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此及彼 From A to B

原文节选自El Croquis 214

从记忆到原型 FROM MEMORY TO ARCHETYPE

建筑像其他任何物体一样,它们既是一种存在,但也象征着其他的东西。有时它只是一个名字:这东西是墙,那是窗户,那又一个有墙和窗户的房子。我们认为建筑本质上是一种启示的工具,一种充满想象力的文本,它不需要借助任何文字来书写。一个建筑对一个的敏感的人的影响可能是如此剧烈,如此激进,以至于他们的生活可能会因此转向一个不同的视角。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认为任何艺术形式,包括建筑,都是一种工具,就像锤子或望远镜一样,它能让我们以某种方式出现在这个世界上。尽管作为建筑师,我们可以通过我们创造的空间来鼓励某些价值观、某些理想,但显然我们无法对其中可能发生的事情负责,无论是好的还是坏的。

佩佐·冯·艾利赫夏森 Pezo Von Ellrichshausen

从废墟到物质 FROM RUIN TO SUBSTANCE

所有建筑的老化、废弃、消失是一个可预见和不可避免的事实。这只是一个时间的问题。建筑的耐久性与所付出的努力有关,这种努力不仅包括建造成本,还包括它的维护、修缮及拆除成本。这是一个关于建筑伦理的问题。但也因为气候与能源危机而产生一个极其敏感的问题:对某些材料和技术的美学或政治偏见。如果讨论被政治和经济利益操纵,我们就会陷入“木材是好的”和“混凝土是坏的”这样的讨论,这与说“绿色是有生命力的”和“灰色是无聊的”一样更具有误导性。这正是政治化、简化的陈述的危险。土坯建筑应该仅仅因为其材料而比玻璃建筑更受称赞吗?如果土坯建筑是一个私人的豪华水疗中心,而玻璃建筑是一个治疗癌症的公共诊所怎么办?作为物质的实在建筑,通过其看似幼稚的语言,与复杂、密集、相对的语义系统交织在一起。对我们来说,腐蚀和污染是一个建筑中可能发生的最美丽的事情。坡里住宅的表面,因为风、苔藓、盐水、鸟粪等变暗,现在比建造后要强大得多。你如何测量储存在建筑中的时间?从某种意义上说,对光鲜、对“干净的外表”的痴迷,简直是在浪费时间。

佩佐·冯·艾利赫夏森 Pezo Von Ellrichshausen

从复制到源头 FROM COPY TO SOURCE

也许是由于更容易获得参考,今天的建筑往往是基于他人的明确形式思考和产生的思想和形式来验证的。在很多方面,原作往往被认为比复制品更好。原作充满了一种“光环”,它的复制往往会抵消。我们必须承认,原创性的问题已经深深植根于建筑的生产之中。事实上,这是一个源自于维特鲁威的问题,也可能是一个源于柏拉图的问题,即建筑是设计图纸的落地,是一个特定的想法,一个理想的形式的落地。我们试图强调建筑领域中“原始”概念是相对模糊的。我们也试图表明,一个建筑只是世界上的另一件事,因此它是构建在一个物理和精神维度,基于不同的居民和语境,可以有不同的阅读和解释。我们希望相信,在一个清晰的形状,如一个正方形或一个圆圈,和它的清晰的感知之间有一个直接的桥梁。实际上,我们对复杂的几何图形并不感兴趣。我们相信一些简单的数学符号。我们不仅发现基本形式的美,而且与传统工艺和木匠的知识密切联系。

佩佐·冯·艾利赫夏森 Pezo Von Ellrichshaus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