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1年11月,致奥古斯都·克里普斯坦因信

哈德良别墅,卡拉卡拉大浴场,君士坦丁巴西利卡,还有庞贝古城!没什么好说的,这些都是必去的。那么你要问我了,是否去了希腊咖啡馆?很不幸,没有。我错过了希腊咖啡馆,我没找到。我也没有去参观众多的绘画博物馆。多么丑陋的画作!灰的,黑的,毫无美感可言;原始先民们,他们还不了解技巧,不了解尺度,不了解色彩。

旧宫,怎样一座蛮族的破房子呀! 佛罗伦萨市政广场真是倒胃口,让我觉得马哈茂德”的帕琦咖啡都索然无味。乔托钟楼却还不错,到15米高的位置都还算成功的设计。圣洗礼堂,我喜欢。至于圣母百花大教堂,它的穹顶对于佛罗伦萨这样一个城 镇来说是足够完美了。是的,于我,佛罗伦萨是个城镇;罗马则是一座城 市。圣彼得大教堂便是这座城市的冠冕。罗马是一座没有外形没有灵魂的城市。不及斯坦布尔,不及雅典!但罗马有古老的罗马风格的砖石建筑; 而且,天啊,岁月已剥去它所有大理石的饰面。于是,便有了雄浑壮阔独一无二的罗马,一座建筑的博物馆。

你当初在庞贝古城的中央广场上待了多久?是不是同我一样逗留了整整五天呢?究竟是什么吸引了我们呢?

美第奇家族的圣洛伦佐教堂倒是令我着迷。

其他的,我对意大利便毫无留恋了,向它道声永别。我所想往的是统 一和谐占主导的国度。从雅典折回,我的下一站是埃及。帕特农,天啊! 我还从未如此惊叹过。我的眼睛一刻也不能从它身上移开,我已被它深深吸引。在那里,我见识了美!我不记得是否曾向你提起过,在希腊看到一 张金字塔的照片使我下定决心绕道去埃及。去那里确实需要坚定意志。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