尺度 Scale

互为尺度与尺度危机

一直以来,西方建筑都以人为尺度,但建筑实际上是可以在人之外自为尺度,互为尺度的。

彼得·埃森曼 Peter Eisenman

所有的传统中国城市建筑都是主体移心化的结果,它们与其说是以主体的个人为尺度不如说是按照一种社会价值体系的法则而不断变动,互为尺度。

王澍 Wangshu

粒子和原子的世界,昆虫和动物的世界,人类的世界,整个地球和外太空,它们组成了一系列更加宽旷的世界,彼此相邻的两个都略有不同。让这些世界的细小差异变得清晰而明显,同时令整个世界呈现出丰富的多样性的就是形制。

对建筑理念的拓宽使得我们能够掌握更多的形制体系。即使我们并不改变它的范围,也能通过在建筑中的一些微小的改变,使其呈现出多形制的效果。又或者,我们可以把建筑形式变成小而疏或狭而宽,那么也许就能在许多物体之间建造房屋大楼。

石上纯也 Junya Ishigami

在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中,尺度已经具有了很大的问题,这是由于我们视野的范畴以及感知力的范畴已经改变了。一方面,有了由卫星或电脑生成的地球模型,与我们稍早的祖先相比,我们能看到的尺度更广;另一方面,我们能够观察微观结构,它们如同就在我们眼皮底下一样。而在传统的距离上,我们却难以应对环境了。

科学以及常用于展示科学的电脑生成的图像在这个尺度危机中扮演着一定的角色。对科学的观念与对科学的表达塑造了我们对世界的愿景。在其中,信息起着关键的作用。信息忽视了大、中、小之间的区别,忽视了宏观与微观之间的差异……极大与极小之间的模糊及由此带来的主要后果是尺度的危机,这也倾向于反映了我们社会在本质上的进化。

安东尼·皮康 Antoine Picon


此处内容需要付费才能显示

¥9立即支付 升级VIP 付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