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与面积

时间、空间的度量,把时间和空间,与人们的具体活动的事件分离开来。

时间与面积作为媒介,改变了看待和了解事物的方式。人们开始忽略不同时间与空间的差异性。

时间的度量

分分秒秒的存在不是上帝的意图,也不是大自然的产物,而是人类运用自己创造出来的机械和自己对话的结果。

在这个过程中人们学会了漠视日出日落和季节更替。

尼尔·波兹曼 Neil Postman

时钟是一种动力机械,其“产品”是分和秒;就其本质而言,它把时间和人们的具体活动的事件分离开来了,帮助人们建立这样一种信念:即存在一个独立的、数学上可度量其序列的世界,这是科学的专门领域。在人们日常生活的经验里,并不很容易找到这种信念的基础。一年365天的长度并不是均匀的。

抽象的时间成了新的显示存在的媒体。它调节有机体本身的功能:何时吃饭,不必等肚子饿,而是让钟表来告诉我们;何时睡眠,不必等困了,而是由钟表来加以确定。

刘易斯·芒福德 Lewis Mumford

空间的度量

公元14世纪至17世纪之间,在西欧,空间的概念发生了一-个革命性的变化。在这之前空间是由各个层次的价值组成的,现在空间用不同的大小来表示了。

……

这种对透视的全新兴趣,将深度概念置人图画之中,也将距离概念置入人们的头脑之中。

……

从此,所有发生的事件都被纳入一个全新的、理想化的时空网络之中;在这个体系中,最让人满意的事件莫过于直线匀速运动,因为这样的运动能在时空坐标体系之下被精确地再现出来。这一空间秩序还有一个进一步的后果,在此也必须一提:自此以后,人们为了理解一个事物,就必须将之置于确定的时间、确定的空间之中。

刘易斯·芒福德 Lewis Mumford

时空观与数字

时间和空间的范畴原本是分开来的,现在结合起来了:即使时序中并无事件出现,空间内别无一物存在,但有了测得的时间和测得的空间这样的理念,就动摇了早先的无限和永恒的概念,因为测量总得从某时某地开始。于是想要利用时间和空间的渴望爆发了,时空一旦与运动协调起来,就可以加以缩短或伸长:人们开始征服时空了。

……

对于时空的新的态度,影响了工场、账房、军队和城市。节奏加快了;幅度增大了;从概念上,现代文化进入了空间;将运动赋予文化。有了这样的兴趣,随之而来的是马克斯·韦伯所谓的“数字的浪漫主义”。在计时中,在贸易中,在斗争中,人们在不断记数;最后,习惯成自然,只有数字才算数。

刘易斯·芒福德 Lewis Mumford

尼采 数学

王澍 抽象对感性的排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