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与柱的纠缠

从萨伏伊别墅说起

为什么要从它说起,并不是因为它多么经典或者完美。恰恰相反,它的内部看起来像一个拙劣的设计:柱子和管道突兀的出现在一些房间的中央。

萨沃伊别墅工程始于1929年4月,而柯布西耶在9月还在写第一卷的序言,那么可以肯定地说,《全集》第一卷的方案,就是挖地下室和铺设排水系统所依据的方案,而《全集》第二卷的方案是最终建成的方案。我们今天所知道的萨伏伊别墅,是两个方案相互妥协的结果。

……如果我们在结构上服从这绝对严格的梁与柱的图解,那么在空间上能创造出如此丰富的多样性则是很有趣的。

《勒·柯布西耶全集》02卷 1929-1934

勒·柯布西埃可能的确是以这样一个规则的体系为出发点,但是,在他的设计过程中,他必定感觉到不仅需要用墙来适应柱子的位置,而且相反地需要移动柱子,以取得正确的形象。利用了墙和柱提供的优势条件,两个系统互相为对方留出余地,因此它们彼此为对方创造了自由的条件。

《赫曼·赫茨伯格-建筑学教程》

柱廊只是开了孔的墙而已。

Colonnades are nothing (but) a perforated wall.

阿尔伯蒂 (1452) ,论建筑

墙对人贡献良多。墙,凭着厚度和强度,它保护人免于毁灭。然而不久,想要往外望的愿望使得人在墙上挖了个洞,墙觉得痛,说:“你要怎么对付我?我保护了你,让你有安全感——而你却在我身上打洞!”人说:“可是我看见了美妙的事物,我想往外望。”墙于是心碎神伤。

没过多久,人不只是在墙上穿洞而已,而且造一座有洞察力的开口,一座以精致石头修饰齐整的开口,在开口的上端放置一方楣石。不久,墙便感觉良好。

仔细想想,建筑上的一桩重大事件——当墙裂开变成了柱。

路易斯·康 Louis Kahn


相关内容

    […] 柱 Pillar […]

    […]墙 Wall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