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斯圣母大教堂 Notre-Dame of Reims

到13世纪的第二个十年,教堂的空间已经从一个强调礼拜过程的地方变成了一个更公共的空间,在那里可以看到和崇拜文物。在哲学层面,讨论从礼拜的问题转变为强调光(上帝)和几何学(有序宇宙)的超越性和非物质化的性质。英国神学家、林肯主教罗伯特·格罗斯泰斯特(Robert Grosseteste)读希腊语,熟悉阿拉伯科学评论,他认为,人类所有的知识都源于精神上的光芒。几乎每座教堂都有玫瑰窗,有时开到0 – 30米宽,碰到扶壁的框架,就像法国的欧塞尔大教堂(完成于1234年)。随着这些新观念的出现,对圣母玛利亚的崇拜也出现了。玛丽是基督的母亲,在此之前,她在基督教礼拜仪式中扮演着一个次要的角色;她现在抓住了大众的想象力,我们开始看到她的形象站在圣徒的旁边。在兰斯圣母院(1211 – 90),圣母玛利亚的身影随处可见,不仅代表着圣徒,也代表着基督教会本身。与亚眠相比,这栋建筑在细节上更通风。玫瑰窗左右两侧的高大窗户让整个建筑的视野一览无余,使得上部几乎没有重量。玫瑰花结勉强能挤进分配给它的狭小空间,事实上,中殿虽然和亚眠的相似,但按比例要窄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