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森曼解读范斯沃斯住宅

The Umbrella Diagram

“少就是多”是密斯的重要建筑宣言,而范斯沃斯住宅则是第一栋表达出该理念的建筑。在范斯沃斯住宅中,少就是多并没有演绎现代主义建筑的抽象性;相反,它激发出了另一种精读的方法。在本书的所有案例中,范斯沃斯住宅是最为抽象的,它似乎保留了大量的现代主义建筑语汇和空间观念。不过人们在仔细研究之后,会发现它在很多地方都严重偏离了现代主义开敞平面和结构表达的传统。这些偏离共同导向了所谓的密斯的第一个设计图解。

开放平面、体积规划、自由平面

从柱子、墙体和水平面之间的相互作用,就能看出密斯设计思想的发展演变。他早期的住宅强调竖直墙面的形式和组织作用。例如,在乡间砖住宅中,围绕着住宅中心,风车状地伸出了许多竖直墙体(以风格派的方式)。然而到了 20世纪30年代,在布尔诺的吐根哈特住宅(Tugendhat House )和原型化的合院住宅中,竖直墙面不再突出于建筑的主要体量之 外。相反,它们的作用是限定和围合空间。密斯最早设计的两栋住宅,乡间砖住宅和乡间混凝土宅,都不用柱子承重。从本质上讲,这些住宅就是一些墙体。这些墙体并不围合出方盒子般的体量;空间则被那些伸入到场地景观之中的墙体所打破。在这两栋住宅之后,密 斯在巴塞罗那德国馆的设计中提出了一系列新问题,涉及到柱子、墙体和屋顶之间的相互关系。墙体本身不再承重,而柱子倒成了承重构件。

围合的元素与建构的元素被区分开来。巴塞罗那馆可被称为开放的平面(open plan),这与“体积规划 ( Raumplan )或自由平面(free plan)形成对比。这样说是因为巴塞罗那馆的柱子设置,完全不同于柯布西耶的柱子处理,而后者使得围护墙能够自由地移动。

外侧柱 outboard columns

在范斯沃斯住宅中,密斯不再讨论空间中的转角和柱子。相反,他引入了外侧柱(outboard columns )的做法,通过提出柱子符号的概念来反思结构。密斯运用柱子方式的变化,表明了他从抽象向真实的转变:表现柱子的符号就是真实的柱 子,暴露在实际楼板的外侧。所以说,范斯沃斯住宅抛出了两个问题:其一,结构再现相对于结构本身的问题;其二,去除柱子的空间整体价值。从范斯沃斯住宅开始,密斯此后的一系列作品,都质疑 了结构的真实,质疑了什么可以看作是结构。

多米诺住宅阐明了柯布西耶的“新建筑五原则”,并确立了连续水平空间的可能性。多米诺住宅的图解就像一块水平空间组成的三明治,其 中的楼板和屋顶在概念上是相同的完整物体。从某个角度来讲,密斯的建筑发展,是对多米诺图解 中水平连续空间的持续批判。

柯布的柱子与密斯的柱子

可以认为,在范斯沃斯住宅中,密斯提出了他的第一个图解:伞形图解。 这是一种有别于柯布西耶的批判性图解,因为它从概念上区分了水平楼板和水平屋顶,并否认了水平连续性。

多米诺图解没有过多地表达结构,它所关注的是空间的连续性。在这方面,柱子的具 体位置起了一定的作用。在多米诺图解中,柱子端部平齐,等距离地退后楼板边缘,意味着柱子的两头都被切断了。在大多数情况下,柯布西耶会根据柱子的不同位置,来决定是使用圆柱还是用方柱。如果想要强调边缘,他就会使用方柱,让柱子和外立面齐平;如果让柱子退到立面玻璃的后面,那么他通常就会使用圆柱。

在巴塞罗那馆中,密斯的柱子也是退到墙面之后,但柱子截面却是十字形的。十字形截面的柱子,表明密斯介于阿道夫·路斯“体积规划”和柯布西耶自由平面之间的姿态:十字形截面的不锈钢柱子,清晰表达了每个空间单元的角部,界定了一系列立方体。柱子的镀铬表面起到了镜面的作用,反转了常规的方柱:通常的实体——由真实柱子所界定空间的真实角部—— 变成了镜面,或者说反射了空间,因此也变成了虚体。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真实的柱子变成了虚幻的柱子,尽管它依然界定了空间单元。对密斯来说,柱子界定并限制空间单元;而对柯布西耶来说, 空间围绕着柱子流转,所以柱子更像是支点而非转角。对密斯来说,柱子和转角成为了某种教导性 的模型,从巴塞罗那馆到伊利诺斯工学院,都是如此。柱子在空间中的位置与转角处柱子的 截面特性,构成了密斯的概念话语。

不对称的动态局部

在范斯沃斯住宅中,各种形式都经过了密斯仔细、缜密的推敲和布置。人们明显发觉,密斯想要的并不是一种观看者与建筑之间的布景化效果。正是柱子、楼板、底座和屋顶之间的相互关系, 而非现代主义的抽象性,赋予了该建筑以批判性,为了进一步发展这种理念,密斯为范斯沃斯住宅 的三个不同实体设计了变化的对称轴。这三个不同的实体是:入口的平台、住宅主体的平台,以及玻璃盒子。虽然走上人口平台的台阶和走进住宅主体的台阶完全对齐.但中间的平台本身却脱离 了这条隐含的轴线。相似的是,玻璃盒子也没有对称地放在楼板上,但它却以柱网中心线为对称 轴、发生在玻璃、竖框、柱子、楼板和底座之间,产生的滑动与振荡的感觉,使这些元素具有了复杂而激烈的关系它们看上去虽然是布景化的,但却批判了任何单一的解读一系列对称的局部形成了不同的轴线,这表明总体不再由局部创造。看似古典而对称的整体,被打破成不对称的动态局部。


相关内容

    […] 彼得·埃森曼 Peter Eisenman AWhouse | © 版权说明 | 湘ICP备2020023106号-2 目录 […]

    […] 彼得·埃森曼 Peter Eisenman AWhouse | © 版权说明 | 湘ICP备2020023106号-2 目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