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奥莱·勒·迪克 Viollet-le-duc

1814-1879

在12世纪后期的世俗建筑中所引入的这些原则与方法,不费吹灰之力就使它们自身适应了那些新材料的应用。

维奥莱·勒·迪克 Viollet-le-duc

 …船舶建筑师和机械工程师是不会在建造蒸汽船或火车时寻求唤起路易十四时代的帆船或驾辕马车的形式。他们毫无疑问地服从于他们的新原则,并制造出他们自己的特点和适当的风格。

维奥莱·勒·迪克 Viollet-le-duc

他更倾向于认为,中世纪建筑的价值要优于希腊建筑,理由是前者更为“诚实”地表现了材料和建造。

历史、风格与新材料技术

维奥莱-勒-迪克在其著作中建立了一种建筑史模式,将建造和材料的坦率表达与不断发展的历史进程结合在一起。维奥莱-勒-迪克已经越发清晰地认识到铁和平板玻璃等新材料的重要性,主张19世纪必须努力形成自己的技术,变革社会和经济的条件。

这一观点在理论上无可非议,但问题仍在于:应在何处发掘这一新风格的形式?对此,可能的答案多种多样。一种极端的观点认为,它取决于个体的发明创造;而另一种极端观点则认为,只要建筑师合理正当地解决新问题,新风格就会水到渠成。相对而言,还有为数不多的观点认为,即使经过高度抽象,“新”建筑终究不过是旧要素的拼凑而已。

《 20世纪世界建筑史 》

结构的理性主义

在建筑中,有两种做到忠实的必要途径。一是必须忠实于建设纲领;二是必须忠实于建造方法。忠于纲领,指的是必须精确和简单地满足由需要提出的条件。忠于建造方法,指的是必须按照材料的质量和性能去应用它们。对称性和外观形式等纯艺术问题在这些主要原则面前只是次要的。

维奥莱·勒·杜克《建筑论文集》,1863—1872年 , 现代建筑: 一部批判的历史

维奥莱勒迪克结束了历史主义,这也就意味着他唤醒了法国沉寂的建筑理论,这种理论不是将哥特大教堂从形式上或象征性上,而是从其结构的理性主义上加以解释的。

《西方建筑史:从远古到后现代》
Gallery-for-the-castle-of-Pregny-1875

相关内容

    […] 佩雷特不像高迪那样自由和表现主义,他认为混凝土承载特性的视觉表达和结构特性一样重要。本着 维奥莱·勒·迪克的精神,佩雷致力于将建筑和工程结合起来,而不是像高迪那样探索其可能性。作为一名土木工程师,佩雷特对建筑自由有着深深的不信任。 […]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