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4年7月1日,致奥古斯都·佩雷信

随后登场的将是您以混凝土为骨架的建筑,您的剧院,纵观历史,我探寻伟大建筑诞生的缘由。站在一个独特的角度,我发现,人类所有的努力和天赋都倾注于一点一创建一个有机的生命体! 就像一个人,拥有心脏、消化系统,还有提供运动的肌肉。而人体看上去是那么美。同样地,拥有根基、身体和生命的建筑,才是美的建筑。奇妙的二重性,有创造力的无所畏惧的工程师同伟大的交响乐作者的合奏,以 达到一种悦耳的精神上的有启发性的令人陶醉的和谐。

每当创作的时候,每当要确定一个方案的时候,我还是会感到犹豫和不安;但比起虚张声势而言,这种犹豫和不安在我看来倒是一种有益的健康的力量。在斯特拉斯堡,我感觉到一种乘着音乐的翅膀向上的冲动和欲望;而在这里,在科隆,这德意志制造联盟举办的迄今为止独一无二 规模宏大的展览之中所流露出来的却是极度的肤浅和自满!我如此苛刻的评价,是基于理想的标准;当然,其中还有很多值得肯定的地方。

幸运的是,日子总是一天天的过;我们可以从过去中吸取教训,检点自己愚蠢的行为。感觉有点现实,有点可悲。于是,眼前又浮现出在比萨看到的奥尔卡尼亚的两幅画作:《三个生者与三个死者》、《沉思生活之凯旋》。这就意味着,把全部的激情投注到作品中去;这就意味着,应当把握自己的意志,而不是任日常生活将其磨灭。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