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圣乔瓦尼医院 Ospedale di San Giovanni

缘起

1959年威尼斯市政府将总体规划审议案提交至意大利公共事务部,第一次提出将原圣乔瓦尼大医院迁至前身是屠宰场的圣乔贝地区。该选址交通便利,可通过海陆两种方式抵达。总体规划中明确提出该医院将是一座容纳1200个床位、医疗设施专业化、科室系统化且对威尼斯具有战略意义的医疗建筑。

1962年总体规划审议案通过后,布鲁诺-赛维在给建筑师们的信中提到,最适合承担医院建筑设计的人应是勒·柯布西耶。这一提议得到地方政府高度支持州。然而,柯布西耶并未立刻回应这一邀请。意大利建筑界为这一项目组织了国际竞赛,却并没有角逐出最终获胜方案。之后,在威尼斯市长和朱塞佩·马扎里奥的推动下一柯布西耶终于接手该项目并立刻声明要打造一个尽可能现代化的医院建筑。

1964年3月,柯布西耶写信给威尼斯医院协会主席,表明正式接受医院项目的设计委托。他在信中提到他脑海中的医院建筑:

事实上医院正如住宅一样,是人类的家⋯·设计永远都围绕着人,人的身高(定义高度),人的行动轨迹(定义延伸性),人的眼睛(定义视角),以及人的双手⋯⋯幸福其实指一种和谐的状态,这种和谐体现在建筑纵向的空间划分,以及横向与环境的互相渗透。

医院的设计以巴黎医学专家为法国健康部门所作的研究为基础,基于此,柯布西耶重新思考了设计策略。

没有建造的建造

建筑高度13.66 m,底部由10 m高的混凝土柱支撑。由于基地面积有限,建筑也因此呼应了威尼斯传统的建造方法横向扩张至水面之上。人流从陆地(或水面)抵达,背对开敞的陆地(或水面),面对医院。这一空间感受呼应了威尼斯城市空间的虚实关系以及由小径、广场和运河构成的清晰的空间逻辑。该建筑通过多样化的空间组合体现了其特征。一方面,内部空间和功能充分考虑了人的尺度,正如“不为人知的威尼斯”中有关住宅的街道空间的探讨;另一方面,横向延伸及多种体量组合的空间组织体现了其作为公用建筑的特征,这也与威尼斯其他纪念性建筑相呼应。医院没有明确的正立面,设计理念的开放性使得其平面及模型可以适时修改,建成之后的修改和扩张也并不会影响设计原则和理念。正如柯布西耶所说: “威尼斯就在那里,我只是追随了她”。这一点也是他在设计过程中强调的“没有建造的建造”。

设计原则

设计伊始,柯布西耶即根据威尼斯的地方特点和社会经济条件制定了设计原则。60年代后,社会对医疗空间的需求量增大意味着标准化医院设计亟待起步;医药及诊疗设备的进步使得医疗人员人数增多,这意味着医院应提供更多工作和活动空间;医疗设备的快速发展使得医院成为社区健康中心;基于上述医疗技术和手段的进步,诊断时间变短,意味着住院时间缩短因此无须刻意增加床位。

内部空间

设计任务是大尺度多床位、服务于威尼斯及周边地区的医疗建筑,接纳的主要为急症患者,住院时间最长15天。首层是医院与城市的连接空间,用于病人到访、技术管理服务及货物运输。二层层高5 m,主要为诊断、治疗服务及医疗研究空间。三层层高3.66 m,主要为病房和陪护者停留及活动空间。首层和二层、二层和三层之间设有跨层,主要用于技术、医药服务、医务人员和设备流通。建筑总体高度仅为13.66 m,是柯布西耶选择的威尼斯城区建筑平均高度,并未直逼威尼斯总体规划强调的限高25 m。

病房的设计也充分体现了柯布西耶对人和空间的思考。他认为人生而相同,因此每一个病人都有自己独立的空间而无所谓社会阶级划分。“如果人在世的时候并非相同,那么在死亡面前,或者在医院里,人是相同的”,因此他提出医院应该是“为生者而生的医院,而非治病机器。”为此,柯布西耶创造了均质的“医疗模块”,每个模块是包含28个“病房单元”的空间单元。

四个模块围绕着小型广场空间和小径)延展开来。“病房单元”即面积为6.76 m2的病房,布置有病床及床头柜。病房上下分割,下部为高2.26 m的病床空间,上部为高1.4 m的可遥控彩色面板。柯布西耶认为彩色面板可以增加病人的心理愉悦感,有助于治疗。病房内的光线可以通过彩色面板和电子装置调节。

此外,连接病房的走廊也延续了相同的尺度感和光线感。屋顶花园的设计调节微气候的同时也可以缓解阳光直射。以上这些设计元素构成了丰富有趣的光色空间,简洁而诗意,正如威尼斯光影和色彩带来的多样体验。

不幸的是,1965年8月27日柯布西耶于蓝色海岸游泳时因突发心脏病逝世,其合作伙伴,智利建筑师纪尧姆德-拉富恩特接手该项目继续深化设计。尽管意大利国家卫生事务部先后为该项目两次拨款共10亿里拉,但威尼斯当局拖沓的官僚主义项目审核和资金审批机制导致该项目于1978年完全终止”。事实上,在柯布死后十余年的方案设计和审核过程中,并未出现明显反对项目实施的“敌人”,可悲的是,也没有任何公共机构为这一杰出的作品带来决定性希望。

牧骑, 龚慥, 刘晓. (2019). 威尼斯四个未建成之作的再钩沉. 新建筑,182(01):36-40.


相关内容

    […] Heidi Weber Museum 威尼斯医院 Ospedale di San Giovanni 斯特拉斯堡国会大厦 卡朋特视觉艺术中心 Carpenter Visual Arts Center 昌迪加尔 […]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