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析︱胡瓦犹太教堂 Hurva Synagogue

在胡瓦犹太教堂中,路易斯·康第一有机会在他早期的旅行中曾令他心潮澎湃的古代世界的考古边界以内建造建筑的机会。1967年8月他被请来重建一个曾经位于那个基地上的小犹太教堂,他12月份去了那里,但是他直到第二年的7月,去耶路撒冷汇报他的建议的前几天,才把精力集中到这个设计上。基地上大量的古代遗产使这个项目具有了特殊的意义。当他做这个工作的时候,他提到了表现“历史和耶路撒冷的宗教精神”是他的荣幸,在先前的话里,他说:“仍然充满活力的古代建筑有着永恒的光芒。”他早期的研究加强了这种人道主义的态度,因为它们表现了与古代城市的协调并存。教堂的外围还包括两个世界上最重要的宗教纪念碑:岩石(Rock)大清真寺和荷里墓地教堂(Church of Holy Sepuchre,约326);路易斯·康想让他的设计与这些建筑在一起产生的效果,感受到了它们象征第三种宗教的潜力。图纸表现了这些建筑是如何与它们周围年代更久远的平台产生联系的;正如他曾经描述的人类历史在他的雅典卫城的画中所占的重量一样,所以路易斯·康也把它放到了耶路撒冷,尽管这次加入了他自己的创造。

路易斯·康的原始风格的平面让人想起很快被注意到的的类似情况一一所罗门神庙的重建,就像弗格森(Fergusson)的《建筑历史》中所说的那样。通过从纽约的犹太人神学讲坛这些早些的犹太教堂中寻找信息,路易斯·康找到了一篇强调所罗门神庙重要性的论文;在他的第一个方案的幻灯片中有一个在它的古代的用地上的不确定的重建方案。这个神庙恰好激发了他的灵感,因为它不仅标志着犹太建筑的开端,而且像维特科夫尔所说的那样,体现了上帝传达给摩西的宇宙的比例。

当路易斯·康在胡瓦犹太会堂后期的修改中改变了一些细部的时候,他的基本概念还是保持不变的。他在1969年7月提出,用周边支撑的壳顶代替了第一个方案中的空心柱墩,并且把方舟和讲坛移到了外面。在1 972年7月的最后版本中,方舟和讲坛又重新回到了比较中心的位置,在那里它们作为参与式集会空间的中心,可以更好的相互作用,而且4个空心的柱墩重新回到了圣殿的角部,并且增加了重要的椭圆形洞口作为装饰。这个平静的对称的设计与达卡活跃的多的形式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与路易斯·康后来更具有纪念性的作品是协调一致的。特迪·寇勒仍然很支持他,但是他没法说服圣会接受路易斯·康的设计。因此路易斯·康所追求的“永恒的光芒”仍然是捉摸不定。

正方形

在整个形态中平面既是从一个正方形开始的也一直保持着正方形的形态,并且在其中还设置了一个更小的正方形建筑如康所说,新建筑自身应当由两个建筑构成———个外部的,一个内部的,给予建筑一个相互分离但又彼此联系的作用。

胡瓦犹太教堂 Hurva Synagogue
胡瓦犹太教堂 Hurva Synagogue

金黄 外部

外部的建筑由十六个巨大的扁塔门组成吸收了太阳的光线和热量,其内是一个壁龛或者说是一个房间,用来举行点燃蜡烛咏唱赞美的宗教活动,外部建筑用大块的耶路撒冷石头建造色泽温暖,金黄,其他城市的主要历史遗迹都是由这种石头建造的,入口出现在四个开敞的角部从角部台阶拾级而上穿越巨大塔门间的狭窄空间就进入建筑的内部。

银亮 内部

内部建筑会是单独的一个房间搁置于四个点上,四个中空的正方形的,房间大小的柱子在顶部打开形成四个倒金字塔形的伞状薄壳屋顶,四个屋顶间形成了一个十字形的狭缝。内部建筑将用钢筋混凝土建造所以在色彩上内部将是非常银亮的。康深入地研究了混凝土的配比并形成了其设计中混凝土运用的风格,混凝土具有石头的深度和颜色,给人以古香古色的感觉,身在其中,崇拜者能够通过塔门之间的空间看到天空与城市并且用康的话说,在外部建筑和内部建筑之间将形成一个回廊,回廊允许充足数量的光线从外部房间进入其中,并且完全环绕内部房间在回廊内人们也将能够目睹发生在内部房间的仪式。

未建成的精彩——对路易·康“胡瓦犹太教堂”的解析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