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术与文明 Technics and civilization

刘易斯·芒福德 Lewis Mumford. (2009/1963). 技术与文明 Technics and civilization.

  • 第一章 文化的准备
    1. 机器、实用设施和“机器体系”
    2. 寺院和时钟
    3. 空间,距离,运动
    4. 资本主义的影响
    5. 从寓言到事实
    6. 万物均有灵魂的思想所引起的问题
    7. 通向魔法的道路
    8. 社会的军团化
    9. 机械的宇宙观
    10. 发明的责任
    11. 实际的期望
  • 第二章 推动机械化的各种力量
    1. 早期和中世纪的技术发展概况
    2. 冶金学
    3. 采矿业和资本主义
    4. 原始的工程师
    5. 从追逐猎物到追逐敌人
    6. 战争和发明
    7. 军备的大规模生产
    8. 军事训练和退化堕落
    9. 战神(火星)和爱神(金星)
    10. 消费的拉动和生产的推进
  • 第三章 始生代技术时期
    1. 技术的融合
    2. 技术体系
    3. 新的动力源
    4. 原木、板材和桅杆
    5. 透过玻璃看到的明亮世界
    6. 玻璃和自我认识
    7. 根本性发明
    8. 始生代技术的弱点和长处
  • 第四章 古生代技术时期
    1. 英国的后来居上
    2. 新的野蛮主义
    3. 煤炭资本主义
    4. 蒸汽机
    5. 铁与血
    6. 对环境的破坏
    7. 工人生活状况的恶化
    8. 生活的窒息
    9. 有关进步的教条
    10. 生存竞争
    11. 阶级和国家
    12. 混沌的帝国
    13. 力和时间
    14. 感官上的补偿
    15. 机器的胜利
    16. 作为过渡阶段的古生代技术时期
  • 第五章 新生代技术时期
    1. 新生代技术时期的开始
    2. 科学的重要性
    3. 新能源
    4. 手工操作被机器取代
    5. 新生代技术时期的材料
    6. 动力和可移动性
    7. 通信的两难境地
    8. 全新的永久性记录
    9. 光和生命
    10. 生物学的影响
    11. 从破坏到保护
    12. 人口规划
    13. 目前的假晶
  • 第六章 代偿作用和逆转
    1. 社会反应的综述
    2. 机械陈规
    3. 无目的的物质至上主义:过剩的动力
    4. 合作和奴役
    5. 对于机器的直接攻击
    6. 浪漫主义和功利主义
    7. 对过去的崇拜
    8. 回归大自然
    9. 亲近自然和崇尚机器的两个极端
    10. 体育运动和“体育明星”
    11. 崇拜死亡
    12. 小型减震器
    13. 抵抗和调整
  • 第七章 机器体系的同化
    1. 新的文化价值观
    2. 中性的秩序
    3. 对机器体系的审美体验
    4. 摄影是一种手段,也是一种象征
    5. 功能主义的发展
    6. 环境的简化
    7. 客观的个性
  • 第八章 发展方向
    1. “机器体系”的消亡
    2. 有机的意识形态的发展和成熟
    3. 社会能源学的要素
    4. 增加能量的转化!
    5. 使生产过程更加经济!
    6. 使消费正常化!
    7. 基本的共产主义
    8. 让创造社会化!
    9. 自动机器和业余爱好者的工作
    10. 政治控制
    11. 机器体系影响力的降低
    12. 走向动态平衡
    13. 总结和展望

云盘阅读

以下内容为外部下载链接,内容结果来于蜘蛛程序对云盘共享资源的自动抓取。若权利人发现电子版书籍或者PDF文档中任何内容有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断开链接。



此处内容需要付费才能显示

¥9立即支付 升级VIP 付费内容

相关内容

    […] 机器由一些非有机物体组成,用于能量的转换、作功、增加人的作功本领和感觉能力、或将生命过程变得可以量度、有规律可循。 […]

    […] 时钟是一种动力机械,其“产品”是分和秒;就其本质而言,它把时间和人们的具体活动的事件分离开来了,帮助人们建立这样一种信念:即存在一个独立的、数学上可度量其序列的世界,这是科学的专门领域。在人们日常生活的经验里,并不很容易找到这种信念的基础。一年365天的长度并不是均匀的。 […]

    […] 科学的力量以及金钱的力量,归根到底是同样的力量:这是抽象的力量,测量的力量,量化的力量。 […]

    […] 如果从一方面说,人体曾是圣灵的殿堂,但另一方面,从本质上看,它又是邪恶的,有罪的:肉体引起堕落。为了达到生命虔诚的目的,必须让人有羞耻之心,必须对人体的欲望加以克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