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估形式主义

王澍 虚构城市 Fictionalizing City

正如我在论文中反复强调的,现代运动的观念与方法来自于艺术实践,对随之而来的理论问题既不拨高,也不解码,而是在一个类似于语言实体的平面上,一般方法论的问题比解释性的结论重要的多,同时,对立体构成性意识的强调,对任何教条化的正统地位的不懈消解,使得这里讨论的方法论问题带有反对任何预先设定的方法的性质,反对方法是现代运动在方法论上的最重要的基本原则,尽管随着理论的深入以及各类艺术具体的差别,理论上的术语有所不同,但彼此之间的统一性,也许比我们了解的更加紧密。在形式主义的文学理论中称之为“形成”与“变形”,在立休派理论中称之为“分析”与“综合”,在巴尔特式的结构主义活动中,称之为“分割成分”与“编配”,在柯布西埃这样的建筑家那里,也抱有一种初步的关于建筑的“法式”与“转化”的想法,而在密斯那里,则更加重视建造过程的“构造”的一般性理解与操作,归根结底,这里面都有一种将艺术看成是本文自足体的观念,研究的志趣则转向对结构与语法,对一个预先未曾设定的的过程的重视,并由此出发,引出关于艺术本身,关于客体与意义之间关系的真正的问题。现代运动的共同点之一就是,它们都无意于给当下的问题以一个合乎理论的解释去抚慰现代人的焦虑,而是致力于提出真正的问题,并去解决问题,问题的解决也不意味着结论,而是意味着关于人与世界关系的更深入的问题的不断提出。

在我们的研究中,关于城市设计的讨论从对现代运动立场的反省入手,而这种反省始终围绕着两条互相影响的线索:现代语言学的发展与一种深受其影响的关于艺术本身的一般方法理论的建设。就理论研究的深入程度以及与现代语言学研究的关系的紧密性而言,俄国形式主义的文学理论必然在我们的讨论中占有一个特殊的地位,受索绪尔语言学把语言学看作是潜在的语言与实际生活中的语言运用的言语这一基本对立的影响,俄国形式主义者也建立起诗的语言与日常标准语言的对立,当时主要的理论问题是:诗的程序、异化和文学形式。问题是,这三点都必须以种非解释论,反系统论,反对固定方法的实验角度去了解。


相关内容

    […] 重估形式主义 […]

    […] 洛弗尔海滨住宅的居住空间被布置在五榀独立的钢筋混凝土框架内,但辛德勒并没有使用普通的架空柱,五榀清晰的混凝土框架构成了一个有机的骨架系统。俄国构成主义可以用来解释这座房子的血统,但这个房子不只是一个形式构成的设计。 […]