斯特·舒瓦西(Auguste Choisy)的巨著《建筑史》(1899年)以及保罗·克里斯托夫论《钢筋混凝土及其应用》(1902年)。前者把希腊的柱梁式结构奉为此类结构的古典先例,后者则对钢筋混凝土框架的制作及设计提供了定义性的技术方法。

舒瓦西当时是道桥学院的建筑学教授,他培育了一种决定主义的历史观,认为各种建筑风格不是时髦的游戏而是建筑技术发展的逻辑结果。他对这些技术决定的风格中最为倾倒的是(遵循维奥莱-勒-杜克的观点)希腊与哥特式,他对前者的论述使他成为古典理性主义最后一名有影响的理论家。舒瓦西是一长列理性主义者的继承者,其中包括加代(Julien Guadet)、拉布鲁斯特(Henri Labrouste)以至18世纪的理论家德科尔德穆瓦神甫(Abbe de Cordemoy)与洛吉耶(Marc-Antoine Laugier)。与这一学派的多数支持者一样,舒瓦西并不认为希腊人把木结构形式移植为石砌结构中多立克柱式的做法有何非理性之处。

《现代建筑:一部批判的历史》

钢筋混凝土的使用

佩雷特位于巴黎富兰克林街的公寓楼,位于巴黎一个时尚街区,旨在证明,在一个大多数人认为混凝土只适合工厂和仓库的时代,混凝土是可以应用于一般的建筑。

对立

柯布西耶曾是佩雷的员工,他比任何人都更理解并理论化了将结构创新与居住创新结合起来的必要性。工程要求和设计要求之间的紧张关系,在这里被打开,直到今天仍然是建筑学的核心论题。

除了他建筑艺术的清晰性以及在自己的作品中所达到的杰出的精致性之外,佩雷作为理论家的重要性表现在他的思想的格言性和辩证性——表现在他对一系列两极对立所赋予的重视上诸如:秩序与无序、框架与填充、永久与临时、活动与非活动、理智与幻想等等。类似的对立在勒·柯布西耶作品的里里外外均可发现。

然而,在1925年装饰艺术博览会上,这两位人物已经开始分道扬镳,这不仅表现在他们的展览结构中,还表现在理论观点上,因为再没有比佩雷的原则与勒柯布西耶一年后于1926年发表的《新建筑五要点》更迥然不同的观点了。

《现代建筑:一部批判的历史》
Immeuble Raynouard 奥古斯特·佩雷 Auguste Perret
Immeuble Raynouard
奥古斯特·佩雷 Auguste Perret Salle hypostyle ©Benoît Fougeirol
Salle hypostyle ©Benoît Fougeirol

相关内容

    […] 让纳雷在奥古斯特·佩雷(Auguste Perret)事务所工作了14个月,参与的项目包括各种私人住宅委托、里约热内卢的一家酒店和阿尔及利亚的一座大教堂。 […]

    […] 佩雷兄弟是我的马刺,这些强悍的人时时提醒我,时时督促我:通过他们的作品,通过他们的博学,他们告诉我:“你一无所知。”对罗马文明的研习,使我开始怀疑建筑不是单纯追求形式的和谐,它一定还意味着别的什么……我现在还不得而知。我开始研究机械,还有力学;这些知识我生生啃了一个夏天。多少次我曾自欺欺人;今天,我愤怒地发现关于现代建筑的知识我还有那么多漏洞。 […]

    […] 奥古斯特·佩雷先生︱建筑师︱学府路9号︱本市︱1908年4月15日,于巴黎 […]

    […] 随后登场的将是您以混凝土为骨架的建筑,您的剧院,纵观历史,我探寻伟大建筑诞生的缘由。站在一个独特的角度,我发现,人类所有的努力和天赋都倾注于一点一创建一个有机的生命体! 就像一个人,拥有心脏、消化系统,还有提供运动的肌肉。而人体看上去是那么美。同样地,拥有根基、身体和生命的建筑,才是美的建筑。奇妙的二重性,有创造力的无所畏惧的工程师同伟大的交响乐作者的合奏,以 达到一种悦耳的精神上的有启发性的令人陶醉的和谐。 […]

    […] 让我们先来说说奥古斯都·佩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