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名状——情欲隐喻

在追求没有隐喻的语言中,现代主义只容许了两种特殊的隐喻,一种来自语言,另一种来自科学。

词语与建筑物

语言在描述感性和潜意识方面的无能,成为现代主义粗暴地压制它们的理由。

“看见与理解之间”这一小节,作者讲了柯林·罗是如何在这狭缝中采用“借尸还魂”的技法来探求描述感觉的可能性。在这个“借尸还魂”的过程中,必然要求把感性的感知压抑到一个相当抽象的程度,从而制服人生来就是混乱的知觉。

建筑是用其自身来表达,既无语言又无声音,只是以它屹立在那里的形象和彼此的关系来表达,形象因光线而照耀的很清楚,屹立的关系则无须任何实际作用和描述,那是你在心灵里的数学的创造,这就是建筑语言了。籍着无生命的材料和多少有点实用的阴影,你建立了某种关系,使由然而生感触之情,斯之谓建筑。

空间诗语是空间最高的最终的表达,但它不是对一个已成熟的思想的再现,而是对某种情绪的再现。

死屋手记·空间诗语结构

情趣

事实上,东方人并不喜欢用“诗意”这个词

童寯先生强调情趣在造园中的重要性。

随意性和不可解读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