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易斯·沙利文 Louis Sullivan

1856-1924

装饰

在这片土地上,当代的建筑师,不得不面对新的挑战,诸如各种社会条件的演变和整合、它们特定的分类方式,以及由此产生的对高层办公建筑的需求…

于是,就产生了这样的问题:

怎样才能使这些乏味、生硬、以令人惊叹的方式体现了无尽冲突的庞然大物变得优雅?换言之,怎样才能从这些奇异怪诞的现代屋顶的骇人高度中感受到情致、优美以及对更好生活的崇尚?

路易斯·沙利文,1896年

我要说,为了美学的利益,我们在若干年内应当完全避免装饰的使用,使我们的思想高度集中于那些造型完美且适度裸露的建筑上,为此,我们不得不接受一些违心的事物,并通过对比懂得:当一个人以自然的、善意的和完整的方式思索时,将会产生多么好的效果…

然而,我们也学到:装饰是精神上的奢侈品,而不是必需品,因为我们发现了未经装饰的物象的巨大价值,也发现了它们的局限性。

我们内心中有一种浪漫主义,一种强烈的表现它的愿望。我们直觉地感到我们的那些强劲有力的体育健儿式的简单形式将会从容不迫地穿上我们梦寐以求的衣着,我们的建筑将披上诗意和幻想的外装。半掩在经过精选的织布机和矿山产品之中,它们将以双倍的力量吸引着人们,就像一首以和谐的声音和美妙的旋律所谱成的乐曲一样。

 路易斯·沙利文(Louis Sullivan)《建筑的装饰》,1892年
Guaranty/Prudential Building,1895 © Mary Ann Sullivan

高层建筑

高层商业建筑的压力来自地价,地价的压力来自人口,人口的压力来自外界…但是一幢办公楼不可能在没有垂直运输手段的情况下,建造出超出走楼梯所允许的高度。因此,这些压力就转移到机械工程师头上,他们的创造性想象力和孜孜不倦的努力产生了乘客电梯。然而,砌体建筑的特性又内在地限制了它的高度,因为人口的增加使越来越厚的墙体越来越多地吞噬了土地和楼板面积…

芝加哥建造高楼的活动终于吸引了东部轧钢厂地方销售经理们的注意力,于是把他们的工程师打发去工作。这些工厂过去一直在为桥梁工程生产型钢,因而已具备了基础。需要的只是在销售方面有些基于工程想象力及技术知识的远见。这样,采用一种可以承载全部荷载的钢框架的念头就出现在芝加哥建筑师面前…

戏法变过来了,阳光白日下迅速出现了新事物芝加哥建筑师们欢迎这种新框架并开始运用它,而东部的建筑师们却吓得目瞪口呆,无所作为。

 路易斯·沙利文(Louis Sullivan) 1926年发表的一篇论文《一个观点的自传》

Form Follows Function

形式(装饰)尾随功能(结构)?

他有一句著名的格言“Form Follows Function”,这句话对他来说,并不仅仅意味着功能主义,其中还有更为复杂的内容,不幸的是功能主义者们却常常引用这句话。

如果沙利文是一位理性主义者,那么他更应该是一位进化论者。他所最喜欢的一个词是“有机”。 “功能”不是机械地引导出“形式”,而是“有机”地和“进化”地引导的。

社会的和材料的环境,这些方面的需求是如此迫切,对建筑学提出了进化论方面的挑战,对此,建筑学的反应是以有机的方式演化出新的形式来满足这些需求。建筑师,对于沙利文来说,变成了一种自然的力量这是与早期现代主义激烈的创造性个人主义氛围相一致的一种教条。从忠实于历史风格的窘况中解放出来,设计者就有可能产生一种机械生成论的解决之道来满足建筑中有生命力的装饰和有活力的存在。沙利文的生物形态的装饰是非同寻常的,因为他并不是倾向于描述任何特殊的物种,而是描述植物进化本身的过程。因而,一座在创作过程中的建筑物就变成了一个既有机械生成论的又有生物形态进化力的对象。

《西方建筑史:从远古到后现代》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