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特鲁威 Marcus Vitruvius Pollio

几乎是顺理成章地,他提到了他所发明的“建筑的规则”。在发展了各种各样的房屋以后,人们“通过他们在研究中所观察到的模糊和不确定的现象”而渐渐悟到了“对称的规则。”维特鲁威并没有深入探讨这–思想,但是,在这里所指的“规则”在很大程度上是由经验得出的,也正因为如此,才埋下了后来在17世纪末发生在法兰西科学院的有关“武断的美”的大争辩的种子。

……

在维特鲁威那里,比例具有从人体推衍而来的经验主义的价值,也就是说,比例并不具有绝对的价值。因此,在私家宅第建筑的比例关系推敲中,维特鲁威主张从调整视觉偏差的角度出发而背离这种比例规则。

……

任何有关维特鲁威“体系”的描述,都可能会大大地忽略了他在建筑物的实践方面所作的讨论,因而,有关他所提出的“建筑规则”不需要在这里作任何概括与总结。然而,所有那些在文艺复兴与巴洛克时代的论文中相关的讨论,却不能不放在维特鲁威的已有论述的背景上去观察与理解。在一些特殊的建筑案例中,甚至需要追溯到维特鲁威的文本本身。

汉诺-沃尔特·克鲁夫特 Hanno – Walter Kruft

这本永远不完整的《建筑十书》,无法穷尽的不是它每一个字句的含义,而是它多层的复合结构、两种或三种反复交叉使用的语言、随意插入的个人感受和不明出处的引文、无所不包的谈论对象,这些共同营造出一种神秘之感。这本书是如此难以确定(文艺复兴的建筑师们甚至成立了一个维特鲁威研究会),以至于对阿尔伯蒂们所创造的建筑学来说,它的象征功能远大于对实践的指导功能,神话性远大于实证性,它是一个漂浮的欲望中心。对它的解读成为一种有效地对自我欲望进行解码的过程。

胡恒

相关内容

    […] 除了德科尔德穆瓦先生(M. de Cordemoi)以外,今天所有的人都不过是在给维特鲁威做脚注,并不假思索地追随他的错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