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蒂文·霍尔 Steven Holl

1. 我认为图纸是一种思想形式。

2. 用有限的概念来驱动设计,有限是因为我不会重复使用同一个概念。

3. 光是塑造空间的主要材料。

4. 作为现象学目标:材料和细节的知觉世界。

5. 不同尺度的生态创新。

6. 结构,它占建筑总成本的四分之一。

7. 就艺术而言,绘画、雕塑、音乐、诗歌的表达环节和诠释都是相通的。

斯蒂文·霍尔 Steven Holl

我的“建筑项目是城市的催化剂”的概念是一种理想中的增值状态,而不是一个总体规划蓝图。由于无休止的讨论和政治干预,所谓的规划蓝图在理应很有效率的新世纪中发展缓慢,它们常常会被修改得面目全非,然后被政府搁置一边。当然,我们在各个方面中,尤其是在交通和基建设施的领域,都需要良好规划的总体蓝图,但是我们的城市体验却是在具体的建筑项目实施中体现出来的。

斯蒂文·霍尔 Steven Holl

对于霍尔,现象学经验在多种方面增强和超越了相应的客体,因而在他为了更加开放的建筑语言而奋斗的同时,也在寻求现象学与类型学的紧密关系。两者的结合被当做是原始经验的类似物,但并不排除自然形态的直接经验。因此,尽管霍尔偶尔陷入装饰之中,但他经常致力于为近期的现代建筑建立一个不衰之地。这里,“有限的概念”将被允许不只按照其内在的规律而且还会随着人们固有的七情六欲去发展。

肯尼斯·弗兰姆普敦 Kenneth Frampton

文献资料

建筑作品


相关内容

    […] 斯蒂文·霍尔 Steven Holl […]

    […] 斯蒂文·霍尔 Steven Holl 波尔塔·维多利亚 PORTA VITTORIA 1986 […]

    […] 斯蒂文·霍尔 Steven Holl […]

    […] 斯蒂文·霍尔 Steven Holl. 柏林图书馆 1988 […]

    […] 与哲学、艺术或语言理论不同,建筑具有与每个人联系的潜能。他们是否理解这种联系的深度是另一个问题。但如果一座建筑真的很强劲,人们会在很多层面上做出反应,不仅是知识分子,还包括触碰到墙的五岁小孩。对我来说,这非常令人兴奋,这是真正的挑战。[…]

    […] 在我心中,只有几个人是兼具建筑师和思想家特质,其中之一是路易斯·康。 […]

    […] 比起风格,我更喜欢“空间直觉”这个词。我并不反对一种新的风格可能会在一段时间内出现,并通过一些作品出现,但我并不打算这样做。如果它出现了,我不认为它是消极的,而是要超越它。 […]

    […] 有一种哲学的哲学;如果我是一个哲学家,我会谈论哲学家的哲学以及一般的哲学。在同样的意义上,我认为有一个建筑的建筑,是深刻的;这对我来说很有趣。 […]

    […] 如你所见,构造和材料的实现对我们的过程至关重要。有时这个过程会反过来;从概念到构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