尺度 Scale

  1. 与身体关联的尺度
  2. 与材料关联的尺度

尺度的相对性

在一个尺度较大的环境里,只有眼睛和头来回转动才可以观察。这种合成的视觉经验与观看小模型产生的视觉经验有本质的不同。例如,模型的窗户之间的间隔可以很容易被眼睛连接起来,窗户和间隔之间的有节奏的转换会产生了深刻的印象,因为水平的一排是被作为个整体进行观看的。然而,当从近处看实际建筑时,窗户之间的距离看起来如此大以至于这种视觉单元的转换不能察觉到了。

随着尺寸的增加,建筑的外壳看起来越不结实,尽管它的体积是按比例扩大的。一面墙的构造随着面积的增加需要给予更多的实体,如果少了,在巨大的空虚的空间的冲击下似乎会胀破。

我们观看的建筑物并不只是它实际的大小,而是当我们的眼睛从小单元爬升到一个个逐渐增大的单元时所得到的尺寸,直到整体尺寸通过仔细研究的尺寸范围能够被感知测量为止。在很大程度上,大小是内部关系中的一个根源。

鲁道夫·阿恩海姆 Rudolf Arnheim

事实上,人类对尺度的感知,无论自然之物还是建筑,依赖于其所激发的想象,而不是肉眼所见的的真实度量。

约翰·拉斯金 John Ruskin

神奈川工科大学KAIT工房一直到设计的中途,整个建筑物的天花板高度都是设定在3米左右高噢。不过,有一天我突然察觉到若真的这么做的话,那么这个以柱子的配置所构成的,在水平方向上所延展的空间将会太强烈,因此把整个高度抬高到4.8m高为止。

石上纯也 Junya Ishigami

如果在包厢内的人不能向外看向一个大空间的话,剧院包厢的小是让人不能忍受的。

阿道夫·路斯 Adolf Loos

圆柱当它们太短的时候,似乎在线脚口和基础之间挤压,但是当它们太长时,不能充分满足阻力而建立起它们自己的矢量中心。有时类似的情况发生在建筑物和街道之间的关系中。只有当街道恰好具有合适的宽度,它才能把自己建立为带有它自已矢量场的视觉物体,积极抵抗来自另一侧建筑物的力量。

鲁道夫·阿恩海姆 Rudolf Arnheim

尺度危机

在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中,尺度已经具有了很大的问题,这是由于我们视野的范畴以及感知力的范畴已经改变了。一方面,有了由卫星或电脑生成的地球模型,与我们稍早的祖先相比,我们能看到的尺度更广;另一方面,我们能够观察微观结构,它们如同就在我们眼皮底下一样。而在传统的距离上,我们却难以应对环境了。

科学以及常用于展示科学的电脑生成的图像在这个尺度危机中扮演着一定的角色。对科学的观念与对科学的表达塑造了我们对世界的愿景。在其中,信息起着关键的作用。信息忽视了大、中、小之间的区别,忽视了宏观与微观之间的差异……极大与极小之间的模糊及由此带来的主要后果是尺度的危机,这也倾向于反映了我们社会在本质上的进化。

安东尼·皮康 Antoine Pi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