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 Wall

带来额外重量的是墙,影响建筑优美的还是墙。墙出现得越少,建筑就越美。完全没有墙的建筑就是最完美的。

马克-安东尼·洛吉耶 Marc-Antoine Laugier

垂直和水平之间的关系(重力)不仅仅决定了墙的特定形状,而且也在知觉上确定了它实际上是墙。每一个视觉物体都作为视觉力的结构而出现。这种结构就是视觉物体,因此,就二维延展而言我们所称的墙就是当适当的刺激物映入眼帘时而在我们的神经系统中引起的垂直和水平状态的特殊的相互作用。通过观看缺乏连接的大而空的墙,人们可以证实这种要求的正当性。它们看起来十分脆弱,因为需要建立起牢固的知觉力太弱。如果没有这种牢固性,墙就不能履行它明显的动力作用——作为堵住我们通路的障碍。作为观者前进的一个障碍,墙在三维空间里表现出它的特征,但是只有当它的二维首先牢固地建立起来,才可以这样。

鲁道夫·阿恩海姆 Rudolf Arnheim

墙的矛盾性

从军事到情爱、从粗糙的坚固壁垒到精妙的心理屏障,围合结构的领域隐含着暴露倾向或窥视心理。

伯纳德·屈米 Bernard Tschumi

墙壁和垂直结构承载着天花板和屋顶,引导我们的行动,包围我们的活动和物品,容纳我们并引导我们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墙体分隔出空间,起限定与保护的作用,这是我们得以栖息根基。按照马丁·海德格尔的说法,居住(dwell)……意味着平静,被带到平静,保持平静。平静这个词,按照弗瑞德的意思,是自由,das FryeFrye的意思是:免于伤害和危险,免于死亡,受到保护。栖居的基本特征就是这样一种保护。

皮耶.冯麦斯 Pierre von Meiss

作为物体(Object)的墙

一个人很少触碰墙壁,就像一个人绕着桌子走一样,会留下一个“物体周边”的空隙。墙壁正对着我们的眼睛。它们的调性,它们的纹理和它们传递信息的能力,从根本上决定着一个场所的特质和氛围。

皮耶.冯麦斯 Pierre von Meiss

厚墙与薄墙

覆壳(Cladding)

据半坡材料,可知柱和椽是先于墙出现的。初期没有墙体,围护结构的“四壁”是削地而成。墙体出现之初,它与屋盖区分并不明确。

中国古代建筑技术史

钢结构使墙成为任何想要的形状成为可能……人们可以把圆顶从上面变换到侧面,这会使我们坐在桌子旁边时能够通过侧面或向上来观察它们的效果。曲面在墙的下部也是有效的,尤其是在较小的屋子里,它们决不忠实于垂直。建筑平面图的重要性因此就被强烈减少,建筑物的轮廓得到了新的重要性。

保罗·舍尔巴特 Paul Scheerbart

铁的用途就是将很高的承载能力浓缩到纤细的结构上……铁拓展了空间。墙面可以变成透明的玻璃外壳……这导致了新的设计规则。

希格弗莱德·吉迪恩 Sigfried Giedion

对于建筑而言,墙壁是什么,窗户是什么?通常都会觉得“窗户是在墙壁上开口,其实不尽然。事实上,在建筑中,用墙壁来填补大面积窗口(开口)的施工方式比较多。

增田奏 Susumu Masuda

墙与顶的界限

墙壁和天花板之间的“高墙”是崇高和不可触摸的角色。在具体的设计中,它们可能更多地属于墙壁,也可能更多地属于天花板。

皮耶.冯麦斯 Pierre von Mei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