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杜莎和阿波罗
 Medusa Apollo

建造的起点与终点/建筑的发生学机制

欲望/需求/功能/筹划 Desire/Need/Function/Program

  • 建筑是以人的欲望和需求为起点吗?
  • 欲望是不可满足的吗?需求层次之间存在阈值吗?它们是可度量的吗?
  • 如果是不可度量的,功能是一种偏颇的概括吗?
  • 建筑的愉悦感来自于被取悦(建筑适用于人),还是来自于被规训(人适应建筑)?
  • 如果来自于被取悦,是否存在普适的建筑?
  • 如果来自于被规训,是否意味着一切都是合理的?

建筑这一行当有如酿酒,人由于人性的软弱而饮用它,却并非由于营养价值而饮用它。

约翰·拉斯金 John Ruskin

贝多芬创作第五交响乐之前,世界对它有需求吗?贝多芬对它有需求吗?贝多芬是在一种未知的欲望下进行创造,现在,世界的需求尾随其后。建筑是大自然所不能创造的,没有比第一座庙宇的出现更神奇的事情了。自然提供的东西有限,而人是有欲望的,他需要更多。

路易斯·康 Louis Kahn

路易斯康实际说出了他不曾说的:欲望发生需求。我们常常有表达形式的欲望,却更经常地在生活里被需求(功能)所击倒。所以,康将欲望和需求区分开来就可以超越对功能(需求)与形式(欲望)的传统争端。假如欲望发生需求的话,他接着就可以说:形式发生功能。

董豫赣 DongYugan

欲望就是需要(Demand)与需求(Need)的分离,在这一分离中,欲望不再是对某个具体对象的欲望,而是对一个不可能的对象的欲望,由此导致的结果就是欲望的不可满足性、不可还原性以及不可摧毁性。我们根本不知道欲望在欲望的是什么,我们只知道欲望总在欲望着:欲望在欲望着,这就是欲望的绝对性,人作为一个欲望性的存在就处在这个绝对性的控制之下。

雅克·拉康 Jacques Lacan

建筑与使用之间的统一性和稳定性从根本上来说是难以为继的,它们之间的冲突和分裂才是建筑的本质。建筑存在一种深层的感官性,存在一种持续不断的情欲色彩。人类在其他的活动中都能体验到暴力与痛感带来的快感,为什么建筑理论有规律地拒绝承认这些乐趣?

伯纳德·屈米 Bernard Tschumi

就算生活和工作或者吃和睡有理由被称为活动,仍不意味着它们对发生其间的空间有着具体的要求。提出具体要求的是人,因为他们希望以特定的方式解释同一种功能。

赫曼·赫茨伯格 Herman Hertzberger

在任何情况下,人们都应当慎重地使用“不实用”这个词。在某些场合,甚至一些不舒服的姿势也可能被认为是舒服的。希腊人需要座椅背部具有空间,以供脊柱能大量地活动。他们肯定会认为我们的靠背非常不舒服,因为我们要求肩胛骨处有依靠。

阿道夫·路斯 Adolf Loos

“功能”这个概念一直在讨论建筑物与现实需求的关系……如果说,现代主义找到的讨论这个关系的方式是建立在一个不适当的隐喻上,而这个隐喻也似乎正处在停用的过程中,那并不意味着讨论这个关系的需求也将中止。

安德里安·福蒂 Adrian Forty

建筑的功能总会面临频繁的调换,我们无法知道它们将如何被使用。与其揣测其未来的用途,不如提供一种无论人们是否喜欢或是接纳均可以沿用的普适性空间。

密斯·凡·德·罗 Ludwig Mies Van der Rohe

与其说住宅形态是按各个家庭的需求与功能来来决定的,还不如说是被“所谓的住宅就应该是怎样”的规范约束着。

上野千鹤子 Chizuko Ueno

将建筑中的动作戏剧化,这些动作包括穿过一扇门、从窗户望出去、登上阶梯或走上阳台等等。这个范畴纯粹属于建筑,一方面它限制这些的动作,另一方面却加强来这些动作的意义。

约翰·萨默森 John Summerson

一般说来,机器强调功能的专门化,而工具强调灵活性。一台机器,目的就是完成一个操作;而一把刀可以用来削、雕木材,或将其劈开,或用来将锁撬开,甚至作拧螺丝之用,不一而足。

刘易斯·芒福德 Lewis Mumford

勒·柯布西耶的一个关键贡献在于把生物学意义的功能引入空间的形式构造,而又不损害形式秩序的自足,于两者之间创造一张力场。

王澍 Wangshu

此处:场地/自然/社会/历史 Topos: Site/Nature/Society/History

  • 建筑的存在等于此时此地吗?
  • 什么是“风格”?
  • 什么是“时代精神”?
  • 是否存在民族样式?

基地的理念,由于传统的场所,历史和意义系统的压抑而变得语义单一,真实性将在美学的或隐喻的可读性中消解,终而变成毫无意义的。为了重创一个基地,不管是城市亦或是居所,基地的理念必须摆脱传统的场所,历史和意义系统。

彼得·艾森曼 Peter Eisenman

建筑的基地是地点+时间,尽管它不等于地点和时间,但空间意义,只能通过地点和时间知晓。基地因此被当做一张暗含隐秘文学的咒符来处理,它的实质由被压抑的文句流露,从将来回溯到原始教导场景。

王澍 Wangshu

知觉/媒介/经验/事件 Perception/Medium/Experience/Event

  • 建筑体验中人的知觉、情绪、行为是可度量的吗?
  • 如果是不可度量的,神经知觉分析、认知心理分析与环境行为分析都是一种偏颇的概括吗?
  • 它们是否和功能一样,是一种建筑师的集体“伪意识”?
  • 只借助建筑的手段,建造者能否与使用者共情?
  • 如果建筑不能像语言或绘画那样描述性地再现故事或思想,所谓“建筑氛围”所包含的特质是什么?

建筑艺术和其他艺术的区别乃在于建筑所提供的不是实物的拟态,而是实物自身。和其他艺术不一样,建筑艺术不是复制那被认识了的理念。在复制中是艺术家把自己的眼睛借给观众,在建筑上建筑师只是把客体对象好好的摆在观众之前,在他使那实际的个别客体明晰地,完整地表出其本质时,得以使观众更容易把握理念。

亚瑟·叔本华 Arthur Schopenhauer

如果建造一堵墙,它不仅真正是不透明的,而且与所指之间的联系也很难解释清楚。墙就是墙,不是词,它表示“是……”,而不是“关于……”。墙的状态与词的状态相反——墙是浑浊的,而词却是透明的……

王澍 Wangshu

媒介的形式偏好某些特定的内容,会改变话语的结构,从而能最终控制文化。媒介即隐喻,共鸣就是扩大的隐喻。

尼尔·波兹曼 Neil Postman

每个人对空间的知觉是一样的吗?如果不一样,个体的经验产物是否构成了一个差异性的世界?

伯纳德·屈米 Bernard Tschumi

建筑师设计建筑时最终关注的是人的使用。而现实是,建筑师对一座建筑的介入在建筑物开始被使用的那一刻就停止了。

瓦尔特·格罗皮乌斯 Walter Gropius

我们可通过两种方式把建筑据为己有:通过使用或通过感知……使用的占有与其说是由意识完成的,不如说是由习惯完成的。关系到建筑,习惯在很大程度上起支配作用,甚至支配了视觉。后者同样更多地发生于漫不经心的方式之中,而不是发生在全神贯注的注目之中。

瓦尔特·本雅明 Walter Benjamin

可度量的客观事实并不决定我们对一个地方的感知、与之产生的关联:感知是现象性的。美学建构的目的在于利用这种主观建立的秩序,使之可用于社会交流。这种建构的结果并不会与客观事实一一对应,而是人为将其再现,达到一种可在社会中被辨识的状态。

艾伦·科洪 Alan Colquhoun

建造者们当时的趣味、意图和成就都已消逝。我们无法得知他们付出了什么,也无从了解他们得到了什么回报。他们将权力、荣耀和过错都带进了坟墓,只留下一堆饱经风霜的石头。

约翰·拉斯金 John Ruskin

建筑设计如何成为可能?

旷缺/冗余/虚空 Absence/Redundancy/Void

  • 建造的发生与现实需求是一一对应的吗?
  • 建造的结果与建筑体验是一一对应的吗?
  • 如果不是一一对应,旷缺与冗余所带来的虚空能否被占据?
  • 如果可以被占据,是由什么来占据?是先验的形式吗?是历史沉淀的范式吗?是超验的直觉创造吗?还是个人的喜好?
  • 如果可以被一切相关的事物来占据,建筑学如何避免成为收集癖、博物学?
  • 如果不能被占据,那建筑设计是由“言说”和“沉默”组成吗?

人绝对是无可度量的,人处于不可度量的位置,他运用可度量的事物让自己可以表达。一座伟大的建筑必须从不可度量的起点开始,在设计时必须透过可度量的方法,而最后必定成为不可度量的。用来建造的唯一方法,使一座房子实际存在的唯一方法就是透过可度量的。你必须遵循自然律,运用大量砖块,构造方法和工程学。然而到最后,当建筑成为生活的一部分时,它唤起了不可度量的特质,接着实存的精神便接管一切。

路易斯·康 Louis Kahn

一种不需要冗余词语来表达的语言也许会更有效,但却会需要我们在听说上集中更大的注意力。这样一种语言也许同样不便用于诗赋:没有词义的交叠,没有同义词,散文和诗歌会失去魅力。假如只有一种方式来表达一件事物,散文就将仅仅成为一件产品而不能成为艺术品。不仅是音乐和建筑,其他艺术形式亦然。

布莱恩·劳森 Bryan Lawson

建筑既作为建造行为的统一体,又可以执行与它的功能、意义或者美学毫无关联的其他条件。作为一种“冗余”,这些其他条件可以被看作某种先验形式的缺席,因为它不再基于在场的要素,比如说建造、功能等等。

彼得·埃森曼 Peter Eisenman

建筑是用其自身来显现,不是用语言或声音,而只是以形体来显现,它们屹立在那里,彼此之间具有特定关系。形体因光线的照耀而显现,它们的关系并不是基于实用或表达的目的,它们是你在心灵里所进行的数学创造,这就是建筑语言了。籍着无生命的材料,和或多或少的现实条件,你建立了某种关系,情感油然而生,斯之谓建筑。

勒·柯布西耶 Le Corbusier

灵活性不是对使用可能变化的令人律思竭虑的预测……灵活性是创造边缘,即能产生额外的容量,使不同甚至是相反的解释和使用成为可能。

雷姆·库哈斯 Rem Koolhaas

建筑形式固然与功能和技术有关,但也具有一定的独立性。一方面,相同的技术和相同的功能无论如何都不能确定一个精确的形式。另一方面,建筑形式被证明是比功能更接近永恒。大部分建筑物的寿命会超过其最初的用途和意义。

皮耶.冯麦斯 Pierre von Meiss

最初用木头建造小屋的时候,对起支撑作用的构件,有人将其命名为柱子,由此产生了“柱”的概念。但当下构件,往往既有着柱的支撑功能,同时也有不是柱子的一面。要将其视作为柱子也就自然越来越困难了。它们尽管还可以被当作是柱子,但又不能仅仅被当作是柱子了。

大野博 OHNO Hirofumi

建筑语言的不透明性,使它不可能用直接幕状的方式去确定事物。它与世界的共通之处,在于它的模写方式——建筑的文句自身,它和现实的关系绝不是一一对应,毋宁被视作一种自觉其虚构的虚构……沉默无疑是最接近真实的表面方式。因此就可以理解为什么坚持建筑的绝对现实性是荒诞的,整个象征表意空间的实质在于建立世界整体的幻想。

王澍 Wangshu

当我们注视着那些平静自在的物品或建筑时,我们的感知亦变得平稳而迟钝。我们感知的对象没有传给我们消息,它们仅仅是存在着。我们的感官逐渐变得沉静、平稳、不再渴急。它们超越了意指和符号,它们开放而空寂。我们仿佛可以看见一些平常我们无法将意识聚于其上的东西。此时,在这感知的真空中,某段记忆也许会浮现,它是一种似乎从时间长河深处产生的记忆。现在,我们对这一对象的观察包涵了对整个世界的全部预感,因为这里的一切无不是可以被理解的。

彼得·卒母托 Peter Zumthor

建筑设计是怎样一个过程

01

认为建筑设计有普遍的,有可循的程序与法则。

  • 系统方法论(控制论、系统论、信息论):策划、功能与程序、分解与要素、参数化、BIM、人工智能
  • 心理学方法:空间知觉分析、神经科学、认知心理学、环境行为学、精神分析

02

认为建筑设计是矛盾的,强调事物的关联与相互转化。

二元论、互补、矛盾、融合

03

认为建筑设计是开放的。

耗散结构论、混沌学、突变论:复杂城市系统、协同设计、日常生活批判

现象学还原、意识形态批判

我们自己已被那些以为非做不可的准则、成法、概念所困扰,我们变得害怕起自然发生的事情,而且确信我们必须在“系统”和“方法”中进行工作,因为没有它们,我们的环境将会在混乱中变得摇摇欲坠。

克里斯托弗·亚历山大 Christopher Alexander

用图像、隐喻、模型、类比、符号和寓言来思考和设计,意味着什么?它意味着一个基于综合而不是分析的过程。并不是说他们是对立的,而是更倾向于像歌德所说的那样,分析和综合就像吸气和呼气一样自然交替。

雷姆·库哈斯 Rem Koolhaas

概念通常形成于直觉,但是之后你必须使它合理化。

伯纳德·屈米 Bernard Tschumi

我对思想的哲学本质很感兴趣,但我不能就此打住,我总是试图通过感性的方式来显现思想。

斯蒂文·霍尔 Steven Holl

隐喻是有关不相关事物之间可能的相似性的实验……只有当科学成为与建筑学截然分离的一个领域时,把建筑学视为科学这样的想法才会有吸引力。20世纪建筑学里数不胜数的科学隐喻,每一个都是一个小实验,一次发现建筑学和科学的某一分支之间联系的尝试,但它们都有赖于我们相信,说到底,建筑实践并不科学。

安德里安·福蒂 Adrian Forty

空间诗语是空间最高的最终的表达,但它不是对一个已成熟的思想的再现,而是对某种情绪的再现。

王澍 Wangshu

当建筑师们谈论他们的建筑时,他们所说的常常与建筑本身所表现出来的不一致。这大概和如下事实有关:他们倾向于多谈他们作品中理性、慎思的一面,而较少谈到启发设计的内在激情。

彼得·卒母托 Peter Zumthor

建筑设计的范畴

可言说的范畴之一:标准/道德 Ethics/Morality

  • 建筑设计需要道德与伦理立场吗?
  • 建筑设计必须明确价值取向,进行价值判断吗?
  • 为谁而建造?
  • 为什么而建造?
  • 建筑能否代替革命?

我相信,失败往往很少是因为缺乏手段,也不是不够努力,而是因为不知道真正该做的是什么。

约翰·拉斯金 John Ruskin

我建筑的方式是罗马人身处我的情况时会采取的方式。

阿道夫·路斯 Adolf Loos

可言说的范畴之二: 经营/构成 Disposition/Composition

建筑是就屋宇进行经营与装饰的艺术,无论作何用途,它所营造的情境有益于人的精神健康,能赋予人力量与愉悦。

约翰·拉斯金 John Ruskin

01 可度量/物质 Measurable/Material

只要有这么一个空间,它和浩瀚的宇宙相比固然很小,但由于我们是完全直接地感知这种空间,它以三维的体量呈现于我们眼前,这就足以使我们感到自己身体几乎是无限的渺小,这时我们就能直接地获得数理壮美的印象了,如果所觉知的是一个空洞的空间,那可决不能做到这一点,只能是有际限而直接可以感知的空间。

亚瑟·叔本华 Arthur Schopenhauer

一个理念的每一现象,因为这种现象既已进入根据律的形式或个体化原理,就必须在物质上作为物质属性而把自己展示出来。所以在这一点上,如已说过,物质是联系理念和个体化原理的环节,而个体化原理就是个体的“认识”之形式,或者就是根据律。

亚瑟·叔本华 Arthur Schopenhauer

可度量的,实存物的施予者,出于自然的意志……光,实存物的施予者,投射出它的阴影,而阴影属于光明……这个无所不在的光源可以视作是狂舞中的火焰燃烧自己,化身为物。我相信物质是发出来的光。

路易斯·康 Louis Kahn

02 类型/要素 Typology/Elements

  • 如何在分类学体系中为建筑找到一个合适的位置?
  • 什么是建筑学的”界门纲目科属种“?

前工业社会或传统社会中唯一的设计方法就是类型学方法。

沈克宁《当代建筑设计理论》

技术=基于人类规律之上的类型。艺术=人类头脑看到的多样变化。

鲁道夫·辛德勒 Rudolph Schindler

要分析,整体必须分解。如果选择了错误的分解方法,整体就会受到破坏,而正确的分解方法却可使结构物保持完整。

保罗·拉索 Paul Laseau

即使是将建筑分解,也有很多种分解的方式。例如结构设计师与规划师在进行分解的时候,会出现完全不同的“部分”与“整体”。可以说,分解是因人而异的。

西泽立卫 Nishizawa Ryue

将建筑作为各分离的部分再加以组合的思想,被理论家考夫曼看做为新古典主义的一大特征和传统,并指出它在20世纪仍然继续重现。而将空间作为体量组织的设计方法,确实持续影响了20世纪现代主义的建筑设计。它无疑已经成为建筑空间设计的一类基本方法和模式。

朱雷《空间操作》

中国文人虽对建筑大木作的结构部分相当漠视,却格外迷恋建筑可变动的小木作部分。当年,梁思成曾反省将传统大木作当作核心研究的西方模式,并思考应该将传统建筑的定义拓展至相关建筑环境乃至生活陈设的部分。

董豫赣 DongYugan

每个人都知道屋顶或阳台是什么,而这一点让我可以很容易地与非建筑师讨论项目。但这一点同时也可以超越了日常交流的范畴……建筑要素的可能性和组合方式都是无限的。在每一栋建筑里,你都可以重新定义它们。它既涉及形式和环境,也涉及空间和尺度,以及它们与身体的关系,还涉及特定的位置、特定的地形、气候、时间等。

长谷川豪 Go Hasegawa

建筑的魅力在于其元素往往身兼数职,特定的元素除了在空间中起着特定的作用外,并不断拓展着其他方面的功能。

西蒙·昂温 Simon Unwin

任何组成元素、形式、方法和几何学都可以扩展现代建筑的开放词汇表。它们优先于场所,甚至优先于文化,依旧保持着开放。它们没有具体的传播空间,但是却是具体的建筑形式的先驱。

斯蒂文·霍尔 Steven Holl

03 原型/底图/先在性 Prototype/archetype/Anteriority

建筑不是关于模仿的艺术,而是一种自主的艺术。但是,在其最高层次上,它无法脱离模仿。它把一种材料中的特性和外观带到另一种材料中,例如,每一个柱子的柱头都效仿了木制建筑。

歌德 Goethe

所有至今出现的辉煌建筑都是以我刚刚描述的茅棚作为模型而来的。通过该第一模式的简明性得以免除最基本的错误并获得真正的完美。

洛吉耶 Marc-Antoine Laugier

本质上人永远是相同的,不论在任何时间任何地方。人们心智配备也是相同的,虽然有不同的使用方式,但是依照他的文化或社会背景,依照他所遭遇的而又成为其中一分子的特别生活模式。现代建筑师们不停地说我们的时代是如何的不同,其实是不同得失之于接触什么是相同的,什么在本质上永远是相同的。

阿尔多·凡·艾 Aldo van Eyck

那种认为只要使用“自然”材料和形式,建筑就会有人情味的看法是错误的。真正具有人情味的是形象、原型和其变形。因为它们保持和说明了我们的存在。

诺伯·舒尔茨 Norberg-Schulz

诺伯·舒尔茨的关键误见在于把建筑的“原型”和“形象性”压抑在形制的现实性上,因而从现代建筑运动对现实的瓦解努力中后退了,这无论向建筑的自我重构,还是向相对性的世界中谋求定位都缺乏力量。

王澍 Wangshu

密斯对空间创造的敏感反映在对结构施加的秩序中,他很少考虑建筑“想要成为什么”。勒·柯布西耶感觉到了空间“想要成为什么”,但是他很不耐烦地忽略掉了秩序而直接奔向形式。

路易斯·康 Louis Kahn
  • Rooms
  • Served & Servant
  • Build-in
  • CORE-plan

04 差异/矛盾/对偶/同一 Difference/Dispute/Antithesis/Identity

如果“灵活性”是一个令人困惑的字眼,那一定是因为它必须扮演两个彼此矛盾的角色:一方面它在一定程度上服务于功能主义并使之切实可行,但另一方面它又被用作抵抗功能主义。

安德里安·福蒂 Adrian Forty

就建筑的做法而言,西泽先生的House A 虽然是以构架式的结构所构成,但是从外侧来看却像是个箱子呢。我认为整个控制的处理可以说是半吊子的。对于这件事我也曾对西泽先生说过很多次。然而,后来我却发觉这个既非箱形也非构架式的空间并不是半吊子的东西,这个创作的过程本身就是它的价值所在。

妹岛和世 Kazuyo Sejima

是否可以没有“直线一定要严格伸直,曲线要缓和弯曲”的区别,而是看做为同一种东西。说到“曲线”,会想到巴洛克式的富有魅力的表现或是数学上的曲线,但在此是指不属于任何一种的感觉。我所追求的是与“曲线”稍有不同的更加柔和的物。

西泽立卫 Nishizawa Ryue
  1. Logos逻各斯/Pathos感染力
  2. 秩序/如画
  3. 抽象/具体
  4. 实体/虚空
  5. 开放/封闭
  6. 公共/私密
  7. 分散/集中
  8. 占据/围合
  9. 自然/人造
  10. 内/外
  11. 动/静
  12. 加/减
  13. 松/紧
  14. 混沌/秩序
  15. 村舍/神庙
  16. 日常/纪念
  17. 直线/曲线
  18. 洁净/污垢

可言说的范畴之二:如画/图像/现象/想象

在自然科学的世界中,森林、雾、霭等能表示出某种状态的名称有很多,通过这样的词汇表达,尽管各人之间总有着微妙的误差,但还是能够想象出近似的环境状态。但是在建筑的世界里,还没有多少像这样能够确切表示空间存在状态的“空间的名称”。但是,关于空间的创造以及词汇的思考在很大程度上是共通的问题。此外,通过创造出空间的名称,关系性也会变得更明显,它的构造也可能会变得更为清晰。

西泽立卫 Nishizawa Ryue

轻与重

结构与想象

物质与想象

光与体量

独石隐喻

不可言说的范畴

诗歌是否止于语言?

任何建筑,假使其出众之处仅仅在于其合乎比例,那么它只能算是首建筑打油诗或者一项押韵练习。

约翰·拉斯金 John Ruskin

焚毁你所爱的,爱你所焚毁的!

勒·柯布西耶 Le Corbusi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