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称与不对称

我发现对宏大的热爱,尤其是对对称的热爱,总是和庸俗狭隘联系在一起的。

约翰·拉斯金 John Ruskin

…建筑物各部分那种相互对称,以及对中心轴线的尊崇关系,正在被一种全新的均衡概念所取代,它将相似部分的僵化对称转化为一种不对称但富有韵律的均衡。

瓦尔特·格罗皮乌斯 Walter Gropius
格拉斯哥艺术学院© Alan McAteer

作为美学原则。随着对称性的普及,它已经失去了作为例外的价值,因此也就失去了它集体象征意义的一部分。轴对称的过度使用可能间接地造成了它暂时的声名狼藉。

作为建造的原则。对称是简支梁、框架、拱顶、圆顶等静力学定律中的基本法则。但是,如果合理的结构要求跨度和荷载的对称,它就不会对一组跨度施加等级对称。此外,现代的施工方法,特别是混凝土的连续性和各种增强的可能性,允许我们合理地利用结构不对称。

对称具有一种完美平衡的特质,但它常常会引起一种奇怪的不安。不对称平衡的基本规则比对称的规则更难理解和传达。平衡的反面不是动态,而是不平衡、不稳定、不确定、混乱。在这个游戏中,水平和垂直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另一方面,与重力的体验有关。

皮耶.冯麦斯 Pierre von Meiss
洛桑老城区一所房子的改造 
Galerie Focus,Atelier Cube

密斯为范斯沃斯住宅 的三个不同实体设计了变化的对称轴。这三个不同的实体是:入口的平台、住宅主体的平台,以及玻璃盒子。虽然走上人口平台的台阶和走进住宅主体的台阶完全对齐.但中间的平台本身却脱离 了这条隐含的轴线。相似的是,玻璃盒子也没有对称地放在楼板上,但它却以柱网中心线为对称 轴、发生在玻璃、竖框、柱子、楼板和底座之间,产生的滑动与振荡的感觉,使这些元素具有了复杂而激烈的关系它们看上去虽然是布景化的,但却批判了任何单一的解读一系列对称的局部形成了不同的轴线,这表明总体不再由局部创造。看似古典而对称的整体,被打破成不对称的动态局部。

罗西新设计的公墓与已有的科斯塔墓园就像一幅双折画(diptych),它们既对称又不对称,某些部分相互对齐,而另外一些部分则发生了错位。

彼得·埃森曼 Peter Eisenman

压力曲线和拱的相互关系只适用于对称的静荷载,例如,只有桥梁的自重。变化的活荷载可以无限多样的不对称的组合方式作用于桥上。如果活荷载只作用在桥的一边,拱将变形,使受荷载的一边下垂,而另一边却上凸。如果荷载顺倒过来,则过程适相反。如果两种不对称荷载的作用叠加起来,则在桥每边的弹性变形曲线将形成一个透镜状的区域。这些区域就表示桥梁承受最大的不对称荷载时变形的范围。最大的变形产生在起拱点与拱顶之间的中部即约在跨度的四分之一处。变形大表示弯矩大,弯矩大需要的截面就大。透镜状和拱的造型有明显的相互关系,这个造型是悦目的。它清楚的表达拱的强大力量,特别是承受拱设计中最严重的不对称荷载的能力。

柯特·西格尔 Curt Siegel
萨金纳 托贝尔桥 Salginatobel Bridge
萨金纳 托贝尔桥 Salginatobel Brid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