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记︱现代建筑:一部批判的历史

肯尼斯·弗兰姆普敦. (2012). 现代建筑: 一部批判的历史 , 第四版.

皮拉内西的《论罗马的宏伟性及其建筑》(1761年)一书,矛头直指勒鲁阿的论点,他认为不仅是埃特鲁斯坎人在建筑上领先于希腊人,而且,连同他们的罗马后裔把建筑艺术发展到更为高度精美的水平。惟一可以成为皮拉内西论据的是那些从罗马帝国蹂躏下幸存的为数很少的埃特鲁斯坎建筑陵墓、构筑物它们以一种惊人的方式影响着皮拉内西余生的事业。他接二连三地用蚀刻画描绘了1757年由艾德蒙伯克(Edmund Burke)所归纳为“崇高”的这一感觉的阴沉面,一种产生于对大尺度、远古和陈迹的宁静的恐怖感。这些特点以无限壮观的形象被皮拉内西充分地表现在自己的作品中。然而这种恋旧的古典形象正如曼弗雷多塔夫里( Manfredo Tafuri)所评论的:“是一种有争议的神话…残缺的片断、扭曲的象征,一种正在糟朽的‘秩序’中的幻觉机体。”

从皮拉内西1765年的《论建筑》至1778年的《帕埃斯图姆蚀刻》(后一部著作在他去世后不久出版)之间他摒弃了建筑的真实性而任凭自己的想像力驰骋。在一个接一个的出版物中,皮拉内西沉溺于对历史形式的幻想运作,并将之最终体现在他1769年论室内装饰的狂热的折中主义著作中。他无视温克尔曼区别固有美和附加装饰的亲希腊特点。他的谵妄的创新吸引着与他同时代的建筑师。亚当兄弟仿希腊罗马的室内设计主要得益于皮拉内西奔放的想像力。

对维特鲁威正统观念的挑战,在德科尔德穆瓦神甫(Abbe de Cordemoy)编纂的《对各类建筑的新论文集》(1706年)一书中得到了规范化。维特鲁威把建筑的属性归结为实用、坚固、美观,而科尔德穆瓦则代之以配置、分布、适度三原则。其中前两个原则涉及古典柱式的正确比例和它们的合理分布,而第三个原则提出了适宜性的概念,在此,科尔德穆瓦反对以实效和营利为目的,从经典建筑或名作中寻章摘句。因此,除了对“旧政时期”最终的浮夸、公然的矫揉做作的巴洛克风格的批判外,科尔德穆瓦的《论文集》预示了雅克-弗朗索瓦布隆代尔( Jacques Francois Blondel)对运用恰当的表现方法和有区别的外观来适应不同建筑类型的社会特性的关注。当时的时代已经面临要表现远为复杂的社会的任务。

在坚持必须审慎地采用古典做法的同时,科尔德穆瓦还关注于形体上的纯粹性。他反对巴洛克那种不规则的柱列、破口的山花和扭曲的柱子。装饰必须适度。科尔德穆瓦关于许多建筑物根本不需要装饰的论点比阿道夫洛斯( Adolf Loos)的《装饰与罪恶》一书早了二百年。他偏爱无柱的砖石建筑和矩形结构,他认为独立柱具有一种纯建筑的本质,这一点已经由哥特式大教堂及希腊神庙所证明。

洛吉耶神甫( Abbe Laugier)在他的论文《论建筑》(1753年)中重新诠释了科尔德穆瓦,提出了一种通用的“自然”建筑艺术,一种由四根树干支撑坡顶的质朴的“原始小屋”。与科尔德穆瓦一样他主张将这种原始形式作为一种古典化哥特式结构的基础,在这里没有拱券、没有柱础,也没有任何其他形式上的呼应,在柱子之间将尽可能全部装上玻璃。

布隆代尔的新古典主义延续到19世纪中叶,体现在亨利·拉布鲁斯特(Henri Labrouste)的事业中。拉布鲁斯特曾在巴黎美术学院学习。拉布鲁斯特在1824年获得罗马大奖,后来五年在法兰西学院把大部分时间花在意大利,研究帕埃斯图姆的希腊神庙。他坚持结构第一以及全部装饰均由建筑衍生而来的观点,使他在1830年成立自己的工作室后与当局发生了冲突。

1840年,拉布鲁斯特被任命为巴黎圣热内维埃夫图书馆的建筑师,该图书馆过去一直用来收藏1789年由法兰西国家接管的图书馆的藏书。拉布鲁斯特显然是以布雷1785年为马萨林宫设计的图书馆为基础,他的设计是一个周边以书库围成的直线组成的空间,支撑着一个铁架的筒穹屋顶筒穹又分成两半并在空间中部由一列铁柱子支撑。

这种方法的确切形式所隐含的新美学原则直到20世纪的构成主义(Constructivist)作品中才得以真正实施。

云盘阅读

以下内容为外部下载链接,内容结果来于蜘蛛程序对云盘共享资源的自动抓取。若权利人发现电子版书籍或者PDF文档中任何内容有侵权行为,请联系我们断开链接。

此处内容需要付费或购买VIP才能显示

¥9立即支付 升级VIP 付费内容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