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读巴拉干︱巴拉干自宅与工作室

Luis Barragan︱Casa Barragan

“他的自宅不仅仅是一个住宅,它正是那个大家所需要的,每个人都能找到归属感的像家一样的地方。住宅使用了传统的建筑材料,但建筑所表达的性格是永恒的。”

Louis I. Kahn, Silence and Light, Zurich, Switzerland, 1969, p. 223

路易斯康拜访巴拉干自宅时,他立刻被安静略带神秘的氛围所吸引。

书房与阅读隔间©Estancia Femsa

聚集的大房间与小房间

室内展现出一种原始洞穴一样的空间特质。这种氛围除了来自材质、色彩与光影,也来自于空间的构成。房间的组织介于有序与松散之间,就像一堆大大小小的房间聚合在一起。每个房间形态各异,但最终又像俄罗斯方块一样紧凑地充满了整个场地。

大大小小的房间构成的平面就像蒙德里安的抽象画,让人联想起密斯或者SANAA的一些平面。

前厅、起居室、餐厅、书房, 这些特质鲜明大房间自由地散落在平面中,像一个个“彩色洞穴”。它们之间的间隙则由一系类小房间填满。小房间大部分是收纳空间“挤”出来的短走道,这些短走道形成了多重的过渡空间。即使是起居室与花园之间的门,都通过一个小的过道来组织。

自由散落的大房间像一个个“彩色洞穴”
起居室通往花园经由一个“小房间”过渡©Estancia Femsa
工作室通往水院的过渡空间©Estancia Femsa

“从我的第一个园林设计开始,我就一直试图聆听西班牙摩尔人的审美智慧的声音,那并不是一种偶然。”

巴拉干,普利兹克奖致辞,1980

巴拉干第一次去西班牙寻根的地方——阿尔罕布拉宫,这座摩尔人修建的园林建筑,主体空间为大型规整的院落,灵活散布。多变的廊道与小房间适应了不规则的场地,同时也形成了丰富的层次与细节。这种大与小组合,规则与不规则的构成,或许才是巴拉干住宅空间构成的真正根源。


Alhambra Palace,Francis D.K. Ching,ARCHITECTURE
Form, Space, & Order,,P. 196

垂直迷宫:错层+螺旋流线

空间构成的复杂性不仅体现在平面上,还有剖面上。和路斯的米勒住宅一样,巴拉干把复杂的房间整合在一个规整的外形里面。

除了不同功能对层高有不同的需求,场地本身也存在高差( 街道与花园之间有700的高差),房间顺势以错层的方式组合起来。于是乎,有的房间可以从休息平台进入,有的房间打开窗户可以俯瞰或者仰视另一个房间。

楼梯将错层连接起来,从入口开始,顺着螺旋状的流线,前厅,起居室、餐厅、客房、主卧、祈祷室、屋顶平台,依次展开。书房的夹层通过与卧室相通,建立了一条循环流线,这让本来就多变的标高更加扑朔迷离。

当顺着螺旋流线到达屋顶露台时,屋顶那些墙体包围的空间更加神秘。那些被高墙包围起来,看似无法到达的地方,其实是服务用房,配置了一个单独的楼梯。

前厅©Estancia Femsa
书房通往夹层的楼梯©Estancia Femsa
祈祷室与通往屋顶的楼梯 ©Estancia Femsa
Diagrams©Salottobuono

这种螺旋错层的组合方式很贴近藤本壮介描述的理想秩序,他称之为像树一样的房子。

Casa Taller en Hokkaido,El Croquis 151

无法阅读的立面

看似简单的临街立面,变得无法阅读。车库、入口与二层的窗户暗示者楼板的位置,而书房大凸窗似乎又在否定这种暗示,这种矛盾又增加了这个住宅的神秘感。

巴拉干住宅临街立面

坂本一成设计的水无濑的町家也具有一个看似简单却神秘的外立面。


水无濑的町家,坂本一成 Machiya in Minase, Kazunari Sakamoto

洞穴、迷宫、神秘。。。最终这一切似乎都指向了孤独。

孤独,只有与孤独亲密结缘的人才能找到他自己。我的建筑不是为害怕或者逃避孤独的人建造的。

巴拉干,普利兹克奖致辞,1980

从具体到抽象,从抽象到具体

从地方气候与材料出发,最终形成了极度抽象的房间——高墙围合的屋顶与水院,是只向天空开窗的房间。

而回到室内,那些家具与物品,又充满了日常的氛围。抽象与具体共同构成了永恒的家。

客厅©Estancia Femsa
书房夹层©Estancia Femsa
书房©Estancia Femsa
工作室©Estancia Femsa
工作室©Estancia Femsa
临街客房©Estancia Femsa
临花园卧室©Estancia Femsa

巴拉干公寓︱图纸数据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