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如此︱阿道夫·路斯1900-1930年文集

  • 《另类》(1903)
  • 来自我生活中的小故事(1903)
  • 陶器(1904)
  • 维也纳最美建筑室内、宫殿、濒危建筑、新建筑和散步小径——答调查问卷(1906)
  • 我的建筑学校(1907)
  • 文化(1908)
  • 多余的“德意志制造联盟” (1908)
  • 文化的堕落(1908)
  • 装饰与罪恶(1908)
  • 回《玩笑》——回复那些调笑《装饰与罪恶》的人(1910)
  • 建筑(1910)
  • 小插曲(1909)
  • 呼吁维也纳公民——写于吕戈尔去世那天(1910)
  • 关于我在圣米歇尔广场的房子的两篇文章和一封信件(1910)
  • 音效的秘密(1912)
  • 贝多芬生病的双耳(1912)
  • 卡尔•克劳斯(1913)
  • 山区的建造规则(1913)
  • 家乡艺术(1913)
  • 住手! (1917)
  • 告别彼得•艾滕贝格(1919)
  • 国家与艺术一引自“艺术局纲领”前言(1919)
  • 答读者问(1919)
  • 迁居者的日常生活(1921)
  • 学习生活! (1921)
  • 家具的废除(1924)
  • 装饰与教育(1924)
  • 阿诺德·勋贝格和他的同时代人(1924)
  • 现代住区(讲座)(1926)
  • 短发——答调查问卷(1928)
  • 家具与人——写给一本手工书(1929)
  • 约瑟夫·费里希(1929)
  • 奥斯卡·柯克西卡(1931)

云盘阅读

以下内容为外部下载链接,内容结果来于蜘蛛程序对云盘共享资源的自动抓取。若权利人发现电子版书籍或者PDF文档中任何内容有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断开链接。



此处内容需要付费才能显示

¥9立即支付 升级VIP 付费内容

相关内容

    […] 他说道:“教授!如果我像你一样对骑术、马匹、皮革,还有马鞍一无所知,我也会有和你一样的想象力!”

    他从此愉快满足地生活,并且制作马鞍。

    至于现代?他不知道。马鞍罢了。 […]

    […] 这就是阿道夫·卢斯建筑学校成立的原因。[…]

    […] 18世纪把科学从艺术中解放了出来。19世纪清楚地区分了艺术和手工艺。[…]

    […]希腊人把他们的创造力挥洒在柱式上,而罗马人将其运用在平面图上。能够解决大尺度平面的规划问题的人,无意创造出新的线脚样式。 […]

    […] 尽管如此︱阿道夫·路斯1900-1930年文集 […]

    […] 只有你们自己能布置你们的家,因为首先只有这样做,它才能真正成为你们的家。如果让别人,不管是画家还是室内装饰师来布置,那它就不是一个家。它顶多只能算一系列酒店房间,或者是对一间住所的嘲弄。 […]

    […] 十年前我曾试图描述这两种文化的异同:拉丁文化,是猫的文化;日耳曼文化,是猪的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