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弗朗西斯科教堂 S.Francesco in Rimini

这项工程为14世纪的一座哥特式教堂进行一次现代扩建,即使还在其处于未完工状态的时候,圣弗朗西斯科教堂——在人文主义者的语言当中,它被叫做马拉泰斯蒂亚诺神庙(Tempio Malatestiano)——就被认为是历史建筑的一个转折点。

通过这个建筑,阿尔伯蒂使早期文艺复兴建筑脱离了伯鲁乃列斯基的风格,而步人了一个在图像特征上清晰借鉴古罗马样式的阶段。在他长期驻留罗马期间,以及在他的旅行当中,阿尔伯蒂可以系统地探究大范围内的罗马建筑,这个条件是伯鲁乃列斯基不可能具备的,因此,这使他能够重新创作精确的罗马建筑图像,例如石墩上的拱廊、凯旋门、圆穹顶、巴西利卡、神庙、浴室,并且以一种自由但仍然权威的方式来使用它们。他把哥特式的圣弗朗西斯科教堂包裹在一个文艺复兴的外壳当中,来满足宫廷成员建造一个辉煌显赫的纪念性建筑的野心。

马文·特拉亨伯格 Marvin Trachtenberg

侧面是用于墓葬的拱廊,在那里,在建筑外部的侧面,深陷的拱形壁龛由巨大的柱墩支撑,起拱线处坚固的檐口,使柱墩显得格外醒目。 正立面下边部分的设计,令人想起凯旋门的形象。如果中心拱侧面由墙围起来的区域,仍然保留它们最初那样弯曲的结构,不经过连续的方形底座而直接连到地面,那么使人产生这是一个凯旋门的幻觉就会更加的强烈。尽管如此,这个建筑三部分一组的开间、有四槽的半柱以及不完整的檐部等,仍然很像那些在许多保存至今的罗马半圆形拱门阁楼部分下面看到的情形。里米尼是罗马帝国时代一个著名的外省前哨基地,那里曾经有高贵卓越的奥古斯都拱形建筑,这启发了阿尔伯蒂,他在圣弗朗西斯科教堂附墙柱修饰丰富的柱头旁边添加了厚重、以花环作为边框的圆形装饰。厚不透光的墙体,在罗马建筑中是一个完整的元素,也被阿尔伯蒂所恢复:他用一排叠加的柱子和修饰性的浮雕,把正立面已经非常强有力的石头块加厚,并用向外凸起的装饰,来强调侧面拱廊墙壁的厚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