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1年7月28日,致卡尔·恩斯特·奥斯特豪斯信

拜占庭表现得很是低调,看不出苏丹王国遗留的半点富丽堂皇。

几周以来,我一直寻寻觅觅,每天都努力着揭开这梦想之地的神秘面纱。我曾对君士坦丁堡抱着怎样的幻想啊!

不过我并不觉得失望。我在一点一点澄清我的幻像,使我的想像一步一步更接近现实。我爱上了斯坦布尔我几乎走遍了它的大街小巷;尽管粗笨的大型木构建筑着实无趣,但其民间的风俗还是极有特色的。

我爱所有懂得生活的人。我觉得佩腊之令人赞叹在于它周围的地貌, 剧烈的地质构成所造就的地壳形态;七座主峰凛然地骄傲地环抱着热那亚 人壮丽的加拉达塔。圣索菲亚大教堂,远望气势恢宏,可惜并构不成君士坦丁堡的心脏。它的室内更是糟糕:昏暗的光线下,室内弥漫着嗡嗡的诵读可兰经的声音,夹杂着信徒们向墙上泼洒泉水和滚动念珠时发出的窸窣声!

斯坦布尔缘何如此灰暗?斯坦布尔应当是纯白的,清真寺应当是光彩 夺目的!光线应当是有色的生动的,而不应当是苍白无力的!西涅克示的 色彩回荡在我的脑海中。我抱怨他欺骗了我们的眼睛;但我也钦佩他,他懂得如何去爱这里的混乱,并引发出如此美妙的幻像!每天清晨,黎明之前,我站在窗口,守望那巨大的金色的天体向上攀升,目睹它的光辉穿透金角湾蒸腾的云雾……西涅克对我依然是个谜。

Les bricks-goélettes. Antibes ,Paul Signac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