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杜莎和阿波罗
 Medusa Apollo

建筑的发生学机制/建筑设计如何成为可能

  • 建筑是以建造者的欲望和需求为起点吗?
  • 欲望和需求是可度量的吗?它们与建筑之间可以建立绝对的映射关系吗?
  • 如果是不可度量的,功能预设是一种偏颇的概括吗?
  • 如果功能无法预设,那建筑设计如何成为可能?

  • 建筑的存在等于此时此地的实践吗?
  • 建造物与现实(自然、历史、地域)之间是否存在统一且客观的象征关系(时代精神、民族样式)?
  • 如果并不存在统一且客观的象征关系,那建筑设计如何成为可能?

  • 只借助建筑的手段,建造者能否与使用者共情?
  • 如果建筑不能像语言或绘画那样描述性地再现故事或思想,建筑所包含的特质是什么?
  • 如果建造者和使用者是反交流的,那建筑设计如何成为可能?

  • 建造的发生与现实需求是一一对应的吗?
  • 建造的结果与建筑体验是一一对应的吗?
  • 如果都不是一一对应,旷缺与冗余所带来的虚空能否被占据?
  • 如果可以被占据,是由什么来占据?是先验的形式吗?是历史沉淀的范式吗?是超验的直觉创造吗?还是个人的喜好?
  • 如果可以被一切相关的事物来占据,建筑学是一种收集癖、博物学吗?
  • 如果不能被占据,那建筑设计如何成为可能?

建筑设计如何成为可能/可言说的与不可言说的

01 作为概念的建筑 Architecture as Logos

  • 建筑有明确的范畴和标准吗?
  • 建筑及其衍生的概念(功能、空间、结构等)是无中生有的发明吗?

02 作为对象的建筑 Architecture as Objects

  • 建筑设计可以是一种自足的建造过程吗?
  • 建筑作为自足的建造物与Building的区别是什么?
  • 建造对象只能是可度量的实体吗?

  • 我们必须借助生物学或者语言学的隐喻,来认知建筑的成分与结构法则吗?
  • 如果建筑学必须建立在生物学或者语言学的隐喻之上,那什么是建筑学的“界门纲目科属种”或者“音字词句篇”?
  • 分解与分类是否意味着孤立?

03 作为记号的建筑 Architecture as Signs

  • 建筑设计可以是一种对形制的沿用与风格的模仿吗?
  • 是否存在集体化无意识?它和类型都是内化的形式吗?
  • 形制可以被沿用吗?风格可以被模仿吗?他们是否只存在于特定的、压抑的、等级化的谱系当中?

04 作为美学的建筑 Architecture as Aesthetics

  • 建筑设计可以是一种经验的再现吗?
  • 审美经验能否被完整地再现?

05 不可言说的建筑 Agnost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