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吉耶 Marc-Antoine Laugier

洛吉耶 论建筑
Marc-Antoine Laugier’s Essai sur l’architecture
Marc-Antoine Laugier’s Essai sur l’architecture

原始棚屋

洛吉耶在寻求建筑学的理性源泉方面比佩罗走得更远。他的终极原型既不是哥特式构架,也不是希腊柱式,这一终极原型是从维特鲁威提出的一个历史虚构中演绎出来的:最早的建筑是一个原始棚屋的概念,这是一个比4棵树和一个简单的横梁式结构多不出什么来的架构,那几棵直立的树,支撑了一个开敞的由原木和树枝组成的过梁和斜屋顶的上部结构。维特鲁威和他文艺复兴的追随者们一直仅仅看做是建筑之胚胎的最初阶段的东西,洛吉耶现在却将其作为一种绝对的理想。他的原始棚屋的理想与洛克(Locke)的无字白板(tabula rasa)和卢梭(Rousseau)的高贵的野蛮一样引人注目。

西方建筑史: 从远古到后现代. 

理性主义

洛吉耶否认建筑学中的绝对法则,唾弃迂腐的学术趣味,主张最好的形式应该根植于功能或结构的需求。这种所谓的“理性主义”教条在19、20世纪以各种面目反复出现。它构成了让-尼古拉-路易·迪朗( Jean Nicolas Louis Durand)在19世纪初提出的物质主义建筑体系的基础,后来又在训练有素的工程师那里被发扬光大。

《20世纪世界建筑史》

适度装饰

对维特鲁威正统观念的挑战,在德科尔德穆瓦神甫(Abbe de Cordemoy)编纂的《对各类建筑的新论文集》(1706年)一书中得到了规范化。维特鲁威把建筑的属性归结为实用、坚固、美观,而科尔德穆瓦则代之以配置、分布、适度三原则。其中前两个原则涉及古典柱式的正确比例和它们的合理分布,而第三个原则提出了适宜性的概念,在此,科尔德穆瓦反对以实效和营利为目的,从经典建筑或名作中寻章摘句。因此,除了对“旧政时期”最终的浮夸、公然的矫揉做作的巴洛克风格的批判外,科尔德穆瓦的《论文集》预示了雅克-弗朗索瓦布隆代尔( Jacques Francois Blondel)对运用恰当的表现方法和有区别的外观来适应不同建筑类型的社会特性的关注。当时的时代已经面临要表现远为复杂的社会的任务。

在坚持必须审慎地采用古典做法的同时,科尔德穆瓦还关注于形体上的纯粹性。他反对巴洛克那种不规则的柱列、破口的山花和扭曲的柱子。装饰必须适度。科尔德穆瓦关于许多建筑物根本不需要装饰的论点比阿道夫洛斯( Adolf Loos)的《装饰与罪恶》一书早了二百年。他偏爱无柱的砖石建筑和矩形结构,他认为独立柱具有一种纯建筑的本质,这一点已经由哥特式大教堂及希腊神庙所证明。

洛吉耶神甫( Abbe Laugier)在他的论文《论建筑》(1753年)中重新诠释了科尔德穆瓦,提出了一种通用的“自然”建筑艺术,一种由四根树干支撑坡顶的质朴的“原始小屋”。与科尔德穆瓦一样他主张将这种原始形式作为一种古典化哥特式结构的基础,在这里没有拱券、没有柱础,也没有任何其他形式上的呼应,在柱子之间将尽可能全部装上玻璃。

现代建筑:一部批判的历史

论建筑 Essai sur l’architecture

在建筑界,这一切都随着1753年Marc-Antoine Laugier洛吉耶的论建筑的出版而公开。1775年翻译成英文后,它成为关于建筑生产本质的讨论热点。与阿尔贝蒂的建筑十书、帕拉迪奥的建筑四书以及克劳德·佩罗翻译的维特鲁威的法语译本不同,劳吉尔的作品没有指向古典的过去,而是指向更早的“原始”过去。

原始主义

这是现代艺术和建筑中原始主义的开端。劳吉尔既不是一位建筑师,也不是一位绅士的鉴赏家。他是一名耶稣会教士,在即将爆发起义的气氛中,他是一位慷慨激昂的演说家。与之前的作家不同,劳吉尔不赞成把壁柱当作“赝品”来使用,因为这样做无助于物体的实际坚固性。但对于劳吉尔最关键的一点是,其设计背后的原始小屋。据劳吉尔说,这个小屋只有柱子、门柱和山墙。拱顶、拱门、基座和壁柱都不是这个系统的一部分,因此他认为不应该使用。甚至连古典建筑中的另一个重要元素拱廊,也被Laugier列为“滥用”。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