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杜克墙宅 Wall House

约翰·海杜克 John Hejduk

1964-1970

“墙宅”是海杜克最为著名的住宅研究阶段。2001′年9月,在海杜克去世之后,在荷兰格龙林根建起的“墙宅2号”吸引了不少评论家的目光,并且掀起了一股不小的研究风潮。海杜克将对墙的穿越这个平凡的行为抽离出来,置于住宅这一最低、最基本的(建筑)物质形态中,使它处于一系列对立状态之中:公共和私人,服务和被服务,过去和将来,固体和流体,功能和形态,从而引起某种改变(萨默尔将这对墙的穿越比拟为卡夫卡的从“地洞”当中穿过入口的运动)。墙宅要考察的就是在这种改变中,“什么东西是最短暂的。

墙宅”(1号和2号),以及它们的几个变体(NESW宅住宅18、18A、20等),尽管仍受后立体主义绘画的影响,但是海杜克已经开始在主体、语境和时间之间的诸多关系中尝试引发种种不同的效应。通过将建筑的符号压缩成它们最普遍、最风格化的元素,例如,对功能、几何体和色彩的不同叠加,海杜克创造出许多神秘的关联。当然,这里,精确的操作程序问题和时间问题仍是海杜克关心的焦点。

胡恒

28年后

墙宅2号有着不同于其他作品的历史 这栋住宅最初由约翰·海杜克于1973年为纽约库珀联盟建筑学院的一名教员设计。由于建设费用估计很高,该项目被搁置了。 28年后,建筑师约翰·海杜克去世一年后,荷兰的一家开发公司对该项目特别感兴趣,并决定为建设提供资金。直到约翰·海杜克意外去世,这栋房子才开始动工。

墙宅2号融合了超现实主义雕塑、立体派绘画和建筑,体现了约翰·海杜克作为艺术家、诗人、教育家和建筑师的多重身份。

墙似乎是独立的,因为它由玻璃连接到容纳功能的体量。

墙是中性的。这就是为什么它总是涂成灰色的原因。墙代表的是静止的片刻(the greatest moment of repose),通过的那一瞬间。这堵墙提高了通过的感觉,同样,它的薄也强化了它只是短暂的感觉……我称之为现在的时刻。

海杜克墙宅2号 Wall House 2
© Stefan Müller
海杜克墙宅2号 Wall House 2
© Stefan Müller

让人想起柯布西耶的建筑风格,尽管有点古怪。 颜色的使用促进了体量之间的视觉区别,通过位于墙后面的螺旋楼梯可以到达各个体块。 所有这些生物形态的空间都很有特色。一楼是卧室,顶层是客厅。每个体块似乎都是悬挑的,但实际上,漂浮体是由柱网格支撑的。

海杜克墙宅2号 Wall House 2
© Stefan Müller
© Stefan Müller
海杜克墙宅2号一层平面图
一层平面图
海杜克墙宅2号二层平面图
二层平面图
海杜克墙宅2号剖面图
剖面图

If a painter could by a single transformation take a three dimensional still life and paint it on a canvas into a natura morta, could it be possible for the architect to take the natura morta of a painting and, by a single transformation, build it into a still life?

John Hejduk

相关内容

    […] 墙宅 Wall Hous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