勒脚 Plinth

将建筑物视为一个孤立的物体,强调了建筑与大地的三个关系:从大地生长出来,放置在大地上,脱离大地

从建筑技术的角度来看, 从大地生长出来会面临最多的问题,因为连续一致的“外层皮肤”受到不同的要求:抵御不良气候,以及外力的破坏,还有防水防潮和抵抗土压力。均质连续的材料,如现浇混凝土和抹灰,几乎不存在问题。暴露在外面的接缝结构则会面临很多问题:砖石、预制混凝土构件和木材、金属薄板或其他轻质覆层。薄弱之处不仅在于接缝漏水,还在于材料本身的防潮性不足(渗水、腐烂等)。另一方面,我们可以通过一系列的方法将建筑物脱离大地,比如高出地面的条形基础和低空架空。

在这两个极端之间,我们可以将建筑放置在大地上,通过布置底座,比如底层楼板或地下室,就能使建筑具有锚固在地面上的效果。然而事实上,立面覆层在到达地面之前已经中断,就会建筑给人一种放置在大地上的印象。

安德烈·德普拉泽斯 Andrea Deplazes

基座具有双重依赖关系:一种是基座与被支撑的建筑物,其构成必须是具体和精确的;另一种是基座与地面的交界处,这是不可避免的,更具一般性。

皮耶·冯麦斯 Pierre von Meiss

只要建筑的底部与地面相连,它的底部就不需要视觉不定空间。然而,当它被看作是悬在地面上的体量时,这时要求有一个合适的不定空间。如果建筑与地面之间的间隔较大,建筑物就会像气球一样飘浮,甚至可能失去与其基础的联系;如果这个空间太小,来自建筑物朝向地面的视觉力可能看起来受到约束,占据了一个与建筑物主体相比显得太小的区域。当勒·柯布西耶设计哈佛大学的卡彭特视觉艺术中心(Carpenter Center for the Visual Arts)时,他意识到,除非下面的较大空间把地面上产生的引力分成更多的独立部分,否则在二层的巨大弧线形的北工作室的水平凸出部分将大大失去向外的推力。由于这个原因,在工作室下面挖了一个本质上非实用的凹洞,把它置于相对修长的底层架空柱之上,因此获得了必要的动力自由。

两个形状的相遇有两种可能的解决方法:或者地面被看作没有被中断、是连续的,或者建筑物被看作穿透了地面。当其中一种形状看起来不完整,并且这种不完整朝着完整产生了充分强大的趋势时,穿透就产生了。这就是为什么古典柱子都有基础和柱头的一个视觉原因。这些末端元素阻止了柱子向上或向下的更远处延伸。

在物理上,大多数建筑物事实上是通过它们的基础、地下室等这样扎根的。然而,在视觉上,设计的平衡仅仅是处理眼睛看得到的东西。一个圆筒或立方体看起来是充分完整的立在地面上的,但是尖端着地的金字塔形显示建筑物看上去没有被充分锚定时,它否定重力的吸引并且看起来像是等待起飞。

鲁道夫·阿恩海姆 Rudolf Arnhei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