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屋别墅︱佩佐·冯·艾利赫夏森

Solo House︱Pezo von Ellrichshausen

这里一定有些地方不对劲

到达Solo House并不是一件易事。在西班牙特鲁艾尔省一块无人知晓的地方有一片绿色景观,这里你会突然偶遇一段绵延悠长的毛面混凝土楼梯,并被对比强烈的感官刺激所震撼,让你感觉有必要爬上去看看。矛盾的是这栋房屋太过漂亮而给人一种想要挑剔的感觉:这里一定有些地方不对劲。

Solo Houses是一个由12栋度假别墅组成的建筑项目,每一栋别墅全权委托给一位建筑师。然而,近代建筑史表明,这种“消费型”住宅的尝试通常都会无疾而终,就像中国的鄂尔多斯100或者英国的Living Architecture这种大型的国际建筑师项目一样。

这个巨大的混凝土结构所处的位置极具优势,建筑融于景观之中,它的设计理念与位于智利的Guna House(同样由这位建筑师设计,目前正在建造中)很类似。物质性是Mauricio Pezo和Sofia von Ellrichshausen两人在设计建筑中经常会采用的主题,在Solo House这个项目中,毛面混凝土和当地木材构成了基础元素。坚硬的混凝土和简约的家具设计风格强调了设计的质朴,建筑物内的每一处空间都体现了一种对称的逻辑。这栋房屋的设计初衷就是要让人忘却一切,围绕着它的整个轮廓显示出地平线的存在。

共时性和并置性

由于房间的顺序和露天角落安排比较随意,房屋可以进行改造:这些角落能够变成阳台、露台或者房间,全凭个人喜好。人们会想起米歇尔·福柯(Michel Foucault)的话语,“我们身处共时性的时代:我们处在一个并置的年代,这是远近的年代、比肩的年代、星罗散布的年代。”

从一开始,这栋房屋就表现为对共时性和并置性的一种证明。走进去,人们被迫在两扇门中做出一个选择,它们都是通向同一个漆黑、只有一扇窗户的地方。而玻璃窗格嵌在游泳池的墙壁上,随着人们的目光穿过池水,透过玻璃能够看到房子的中央露台,或者主房间。

接下来的空间是一个没有屋顶、四面通透的房间,游泳池就置于这个房间的中央。将中央水池设计成一个房间的想法传递出了一种诗意特性,让人想起柏拉图关于洞穴的寓言,描述了人们是如何假设成为真实而实则却是错觉的情况。因此矛盾成为了这里的主基调。现实和虚幻经常如影随形,依据感受不同而变化。

  1. 通往房间的楼梯 Staircase to the house
  2. 露台、游泳池 Patio, swimming pool
  3. 卧室 · Bedrooms
  4. 厨房、餐厅Kitchen, dining room
  5. 起居室 · Living room
  6. 阳台 · Terraces
  7. 洗手间 · Bathrooms

透明的表层使得内部和外部的界限变得很模糊,即便它是封闭着也给人一种永恒的开放状态。在夏天,房间面向周围景观开放,只由窗帘将其分隔开,让人联想起雷蒙德•亚伯拉罕(Raimund Abraham)“带窗帘的房子”——在这两个案例中,住所功能的探究都是凭着对典型房屋概念的直觉而引发的心理状态而进行的。

Solo House通过它的各个空间来变换使用者的居住环境。由于房间都很狭小而难以改变家具的位置,因此人们必须接受屋子里原本的布置。在这种房屋里没有必要把每一处空置的地方都填满。房屋的所有者也属于房屋。

这栋住宅提示我们质疑目前关于“奢侈”的概念。在西班牙,拥有度假别墅这样的习惯是与在经济危机前的那段繁荣时期紧密相关的。大部分这样的住宅一年只会居住三个月,其他的时间就闲置在那里,它们的使用者期待能在这段短暂居住的时间里拥有完全的舒适享受。但是在今天什么样的生活才能算是“完全的舒适”?我们可以将Solo House理解成是一处严格意义上的舒适且奢侈的住宅,基于福柯对共时性(simultaneity)的描述而构建起来。

建造的必要性

这栋房子位于Matarrana地区,矗立在伊比利亚系统的山区之中,这里大部分区域从20世纪初开始就经历了严重的人口负增长,导致整个村庄都被废弃,特别是在特鲁艾尔省。在这样的语境中,最大的挑战之一就是要建造一栋不依赖周边村庄基础设施的住宅,住宅通过安装光伏系统、地暖系统、废物就地处理和储水系统来做到自给自足。

参观这栋房子你很难做到不质疑这样的项目建造的必要性。这栋住宅是一个建筑上的杰作,是一次伟大实验带来的美妙结果。这不禁让人好奇为什么值得建造这样一处一年仅仅居住几个月的住宅。

这栋建筑为钢筋混凝土铸成的蘑菇型结构,从周边一些古老的村落和布满岩石层的景观中突显出来。突出的体量由基本方位决定。外周长由按规整顺序排列的16 个圆柱进行强调。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