场域 domain

只要有这么一个空间,它和浩瀚的宇宙相比固然很小,但由于我们是完全直接地感知这种空间,它以三维的体量呈现于我们眼前,这就足以使我们感到自己身体几乎是无限的渺小,这时我们就能直接地获得数理壮美的印象了,如果所觉知的是一个空洞的空间,那可决不能做到这一点,只能是有际限而直接可以感知的空间。

亚瑟·叔本华 Arthur Schopenhauer

“天空最高限度的主观印象是由周围建筑高度和地面的延伸的相互作用引起的。它受屋檐和山墙、烟囪和塔的轮廓的影响很大。一般说来,一个封闭的广场上的高度会被想像为广场上最高建筑物高度的3~4倍。对于一个被突出的建筑物所统治的广场,想像的广场的高度会更高,但在开放的广场,天空的视觉距离仅仅被模糊地惑知。” 保罗·朱克(Paul Zuker)所称的天空的“最高限度”就是我用动力学术语描述的力的视觉场,这种力是通过高度和体积以及也可能由建筑场景的这个总体地貌产生的。对现象的动力理解会使我们把“天空的高度”作为来自地面上建筑力场的范围,但它不会超过一定距离,随着距离的增加,力场便消失在空旷的天空中。

鲁道夫·阿恩海姆 Rudolf Arnheim

我们说当能量集结强时,就是物质;当能量集结弱时,就是场。但在那种情况下物质和场不同,与其说是质上的不同,不如说是量上的不同……通过强调除建筑物体之外生成的场,人们会再一次提出空间问题,但却是在一个不同概念的不同条件下提出的。在传统的评论中空间是一种同质结构,一种墙壁封闭的反形式。对于建筑物而言,它对照明条件及其位置漠不关心。而场的概念却是强调围绕建筑结构那些东西的持续变化。

保罗·波多盖希 Paolo Portoghesi

我对“点彩画”很感兴趣。为什么是点彩?因为如果宇宙中的所有东西都是由粒子组成的,那么高密度的点就可以像一堵墙,而减少墙中点的密度可以把它变成一个空间。如果你以这种方式思考事物,内部和外部不必是独立的实体,它们可以和谐地融合在一起。

妹岛和世 Kazuyo Sejim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