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与窗 Window

同时,我们悟到,门和窗有不同的意义。当然,门是造了让人出进的。但是,窗子有时也可作为进出口用,譬如小偷或小说里私约的情人就喜欢爬窗子。所以窗子和门的根本分别,决不仅是有没有人进来出去。

若据赏春一事来看,我们不妨这样说:有了门,我们可以出去;有了窗,我们可以不必出去。窗子打通了大自然和人的隔膜,把风和太阳逗引进来,使屋子里也关着一部分春天,让我们安坐了享受,无须再到外面去找。古代诗人像陶渊明对于窗子的这种精神,颇有会心。《归去来辞》有两句道:“倚南窗以寄傲,审容膝之易安。”不等于说,只要有窗可以凭眺,就是小屋子也住得么?他又说:“夏月虚闲,高卧北窗之下,清风飒至,自谓羲皇上人。”意思是只要窗子透风,小屋子可成极乐世界;他虽然是柴桑人,就近有庐山,也用不着上去避暑。

所以,门许我们追求,表示欲望,窗子许我们占领,表示享受。这个分别,不但是住在屋里的人的看法,有时也适用于屋外的来人。一个外来者,打门请进,有所要求,有所询问,他至多是个客人,一切要等主人来决定。反过来说,一个钻窗子进来的人,不管是偷东西还是偷情,早已决心来替你做个暂时的主人,顾不到你的欢迎和拒绝了。

缪塞在《少女做的是什么梦》? 那首诗剧里,有句妙语,略谓父亲开了门,请进了物质上的丈夫?但是理想的爱人,总是从窗子出进的。换句话说,从前门进来的,只是形式上的女婿,虽然经丈人看中,还待博取小姐自己的欢心;要是从后窗进来的,才是女郎们把灵魂肉体完全交托的真正情人。你进前门,先要经门房通知,再要等主人出现,还得寒暄几句,方能说明来意,既费心思,又费时间,哪像从后窗进来的直捷痛快?好像学问的捷径,在乎书背后的引得,若从前面正文看起,反见得愈远了。

这当然只是在社会常态下的分别,到了战争等变态时期,屋子本身就保不住,还讲什么门和窗!

钱钟书《窗》

窗的矛盾性

窗是建筑的重要“功能器官”。物理环境方面,窗是光线与空气的交换通道;感官方面,窗是视线穿越的通道;空间感受方面,窗是内外空间的接合处。形式方面,窗参与了墙面内外的构图。

窗也是一种破坏性要素。破坏了墙体的整体性,成为了结构、热工性能、气密性、防水的薄弱点。

之间的领域 In-Between

路易斯康——窗户房间 Window Rooms

西扎:窗户的设计非常困难

打开两堵墙之间的角部的同时,如果墙和天花之间的角落也被敞开的话,效果会强烈得多:这是传统空间模式的革命,因为它在结构框架(墙、天花或地板相交的地方)表现了自己。

“窗户”不再是墙面或屋面上的开口,而是有框的物体。但是,它们实际上构成面的过渡,因此使得总体形象不那么厚重和“稳定”,而结果是减小了与环境的隔绝。

《 赫曼·赫茨伯格-建筑学教程 》

门和窗是在承重墙结构中处理开口的两种经典方法:是一个通行的地方,一个框定外部景色的“图片”,也是光线和空气的通道。

这些开口的位置和相对大小,它们的形式本身,构成了空间,定义了围合体系的特点,例如,它的厚度。

The door and the window are the two classic methods of handling an opening in a structure of loadbearing walls: a place for passing through, a ‘picture’ framing an exterior view, and a source of light and air.

The position and the relative sizes of these openings, their form itself, structure the space and help define the nature of the envelope, for example, its thickness.

Elements of Architecture:From Form to Place

玻璃与窗

玻璃出现后,窗户的开合与明暗之间的关系开始脱离。

窗户空间

与门相反,窗口作为一个场所的方向性主要是从内到外的。这是凝视的出发点,正是因为这种对“他处”的视角,才使人有了家的感觉。窗户的空间是房间里一个潜在的特殊空间。其与外界的联系诱发特定的行为:靠窗坐观察来来往往的外部而不被发觉,观察自然和天气,阅读或做手工活,种植一些植物。因此窗口不仅仅是为了采光,这可能成为一个内外之间珍贵的地方。一些建筑师,如路易斯康、凡·艾克或赫曼赫兹伯格,在窗空间方面给予了大量的思考。

关于窗户的说法在原则上也适用于落地窗和阳台,它们的私密性稍差。阳台的性质有些不同。它们实际上不提供任何隐私,并且更多地涉及观看和被观看的双重游戏。

《 建筑要素:从形式到场所︱Elements of Architecture:From form to place

Window Research Institute

窗研究所︱Window Research Institute

2013年,作为YKK AP的一个内部部门,成立了窗研究所(Window Research Institute),致力于推动窗户学的发展。2018年7月,窗户研究所重新成立,致力于促进窗户和建筑研究。

作为YKK AP窗口研究所窗口研究项目的一部分,窗口工作学(WINDOW WORKOLOGY)是与东京工业大学塚本由晴研究室实验室合作进行的。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